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新闻出处:新浪军事
作者:
2018-08-15 19:31:11

据日经中文网8月15日报道,8月10日,日本重工企业IHI的爱知工厂(爱知造船厂)45年的历史落下了帷幕。这家造船厂在1970年代中期建成之时拥有日本国内屈指可数的生产能力,曾是“日本造船”的象征,但在中韩造船企业的攻势下,订单增长变得毫无希望。日本此前还未出现过大型重工业集团彻底关闭大型造船厂的先例,IHI的决断反映出日本造船企业已经无望翻身的现状。


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IHI的爱知工厂(爱知县知多市,2000年代后期) 图片来自日经中文网

“站好了爱知工厂的最后一班岗,完成了可以让我们昂首离开的产品”,8月10日傍晚,在爱知工厂最后的产品——液化天然气(LNG)储罐的完工典礼上,厂长喜田章裕面对约200名员工和退休工友等发表了这段讲话。

在喜田章裕发表讲话的办公楼后面,耸立着全长800米的大型船坞。在爱知工厂1973年投入运行时,这里与三菱重工的长崎造船厂香烧工厂、日立造船(现日本海事联合公司,JMU)的有明事业所并称为日本三大造船厂。

爱知工厂最后一次造船是在2011年,之后一直生产隧道挖掘机和LNG储罐。这次彻底关闭后,坚持到最后的约100名员工将转岗,厂址正考虑出售或出租。


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IHI的爱知工厂(8月10日)

日本重工企业一直在进行各种裁员,但可建造30万吨以上大型油船的大型造船厂彻底关闭还是首次。随着东京的城市再开发,IHI在2002年对原东京第一工厂进行功能转变,三菱重工也在2012年把神户造船所缩减为专门建造潜艇,三井E&S造船2018年决定减少在千叶事业所的商船建造。即便如此,这些造船厂都没有彻底崩溃。

近年来,造船业最兴盛的时期是雷曼危机前的2007年。随着中国等新兴市场国的经济增长,全球造船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盛况,IHI爱知工厂也决定第二次重启造船。但兴盛局面没能持续下去,第二年发生雷曼危机后,船舶需求锐减,于是爱知工厂在2011年停止造船。

即便是经历了市场低迷,以IHI为首的日本各造船企业仍保留着船坞,原因就是造船业特有的盛衰波动非常剧烈。有大型造船企业的高管表示,“造船业一直觉得,只要有一年好业绩,另外九年靠着剩下的订单和‘副业’也能熬下去”。

造船厂还可以经营桥梁等其他项目,正是因为这一通用性,所以承担着“调节阀”的功能。IHI在2013年与钢铁企业JFE控股进行了造船业务整合,成立了JMU。一方面,作为造船厂的意义已经变得淡薄的爱知工厂继续留在IHI,一旦订单增加,就作为JMU的分包基地来使用,仍维持着造船的可能性。

但目前造船厂作为调节阀的意义已经丧失。因为在全球船舶市场上,日本的地位下降已经成为明显事实。


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图片来自日经中文网

1990年,日本接到的新船订单占到全球份额的54%,到2017年这一数字下降到7%,而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率都得到提升的韩国占43%,以低廉人工成本为武器的中国占到35%。

此前据日经中文网援引调查公司IHS去年底的统计,从2017年1~9月商船订单的全球份额来看,韩国占45.9%,中国占23.7%,而日本仅为7%。日本国内造船厂人工费和零部件成本高昂,在价格竞争中大多处于劣势。

一家日本大型造船企业的高管表示,“虽说全球市场正逐步摆脱最低迷时期,但就连日本的海运企业都把订单交给中韩企业,日本国内造船厂无事可做”。

“爱知工厂的规模过大。如果规模小的话也许还能存续下去”,IHI内部也有这样的感叹。资产越是庞大,在无法盘活时就越是损毁企业价值。对于造船这样波动剧烈的业务,投资者的眼光也异常挑剔;IHI的决断也许将打破日本其他重工业企业复活造船的美梦。

商船敌不过中韩,只能造军舰

今年7月30日,日本船厂JMU在横浜市矶子工厂建造的新型宙斯盾舰“摩耶”号7月30日下水。

日经中文网称,这是该公司的前身之一IHI自1993年接到订单以来、时隔22年建造的宙斯盾舰。对于因液化天然气(LNG)船只的建造订单减少而陷入困境的日本海事联合而言,这将是卷土重来的良机;但是,在商船建造方面落后于中韩的日本综合重工企业依赖政府需求的局面日趋明显。


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日本造船业的象征倒闭 在中国攻势下翻身无望

下水的新型宙斯盾舰“摩耶”号(7月30日,横浜市,kyodo)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