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干火药桶一触即发,罗兴亚再现战争风云

新闻出处:新浪军事
作者:
2018-10-10

据塞尔维亚总统办公厅9月29号消息称,塞尔维亚宣布全国武装力量进入最高战备状态。该消息称,此前自行宣布成立的科索沃共和国内务部ROSU特种部队派出一支精悍战术分队,占领了塞尔维亚重要的加齐沃达水电站蓄水湖附近阵地,并进入到科索沃地区北部堤坝附近的生态和体育中心,而这一地区原本一直由塞尔维亚军队所控制。据新南斯拉夫通讯社9月29日报道,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已经将战备命令交给该国军队总参谋长。无疑,双方的军事行动让巴尔干地区成为了全球热点,当年的“科索沃战争”阴影又再次袭来。

科索沃战争已经过去将近20年了,但战争的阴霾却始终笼罩着该地区。历史上,巴尔干半岛多次成为导火索,两次引爆世界大战。国庆假日前一天的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冲突让这里再次聚焦全球目光。那么,塞尔维亚为何会成为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呢?传统历史观点认为,这是列强争霸、大国插手的结果,但是,一战前同盟国与协约国的斗争遍布全球,从东亚、中亚、非洲到欧洲,爆发冲突的点有很多,为什么独独是巴尔干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呢?为什么这个导火索偏偏就是塞尔维亚呢?只有解开这个谜团,才能找出当前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冲突再起的真正根源。

巴尔干半岛之所以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地理位置,因为,巴尔干半岛+土耳其构成了欧洲进入中东能源核心区的陆桥。19世纪末,德国皇帝威廉一世规划了一条从德国柏林直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柏林-巴格达铁路项目,该项目在1899年被奥斯曼土耳其政府批准。这条铁路第一次把君士坦丁堡和奥斯曼帝国的亚洲内陆腹地与经济发达的现代化地区联系了起来。德国隐藏在这个项目后面的真实目的就是,获得潜在的石油供应。当时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美索不达米亚,即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所在的两河流域地区是世界上石油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在柏林-巴格达铁路基础上建立一条从中东直达德国本土的石油运输管线,将打通欧洲工业核心区与中东能源核心区的联系。这条历史上的管线,其实就是血饮在中东系列文章中反复提到的什叶派管线。一旦这条铁路和石油管线全部建成,德国将获得中东地区源源不断的石油供应,借此技术领先的德国将完全解决能源问题,超越当时世界第一的英国指日可待。

上图一中绿色为一战同盟国,从中可以看出德国到奥斯曼土耳其,他们的领土是紧密相连的,正好穿越巴尔干进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图二绿色部分是奥斯曼帝国,他控制当时中东地区,现在的中东国家包括以色列、埃及、伊拉克、科威特等国领土都是其属地。

到1899年,德国联合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组建了同盟国集团,从地图上看,三国领土加在一起正好是柏林-巴格达铁路项目途径地。在当时的状况下,这是一个完美的组合,但德国的这一战略意图被英国洞悉,为了阻止该项目发展,英国在1912-1913年间与沙皇俄国联手制造巴尔干半岛战争,硬是将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的领土给肢解了。冲突和战争极大地削弱了柏林-君士坦丁堡联盟,特别是阻碍了柏林-巴格达铁路的建设。

肢解以后,柏林-巴格达铁路石油管道被一个小国给卡住了,它就是塞尔维亚。当时被派往塞尔维亚军队的英国资深军事顾问拉方说过这样一段话:“看一眼世界地图就会发现,从柏林到巴格达,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土耳其一字排开。只有一小块条状地带横亘在这条链条上,阻止了东西两边的联系,这就是塞尔维亚。塞尔维亚虽小,但处于德国与君士坦丁堡港和萨洛尼卡等大港口之间,如鲠在喉。如果柏林-巴格达铁路建成,这块生产数不尽的经济财富、海上军事力量根本攻击不到的巨大内陆疆土将统一在德国的周围。俄国与英国和法国,将会被这一屏障阻隔开。”

