从古代的“狡兔三窟” 到现代的“双重国籍”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3-07 19:24:12

狡兔三窟是中国很有名的成语,出自《战国策》的名篇《冯谖客孟尝君》。书中记载,冯谖对孟尝君说:“狡兔三窟,仅得免其死耳。今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意思是狡兔三窟才免去死亡危险,而孟尝君只有一处安身之所,不能高枕无忧!

想来在春秋战国时代,即使是贵族阶层,对于安全的需求也是特别看重的。毕竟身处大争之世,又在权力的漩涡里翻滚。哪天时局变化,一朝天子一朝臣,脖子上吃饭的家伙,能不能保得住,还得看人品。就算是保住了脑袋,要是被贬为平民,由奢入俭难,后半生也是生不如死。

果不其然,.......后期年,齐王谓孟尝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样板戏,自古以来一直上演,不找岔子砍了孟尝君的脑袋,已经算是宽大。.....于是孟尝君就国于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携幼,迎君道中.......到了自己的领地,仍然得到一方百姓拥戴,可谓群众基础良好。而这群众基础,乃是冯谖之前通过赦免百姓债务获得的。

冯谖曰:......请为君复凿二窟。”孟尝君予车五十乘,金五百斤,西游于梁,谓惠王曰:“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于是梁王虚上位,以故相为上将军,遣使者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这一回,就玩得比较大了,跑到国外缴纳“投名状”,换在今天的罪名,就是“里通国外,挟洋自重”。......不过,在冯谖的策划之下,梁使三反,孟尝君固辞不往也。

挟洋自重,但是又不坐实投奔叛逃国外的事实,分寸拿捏得恰恰好。要是孟尝君真去了梁国,肯定两头不讨好。在齐国“叛国贼”是当定了的,在梁国早晚也会被猜忌,毕竟是外来户,很容易被排挤。

事情的发展:齐王闻之,君臣恐惧,遣太傅赍黄金千斤、文车二驷,服剑一,封书,谢孟尝君曰:“寡人不祥,被于宗庙之祟,沉于谄谀之臣,开罪于君。寡人不足为也;愿君顾先王之宗庙,姑反国统万人乎!”冯谖诫孟尝君曰:“愿请先王之祭器,立宗庙于薛。”庙成,还报孟尝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为乐矣。”

这一段就玩得比较高明了,一面是“挟洋自重”,让齐王把先王的宗庙立到孟尝君的封地上,在那里有孟尝君苦心经营的“群众基础”。在古代,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先王之祭器”算是镇国神器,再想收拾孟尝君,就不那么容易了,要顾忌的东西就多了很多。

在冯谖的高明策划之下,孟尝君为相数十年,无纤介之祸者。于是,“狡兔三窟”这种高明的保身哲学,就传颂千古,被后世的人引以为榜样。

但是无论我们怎么分析“狡兔三窟”,它至少有几点是很高明的,其一是群众基础,其二是孟尝君并没有真正地叛逃齐国,至于“勾结国外势力”,更多只是表面上的一种姿态,没有搞成“假戏真做”。—— 要知道,孟尝君还玩过“鸡鸣狗盗”出关这种“戏码”,属于“戏精”们的祖师爷。

时间过去两千多年,现代精英们的“狡兔三窟”意识,无疑更前进了一大步。因为现在是全球化时代,精英富豪们游走于各个国家之间,哪里繁荣去哪里赚钱,哪里享受就住在哪里,哪里税低又安全就把钱洗到哪里,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大部分的财富都是电子记账,财产的转移都是瞬间的事。

比如美国的投资家罗杰斯,就把自己移民到了新加坡,因为新加坡不收遗产税。还养了2个精通中文的女儿,简直是人精代代相传。

那些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买房的中国精英们,多半都存了这种“狡兔三窟”的心态,想着中国哪天不行了,在海外好歹还有一个窝。当然,也有不少钱来路不正的,也担心东窗事发,回头吃了牢饭,于是及早安排后路。

不过,有一个事儿,中国玩“狡兔三窟”把戏的精英们很不爽的,就是国籍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西方国家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在中国,却是非常严肃的。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入了外国籍,就自动失去中国国籍。

更要命的是,中国人口众多,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所以中国不接受移民。如果失去了中国国籍,想再要回来,那就比登天还难。除非你是全球顶级的科学家层面的特殊人才,比如施一公那种,否则连想都不要想。

当初为什么要出去?投奔自由世界,那只是噱头。出去能够赚得多,生活更好,才是真正的原因。

如今几十年过去,中国越来越强大,那些早些年出国移民的“精英”们,发现自己亏大了。一方面是中国发展越来越好,国内日新月异,而且发展机会特别多;另一方面,西方国家这些年经济持续不景气,很多公司裁员频频,而这些上了岁数的移民,往往很容易成为牺牲品。

这里有一个真实的段子:一北京人,1989年为了圆出国梦,卖了鼓楼大街一个小四合院的房子,凑了40万,去美国淘金。风餐露宿,一路零散打工,因为不会外语受尽欺压,夜里还得学外语,在贫民区被抢N次被打2次!20多年过去了,如今50岁了,终于攒下50万美元(人民币300多万)决定回国,养老享受荣华富贵。

一回北京,发现当年卖掉的四合院现中介挂牌上亿,刹那间崩溃了。

其实,他还能够回得来,还算幸运的,那些已经失去了中国籍的,连回来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北美崔哥有一段“绘声绘色”的演说:我们当初到美国来,不就是想挣钱嘛是不是,我们不就是做个有钱人嘛,到美国来省吃俭用,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攒了美刀,就盼着有朝一日拿着绿卡,拿着国籍回中国去当把子富人去,结果呱唧中国强大了,是不是。你说中国也是,你说你强大这么快干嘛,你得等我们几年啊,对不对。这现在咱一回去摇身一变,又成穷人了。

当然,有的人在打着另外一条主意,让中国政府立法,承认双重国籍,甚至已经提到了两会上,正所谓:仗义都是屠狗辈,胡搅蛮缠诉讼师。

为什么想让中国承认双重国籍?无非是以前出去的,想吃后悔药;同时为后来的精英们,铺设一条新路子,双重国籍,两头好处都占着,美其名曰,国际接轨。

中国该不该接这个轨?经验告诉我,凡是叫嚣着让中国接轨的事儿,多半没有好事。在判断这个事之前,来说两个国家的实际例子:

——希腊,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基本上都是双重国籍。议员、官员、部长,还有医生、教师,大多数都揣着两本护照,随时可以跑路。而这个国家自从陷入债务泥潭里以后,越陷越深,整个国家已经不可能还清外债。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