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比特朗普还疯的人要上台?这次到西方自己哭了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2-22 14:30:04

杀人一千,自损八百。欧美对外搞“民主革命”而最后城门失火,只不过在重蹈历史覆辙。第一次对外推广自身民主政治的是2000年前的雅典,好战的雅典最后败于内部混乱的民主政治;第二次是法国大革命后的拿破仑,拿破仑战争其实也是一种推广法国民主的战争,结果遭遇滑铁卢;第三波和第四波民主化,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发生的第三次“民主革命”,其结果似乎也带着前两次的影子。

搞乱了大中东,意味着一战后历经百年才建立起来的大中东秩序崩塌,欧洲遭遇了汹涌的难民潮。难民潮冲击了欧洲国家的福利和工作机会,从而引发欧洲国家内部的政治紧张。


这比特朗普还疯的人要上台?这次到西方自己哭了

因“原罪感”而包容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备受质疑

在西欧大国中,因“原罪感”而包容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备受质疑,要不是德国工业经济强劲,默克尔早被赶下去了;英国则躲进小楼成一统,脱欧了事,免得受难以控制的难民潮冲击;首当其冲的是法国,在消灭卡扎菲的战争中,法国战机一马当先,法国自然应该承担来自其搞乱了的国家的难民,结果法国兴起了民族主义浪潮,代表极右势力的勒庞在此次法国大选中成了黑马。据统计,在一代人左右时间内,法国人口中的穆斯林将超过白人。极端伊斯兰势力公然宣称:要用子宫战胜欧洲。穆斯林家庭大都是大型的,一家兄妹七八人再正常不过,一个人有150个表兄妹也是常态,而欧洲白人则不愿意生孩子,至少不愿意多生。当穆斯林超过法国白人时,选举民主的后果不难想见。难民潮问题已让欧洲国家头大,其大挑战还在后面呢。

欧洲的问题很大程度来自因推广民主而引发伤及自身的难民潮,美国的问题同样来自其高举“普世价值”所酿成的国内治理危机。在所谓“普世价值”中,自由市场导致空前的社会不平等和国内传统产业外迁、工人失业;与“言论自由”相对立的是各种“政治正确”,不能说恐怖分子与某一宗教有关,哈佛大学校长甚至不能说女生在实验设备操作上不如男生;“平等博爱”的结果是南美非法移民潮使美国面临“拉美化”国民性危机。


这比特朗普还疯的人要上台?这次到西方自己哭了

正是“普世价值”大旗下的“政治正确”,让美国精英失去面对真问题的勇气和能力

可以说,正是“普世价值”大旗下的“政治正确”,让美国精英失去面对真问题的勇气和能力。比如,谈论失业导致的社会问题不敢用“阶级分析”,害怕被扣上马克思主义的帽子;谈移民导致的问题不敢说是民族问题,害怕被扣上民族主义乃至法西斯主义的帽子。结果,无论社会底层的劳动性诉求,还是反移民的政策呼吁,都被一股脑地扣上“民粹主义”的帽子,民粹主义已成为一种掩饰政治真相的污名化概念。精英们可以生活在自己建构的观念世界,但时刻面对生计压力的平民百姓再也忍受不了什么“政治正确”,才有敢于挑战政治正确的特朗普的当选。

然而,不能指望特朗普总统能解决美国的内在性社会矛盾。2008年之后西方国家的危机只是新一轮爆发而已。其实,二战后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陷于空前的政治危机中,只是苏联的失败暂时掩盖了西方国家的结构性问题,西方政治制度反被鼓噪为“历史的终结”。要知道,同样一个西方政治制度,在其200年的历史中可是诱发了一次又一次大危机,而且还有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第三波民主化”之后的历史也证明,西式民主所产生的希特勒式独裁者并不是个案,甚至也不再是少数。看来,历史依然在其自己固有的进程之中。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