上图是从德国柏林到伊拉克巴格达的路线图,时至今日这里依旧没有铺成直达铁路,更别说再次基础上架设石油管道了。

卡住德国为首同盟国去路的塞尔维亚得到了同为斯拉夫人的沙俄、以及英国和法国为首的协约国集团的全面支持。塞尔维亚成为德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对德国来说,只有灭掉塞尔维亚才能获得中东地区的能源。后来发生的事,一如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的,德国支持的奥匈帝国在塞尔维亚边境举行军事演习,斯拉夫青年普林西普行刺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制造震惊世界的萨拉热窝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1941年纳粹德国再次进攻塞尔维亚,意图再次打通柏林-巴格达通道,进入中东核心区—美索不达米亚,获得纳粹德国梦寐以求的石油资源。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塞尔维亚国家资源匮乏,环境恶劣,本无资源可供掠夺,两次遭遇德国打击只因为他挡住了德国战车通往中东能源的通道。从德国皇帝威廉一世规划什叶派管线到德国两次发动世界大战,都是为了争夺石油,扩大资源占有,实现本民族利益最大化。地理条件自然天成,往往很难改变,德国为首的欧洲要想获得充足能源,就必须建设通往欧洲的能源通道,而欧洲去往中东的陆桥必须经过巴尔干和土耳其,这是绕不过去的。

教科书上说一战是列强为了争夺殖民地而爆发的非正义战争,其实争夺殖民地背后就是争夺石油资源,而塞尔维亚所在巴尔干半岛又是争夺的核心,所以这里才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火药桶。

一战前,两大军事集团打得不可开交,英国为了阻止德国向中东扩张,将科威特从奥斯曼帝国附属国伊拉克的国土中撕裂出来,同时与法国、美国签署红线协议,瓜分整个中东石油资源。为了达到以夷制夷、相互牵制的效果,不断将中东国家碎片化,并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和沙特瓦哈比教派、鼓励宗教仇杀并支持恐怖分子,中东战争仇恨的种子就是这个时期埋下的,而巴以冲突、中东战争、海湾战争等都不过是这个仇恨种子结出的果实,这些果实再孕育新仇恨的种子,不断轮回,直杀得血流成河、流血漂橹。石油的发现铸就了中东的宿命,使这一地区成为全球经济和军事控制的巨大角斗场,这个局面一直延续至今。

1999年欧元诞生,欧元作为世界上第一个起来反抗美元霸权的货币,一旦与石油结算捆绑,石油美元的地位将岌岌可危。为了阻止欧洲第三次南下经过巴尔干建立与中东直接的能源联系,美国发动了科索沃战争,在瓦哈比极端分子组成的科索沃解放军配合下,继承大英帝国衣钵的美国打击南联盟并将科索沃从南联盟分裂出去。制造战争,让该地区成为动乱之源,再次打断了欧元取道巴尔干直下中东为欧元镀金的梦想。

当我们从地缘和历史角度分析了巴尔干半岛对欧洲的重要性之后,血饮(公众号:血饮)就来分析来本次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冲突的根本原因。

巴尔干半岛+土耳其这个欧洲进入中东能源核心区的陆桥,现在有了再次被欧洲人重新打通的可能。土耳其反水中俄阵营后,与美国关系急速恶化,美国制裁土耳其并对其发动金融攻击,导致土耳其里拉暴跌,这时德国政府立即主动表示愿意为土耳其提供紧急财政支持。2018年9月25日,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频繁逗哏,包袱不断,引发各国领导人和代表们欢笑不止时,埃尔多安直接退场让特朗普错愕不已。离开纽约后,9月27号埃尔多安访问德国,德国则罕见的以最高礼遇迎接埃尔多安。9月29号,埃尔多安结束在德国访问,当天就发生了科索沃占领塞尔维亚电力设施事件。

上图中红色为伊朗经过伊拉克叙利亚进入希腊再到德国的什叶派管线,黄色为伊朗直达德国石油管线,绿色为里海原油直达德国巴库-杰伊汉管线,黑色为从俄罗斯经过土耳其进欧洲的土耳其溪管线。四条管线要进入欧洲必然要经过塞尔维亚地区,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正好位于南欧平原向巴尔干南部山地的敞口区域,卡住这个山口无论从希腊还是保加利亚的管线都不可能通过南欧平原进入德国。

