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爆出重磅武器:印度接着就出了一件大糗事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9-29 11:14:49

希波战争中的波斯军队如此,帝国后期充斥各色蛮族的罗马军队如此,淝水之战中兵败如山倒的前秦军队如此,溃败于日本、安南的元军如此,从统一使用德语转而使用12种语言的奥匈二元帝国军队如此,二战中望风披靡成建制向人数只及自己零头的日军投降的英法殖民军如此,晚期的南斯拉夫军队如此,印度军队也将长期无法避免这一问题的严重困扰。

即使是当今貌似独步天下的美国军队,在这方面也栽过跟头。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时,美军第25步兵师24团本是拥有对华作战胜利战史的黑人部队,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号称率先破城,在朝鲜战场上却因士气低落、开小差多、动辄丢弃装备逃跑而被白人士兵编派出了“逃窜舞蹈”小调:“中国人的迫击炮轰轰叫,24团的老爷们撒脚跑”,其C连更是在1950年11月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时向我军投降,成为美国独立战争以来第一支向外国军队投降的整编连队。

此战之后,美军解散黑人步兵24团,全面推行白人黑人士兵混编,朝鲜战场上也就不再出现向志愿军集体投降的美军建制连队了。今天,美军如果持续追求军校学员、军队官兵构成的“多元化”,不惜为此大幅度降低对黑人、拉丁裔、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入伍和读军校的录用标准,[4]假以时日,这支军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也必将蒙受深刻损伤。

在极端情况下,过度复杂的民族宗教构成甚至会为军队内讧自相残杀和叛乱创造良机。罗马帝国晚期的军队便是这样成为国家和人民的劫掠者、压迫者而非保卫者;安史之乱因此被称为“内乱形式的边患”;努尔哈赤与明朝东北边防军李成梁部的关系也是千丝万缕,有的学者认为他曾在明朝正规军内任职历练。南斯拉夫末期人民军内发生阿尔巴尼亚族士兵向熟睡的战友开火打死数十人的惨剧;苏联末期率先组织、领导车臣分裂主义叛乱的匪首杜达耶夫本是苏军少将,担任过战略轰炸师师长、爱沙尼亚驻军司令等职位,12次获得苏联政府授勋,获得“苏联英雄”称号;接替杜达耶夫的车臣匪首马斯哈多夫本是苏军第七近卫空降师副师长。

在美国本土最大的装甲兵基地——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Fort Hood),五年之内发生两起军人内讧枪杀大案,凶手都是少数族裔:

2009年11月5日,现役美军少校尼达尔·马利克·哈桑(NidalMalik Hasan)向战友及其家属开火,造成包括孕妇在内的13人死亡、30人受伤,成为有史以来在美军基地内部发生的最大枪击案,创造了多年来美军单日伤亡最高纪录,这个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阿拉伯裔美军军官做到了成百上千伊拉克、阿富汗武装分子都无法企及的事情。

2014年4月2日,西裔美军士兵伊万·洛佩斯在胡德堡基地内打死3人、打伤16人后自尽。

此外,美军内部还发生了一些未遂少数族裔军人内讧案件。如2011年7月27日,美军逃兵纳赛尔·杰森·阿卜杜尔在临近胡德堡基地的基林市被捕,其住处搜出枪支弹药和可以制作炸弹的高压锅。与尼达尔·马利克·哈桑一样,他也是以与其宗教信仰冲突为由拒绝服从军令赴阿富汗作战,因电脑中藏有儿童色情资料而遭到起诉、调查。

印度不是不能选择使其军队民族宗教构成单一化,以求提高军队内部团结和作战效能;问题是那样做有可能将对其国家政治统一构成重大威胁。

1962年自卫还击战时印军的混杂编制做法始于1857—1858年印度反英大起义之后,为了降低印军士兵串联发动兵变的风险,英印殖民政府刻意安排每一个团队都由不同民族、种姓和语言的士兵组成,且相邻团队的兵源地相隔遥远。作为具有丰富统治经验和战争经历的统治者,英国人不会不知道这样的代价将是降低军队内部凝聚力和协同作战效能,但为了保住自己殖民帝国的整体秩序,他们选择了两害相权求其轻,毕竟当时英帝国面对亚、非对手时占有压倒性的技术和组织优势,印度殖民地军队混杂编制对作战效能的损害仅仅是潜在的,直到80多年后遭遇日军这样组织良好的东亚军队时方才暴露出来,在解放军面前更是暴露无遗。

独立后的印度面临类似的两难选择:如果军队军、师、团等编制的民族宗教语言构成单一化,固然可以提高这些单位自身的战斗力和效能,但如何防微杜渐避免这些军队自视为、也被视为不是统一印度国家的军队,而首先是某个语言邦、某个民族地区的军队?


中国爆出重磅武器:印度接着就出了一件大糗事

(2017年7月8日叛逃巴基斯坦的印军士兵)

与当年英印军队潜在弱点暴露类似,冷战后的美军直接交锋过的对手与其国力、技术水平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对敌人的压倒性优势使得美国政府和军队决策者似乎不用在意军校学员、军队官兵构成“多元化”花架子对其战斗力的潜在损害,但假如遇到了意志足够坚韧、组织足够坚强灵活、技术和国力差距不甚大的对手呢?对于这样的对手而言,美军“多元化”是不是一个可资利用的突破口呢?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朝鲜战火一触即发:中国支招震撼全世界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