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实力存在巨大差距?差距到底有多大

新闻出处:西陆微博
作者:
2018-07-10 20:06:48

由于中国经济和科技实力在快速进步,快于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所以我们常说的“漫长的道路要走”“巨大的差距”的真实含义其实每一年都在发生变化。

“我们和美国还有巨大的差距”,这句话在1978年说,在1998年说,和在2018年说都是可以的,但是背后的含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如果在以前,这个“漫长的道路”和“巨大的差距”是100年,那么经过中国的不断努力,已经从100年减少到80年,减少到50年,减少到30年,20年...

那么今天,这个“漫长的道路”究竟还有多久呢?

就经济总量而言,全球绝大多数机构的推算,不管是各种投行,证券公司,还是国际组织,还是各国学者,基本上中国经济实力赶超美国的时间都在2025年前后,有的认为更早,有的认为更晚。2025年这个时间算不上遥远,大概7年左右,这个没有太大疑问,因为和经济实力相关的工业产值,发电量,货运总量,进出口贸易,中国现在就已经超过美国了。

而我国科技实力,也随着经济实力增强,投入资金的加大而水涨船高。

近几年中国科技产出基本可以说处于井喷状态。

2017年11月14日,科睿唯安(ClarivateAnalytics)公司在线公布了全球2017年“高被引科学家”名单。

通过对近11年(2005-2015)被收录的全部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排名在前1%的论文被定为该领域的“高被引论文”,一共筛出13.4832万篇。

相应地,这些论文的作者则入选该学科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全球总共3538人次入选,中国有249人次入选,增速是最快的,达到了41%,总人次位居世界第三。

这么一看,美国高被引科学家人次是1644人次,是中国的7倍。

当然这个数据虽然是2017年公布,但是用的是2005-2015年的数据,这十年里面中国的数据肯定是前低后高的,如果只看2017年的话肯定差距就没有那么大了,但是两三倍应该还是有的。

我们再看中国科技部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2017年11月发布的数据,统计各学科论文在2007—2017年10月被引用次数处于世界前1%的高被引论文。

美国的高被引论文数为69976篇,仍居第一位;

英国的高被引论文数为25880篇,居第二位;

中国高被引论文为20131篇,世界第三,占世界份额为14.7%,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18.7%,继续保持最快的增速。

美国是中国的3.5倍,当然这是2007—2017年的十年数据,由于我国科技产出是前低后高的增长态势,因此单看2017年肯定就不是3.5倍了。

如果再看另外一个更近的数据:热点论文。

被引用次数进入本学科前1‰的论文称为热点论文,注意是千分之一,我国2015-2017年国际热点论文数量占世界25%。

和科研产出井喷对应的,是我国科技投入的不断加大,2013年我国全国R&D投入是11846.6亿元,2017年是17500亿元,四年增长47.7%,稳居世界第二位,按照去年6.75的汇率计算,就是2592.6亿美元。

那么美国一年对科技的投入是多少呢?2016年美国R&D投入占经济总量的2.744%,而当年美国GDP总量为18.57万亿美元,这样折算美国当年科技投入是5095.7亿美元,美国是中国的大约2倍。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很容易看出,科技的产出和投入基本上是呈现正比的关系,投入的资金越多,则科技实力越强。

中国的科技实力什么时候超过美国?

非常简单,到对科研的投入总金额超过美国的那一天,赶超时代就来了。

就目前来看,2025年实现经济总量超越,那么科技投入总额超越应该在2025-2030年之间,科技产出比投入会有一定滞后性,科技投入超过美国后,产出会在随后几年超过。

我们每一年都在说“巨大的差距”“漫长的道路”,但是也要知道,每一年这个“道路”和“差距”都在不断变小。

而全面赶超的时代2030年距离今天仅仅是12年而已。

中国并不是什么领域都落后,中国也有领先世界的地方,如果看每年中国的十大科技进展,就会发现很多都在全世界的最前面。

中国的科技实力再差也是世界前几位,可以说全世界98%,甚至99%的国家科技实力都落后于中国。

很多中国企业在竞争中不断击败发达国家同行,例如锂聚合物电池的ATL,安防的海康威视,比特大陆的矿机芯片,万华化学的MDI,巨石集团的玻璃纤维,都在各自行业击败欧美日巨头登顶世界第一。

像巨石集团这种在国民中不知名的企业,和另外几家中国同行一起占领了全球大部分玻璃纤维市场,近乎垄断。该公司2017年的净利润率高达24.86%,比百度这样的互联网公司都高,堪称制造业典范。

更进一步,我国近年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进步明显是全球最快的。

在深圳这些年,呆过不同的公司,接触过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老外,去国外的公司拜访,上午九点多还有很多员工没到办公室可以说是普遍现象,上班时间必定会抽空去喝喝咖啡,不少员工下午四五点就下班走人,一般到下班时间办公室就没人了,加班的人寥寥。这是我看到的发达国家目前的普遍现状。

在中国约客户会议,早上九点开始是很正常的,甚至还有客户要求我们八点半开始的,整个社会你追你赶,时不我待。

在国外比如欧洲这样的国家约会议,很多客户你说早上九点开会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想约客户周五开会,我们都会知趣的约在上午而不是约在下午,因为客户下午要提早过周末啊。

欧洲目前这样子的状态,被中国赶超只是时间问题。

发展科技,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一个是足够的资金,一个是优秀的人才。这两个最关键的事情解决了,主要矛盾和障碍就消除了。