科索沃是英美以支持的傀儡国家,自然听命于美国。这个时候出来制造军事摩擦,明显是在警告德国不要与土耳其走的太近。美国制造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冲突,就是威胁再次斩断中东与欧洲石油联系,是因为无论是反水的土耳其、俄罗斯还是伊朗,他们的石油管线规划都必须经过巴尔干半岛到达德国,而塞尔维亚是必经之地。土耳其是进入欧洲能源的第一道关口,巴尔干是第二道,同为斯拉夫人的俄罗斯与欧洲和土耳其关系缓和,塞尔维亚这个障碍自然就已经消除,于是美英以控制的科索沃成为制衡欧洲的“新塞尔维亚”。该地区能源斗争的逻辑和要害始终未变,谁能控制科索沃、捏住塞尔维亚,谁就捏住了欧洲能源的命脉。一百年过去了,当年阻挠什叶派管线的大英帝国现在变成了现在的美国,当年邪恶的德国现在成了现在欧洲利益的代表。德国与土耳其交好解决了中东能源进入欧洲的第一道关口的问题,但土耳其与欧洲中间始终横亘着巴尔干半岛这个无法逾越的障碍。德国拥有强大工业实力但苦于能源被英美以三国掐着脖子,土耳其望眼欲穿指望德国资金和技术提升本国国力,却始终就差一步之遥。

对德国为首的欧洲来说,没有能源安全,欧元就永无出头之日;对美国来说,欧洲摆脱石油美元建立新能源通道的努力都是要狠狠打击的,必须要死死掐住欧元脖子。除了通过科索沃阻止欧洲南下中东以外,美国还分别制造乌克兰事件、阻挠北溪二号线建设来打击俄罗斯与德国之间的能源合作。有趣的是,三条管线的终点都是德国。

图中黄色和红色分别为从伊朗-土耳其管线、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的什叶派管线,靛蓝色为乌克兰管线,黑色为北溪管线。

2018年7月12号,特朗普怒怼德国,声称从俄罗斯直达德国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线导致德国被俄罗斯控制。这种将德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说成是俄罗斯控制德国,非常荒谬的,因为俄罗斯能源出口是以欧元等非美元货币结算的,根本谈不上谁控制控制谁。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仿同,就是将自己的心理套用到别人身上。特朗普这种倒打一耙的做法,暴露了美国潜意识里对德国的控制欲望,他将美国意图控制德国的思维仿同套用到了俄罗斯身上。

对美国来说,只有掐死欧洲能源命脉,才能防止欧洲脱离美国,将其绑在美元战车上,才能让欧洲沦为美元禁脔,阻止欧元货币起义,通过调整美元货币政策,对欧洲反复输入通胀通缩,达到“剪羊毛”的目的。要知道,欧洲离岸美元市场规模现在已经远超在岸美元市场,一旦欧洲获得能源独立后开始抛售美元资产实施“去美元化”战略,对犹太金融殖民帝国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实际上,欧元本身就是国际储备货币,但是购买原油却一直使用另外一种国际储备货币--美元,这本身就有悖常理。欧盟委员会主席德国人容克9月9月曾对欧洲议会表示,欧盟将在今年出台计划提升欧元国际地位。目前,欧盟每年只有2%的能源进口自美国,但80%的能源进口账单却用美元支付。另一方面,伊朗、俄罗斯已经伸出橄榄枝,继伊朗表示原油出口结算采用美元后,俄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10月5日表示,俄罗斯愿与欧洲国家展开合作,尝试用欧元来结算石油贸易。由此可以看出,在采用非美元货币结算石油贸易问题上,欧洲和俄罗斯存在共同利益。

除欧洲外,美国制造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冲突还能够威慑其他国家,其震慑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什叶派管线的源头是伊朗,塞尔维亚和科索沃打起来的话,那么伊朗什叶派管线和伊朗-土耳其管道对外能源出口就没希望了,这样伊朗与欧洲的直接能源联系就断了,这等于从北部断了伊朗能源出口,而上篇文章《石油人民币遭大规模恐怖袭击,伊朗导弹打击ISIS警告幕后黑手》中血饮说过,美以沙制造阿瓦士恐怖袭击就是为了从南部断伊朗能源出口。科索沃与阿瓦士一南一北连续两刀都是为了围堵伊朗,因为伊朗石油出口采用人民币,这等于变相围堵石油人民币,石油人民币扩大等于人民币国际化加速。所以,美国这一招也就等于在堵截人民币国际化。同时,塞尔维亚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南线从土耳其进入欧洲必经之地。2017年12月,中国建造的塞尔维亚到匈牙利铁路已经开始动工,这是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建造完成就能够直达德国,美国这个时候搞事明显不利中国。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