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优先遇上朝鲜优先朝核问题会向何处去

新闻出处:搜狐军事
作者:
2018-11-29

原以为“美国优先”是特朗普的发明专利,没想到金正恩也同时在实行“国家(朝鲜)优先”政策。虽然“国家优先”是近来才频繁出现在朝鲜媒体,而实际上金正恩在2017年就已经提出了。

表面上看,两者有所不同。“美国优先”主要是对外。是体现在美国的对外政策上,是以牺牲他国利益为前提。而金正恩的“国家优先”,更多的是体现在对内政策,即以国家利益为重,民众的利益要服从于国家利益。

然而,“美国优先”,实际上也是以牺牲民众利益为代价。通过贸易战推行美国优先,就已经是损害了美国消费者的利益。而金正恩的国家优先,虽然有可能牺牲民众利益,但对朝鲜这样一个孤立的国家来说,维护国家利益,才能维护民众利益。同时,国家优先对外体现的也是朝鲜优先,即不在乎地区局势和他国利益。

朝鲜突然加强宣传“国家优先”,这是对外还是对内?

“国家优先政策”的大力宣传,出自于朝鲜《劳动新闻》的社论,社论称朝鲜所处环境“根本算不上和平”,正是得益于“国家优先政策”,朝鲜才能克服“空前的困难”不断前进。

意思很明显,朝鲜的处境是美国的敌意造成的,而朝鲜取得的发展成果正是坚持以我为主的国家优先政策“克服的困难”取得的。矛头直指的是美国。

而从美朝斗争的现状背景来看。近来美朝关系似乎出现了某种问题。

一方面是美国推迟了美朝首脑会晤日期。原先说好了要在中期选举后进行,后来改成了年底或明年初,最后又改到了明年的某个时刻进行,具体日期不定。

另一方面,就是朝鲜方面突然取消了美朝高官会晤。而美朝高官会晤就是首脑会晤的准备会。也就是说,双方很可能在第二次特金会晤议题或程序上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三一方面,就是美国决定美韩的相关联合演习照样进行,只是规模和针对性方面有所调整,这被朝鲜方面解读为没有谈判的诚意。

四一方面,朝鲜已经拆除了相关的核设施,也就是在弃核问题上采取了积极的行动,而美国方面似乎坚持不解除制裁。对于韩朝提出的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一事迟迟不表态,甚至还警告韩国有“超速”之嫌。这令朝方很不满,曾公开表示不排除继续进行核研制。

五一方面,虽然美朝的接触中断,但特朗普总是在吹嘘取得了重大进展,这可能指的是朝鲜方面做出的一些弃核努力和改变,而美国却什么都没做。给人的印象是朝鲜是对美国示弱之嫌。为避免国内误解,提出国家优先,说明目前的一切改变都是从国家和利益和战略为出发点,与美国无关。

也就是说,“国家优先”针对的是美国。特朗普可以提出美国优先,那金正恩为何不能提出朝鲜优先?以朝鲜优先对美国优先,这显然是在斗勇斗智斗气。

另外,虽然目前美朝双方的斗勇斗志斗气,虽然美国方面的态度强硬,但实际上美国已经开始表现出让步的改变。一个表现是安理会做出了韩朝铁路制裁豁免的决定,这实际上是打破了制裁的底线。二是美军方公开宣布经济韩国要求不再派战略轰炸机进入半岛,并减弱联合军演的规模。可以说,在朝鲜取消了美朝高官会谈之后,美国率先示弱了。这很大程度上也反证了近一段时间美朝接触中断,说明金正恩的“国家优先”就是冲美国人而来。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国家优先是针对美国优先提出来的,也就是“朝鲜优先”。然而,《劳动新闻》同时还号召国民抵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入侵”。社论称:“所有军民都应警惕邪恶势力的活动,镇压任何针对国家的邪恶举动,无论其大小。”

从这些内容来看,这显然是对内。

号召国民抵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入侵”,显然是在批判“享乐主义”。那么,为何突然开始批判“享乐主义”?

“享乐主义”会弱化朝鲜人民的斗志,会使朝鲜人民放松对美帝的警惕。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入侵”,肯定与“弃核换和平”有关。这可能是在强调,弃核并非是对美国制裁与军事威慑的屈服,而是出于朝鲜的发展战略考虑,是朝鲜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强调的是目前的安全环境,不是美国的恩赐。

目前金正恩很可能是在弱化“弃核换和平”之说。如果说目前是“弃核换和平”,那证明朝鲜的困境是以前的核政策造成的。反证明了核政策的失误。给人的感觉是“要知今日何必当初”。或许朝鲜内部就是产生了这样的思潮。而社论称:“所有军民都应警惕邪恶势力的活动,镇压任何针对国家的邪恶举动,无论其大小。”这显然针对的是内部出现的一些状况。

号召国民抵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入侵”,可能还有一指。目前朝韩正在展开积极的合作。而朝韩的密切接触,朝鲜对韩国的了解就会增加。“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入侵”,指的就是韩国的生活方式。“警惕邪恶势力的活动”也可能更多的是指韩国某些团体和个人借机对朝进行的宣传渗透。“镇压任何针对国家的邪恶举动”,则针对就是“享乐主义”倾向或思潮。从这些信息来看,这更像是对内,同时也有警告韩国之意。

不管是“国家优先”是对外还是对内。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朝鲜自身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已经被金正恩视为一种危险的信号。

那么,国家优先政策对未来的朝核问题的解决以及美韩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如果朝鲜内部真的发生了某种金正恩不想要的“危险变化”,如果朝鲜真的认为美国没有解决朝核问题的诚意,那么朝鲜的弃核可能也就到些为止。

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承诺选举后进行第二次特金会晤,双方的接触与互动还算良好的进行。而中期选举之时和之后,美国的对朝态度似乎有变。言论上更趋强硬,还公开警告了韩国的超速。这可能让金正恩意识到,特朗普的政策可能有变。也或者说意识到了特朗普的政策会因为美国内部的改变而改变,也就是难以延续下去。对于核问题的解决朝鲜一不能期望太高二要警惕生变。总之步子不能迈的太快。

在朝鲜叫停了美朝高官会谈之后,特朗普明确了特金第二次会晤肯定进行,安理会也通过了韩朝铁路制裁豁免,并同时宣布不再派轰炸机进入半岛并降低联合军演规模。这显然是在对朝示好。而也就在同时,朝鲜方面加大了对美国的批评力度,甚至还突然加大了“国家优先”政策的宣传。显然美方此举并没有满足朝方的要求。这可能预示着半岛局势日趋复杂化。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