我国的半导体产业就是典型,2014年国家大基金成立后,集成电路上升成为国家战略,资金投入量明显放大。

这几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明显加速,各种名校校园招聘中集成电路企业越来越多,同时大量引进台湾,韩国,日本,美国等半导体人才,像联电前CEO孙世伟,晨星创始人杨伟毅,台积电前共同执行长蒋尚义,华亚科前董事长高启全,台积电和三星半导体代工核心技术专家梁孟松,这些半导体高级人才都被挖角到大陆工作。

各个领域都开始有实力公司成型,我国年销售过亿人民币的芯片公司2016年是161家,到2017年就变成了191家。

我国半导体从2014年以来的加速发展,这是因为加大资金和政策投入的结果,而绝不是什么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从业人员突然就开始讲工匠精神了。

为什么美国半导体产业全球领先,美国从二战之后就开始高强度的投入半导体产业,距今持续的投入了70年。

美国最大的芯片公司英特尔2017年光是研发投入就是131亿美元,2017年全球研发支出最高的十个半导体公司,美国公司有五家,研发支出占十家公司总和的65.6%,能不领先吗?

相比之下,我国对半导体的投入,强度远远不够。

相信我,坚持16个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专项进行专项技术研发;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建立顺畅融资机制,提高科研人员福利待遇留住人才,把每年用在留学生上的大量福利费用,转移一部分用在给我们自己的博士生多发点补助和工资;加大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力度,推进国家级大科学工程等等。

把这些实际的事情做好,远比给科研人员上什么工匠精神培训课,搞科学精神讲座,搞什么持之以恒的情怀学习管用。

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落后于世界先进国家,是政策,人才和资金投入不足的结果,是给近代几百年的落后还账的结果。

明明是投入力度上的差距,却解释成中国人在精神上文化上的差距,这就完全背离了事实,也是错误的判断了我们应该要努力的方向。

另外再说一点,我们以前穷的年代,因为缺乏物质资源,所以习惯讲精神讲情怀,物质资源不够靠精神力量去弥补,而有差距也习惯从精神和情怀上去找原因。

现在我国物质资源丰富了,要从习惯讲情怀讲精神为主去解决问题,过渡到习惯砸钱砸人为主去解决问题,而实践证明,这样做远远比讲精神讲情怀好使。

关于“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这一观点。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天骄航空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光秋就专门讲了发动机的问题:

“我再说一个卡脖子的问题,在航空发动机这个领域,因为处处都是卡脖子,已经卡了四五十年了,所以今天这个卡脖子现象就不那么明显了。北约组织就卡你,中国的路是走自主研发道路,军用产品,各个领域都比它落后,已经没有什么依赖它的,是完全走自己的路。在民用发动机领域,我们的ARJ飞机用的是美国GE的发动机,919用的是GE和法国公司的合资公司做的,在民用发动机我们目前只能依赖他们。”

除了王光秋的介绍以外,中国航发的大飞机发动机目前研发进度还算顺利,大飞机航发验证机(CJ-1000AX)在2017年12月完成装配,今年3月30日完成了全部调试工作。在4月通过最后审核,在5月18日完成了整机点火,由我国自主研制的核心机转速最高达到6600rpm,后续还会进行地面试车的工作。

从航空发动机可以看出来,在所有的科技领域,中国都有布局,只是具体到各个领域进步有快有慢。

那些发达国家的国民和企业,并没有可怕到不可战胜。

日本最大的玻璃制品企业旭硝子,全球拥有数万名员工,我们看看日本旭硝子面对中国企业的三个冲击。

第一:光伏组件的正面是光伏玻璃,太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到电池片上产生电流,在2006年,全球光伏玻璃市场基本由日本旭硝子,法国圣戈班、英国皮尔金顿(后被板硝子收购)、日本板硝子四家公司垄断。而到2017年,全球前五大光伏玻璃企业已经全部是中国公司,信义光能,亚玛顿,南玻为首的中国光伏玻璃公司销售收入已经占到全球的83.48%,日本旭硝子已经等在竞争中彻底退出光伏玻璃市场。

第二:汽车玻璃是旭硝子的主要领域,在该领域旭硝子同样受到冲击份额下降,中国的福耀玻璃公司则全球份额迅速上升,迅速取代旭硝子成为全球第一。

2013-2016 年,旭硝子、板硝子、圣戈班、福耀玻璃的汽车玻璃营收年均复合增速分别为 8.8%、5.9%、13.7%、14.1%,福耀玻璃的年均复合增速最高。

尤其是2016年,旭硝子,板硝子、圣戈班2016年几乎增长停滞,福耀玻璃营收增长22.45%,2017年福耀玻璃营收继续高增长12.6%。

第三:旭硝子同时是液晶玻璃基板的全球三大供应商之一(另外两个是美国康宁,板硝子),液晶玻璃基板也是旭硝子的高技术业务。

在这个领域,中国的东旭光电公司也在快速崛起,2014年,东旭光电来自玻璃基板的收入才3.388亿元,而到2017年就已经达到了20.65亿元,成功的对日系液晶玻璃进行了替代。其中光是2017年的福州投产的两条线,为京东方供货,为公司贡献收入4.32亿元。

中国企业在三个产品方向不断击退旭硝子,这充分说明,被国内很多人用各种方式包装得高大上的发达国家企业和科研机构,并没有可怕到不可战胜,我们也是可以在竞争中战而胜之的。

中兴芯片事件,打击了国内很多人的信心,因此国内又开始流行“反思风”,什么中国人不要自大,“中兴事件打醒了国人”,“中国还很落后”,“我们要正视差距”之类。

实际上我国半导体行业研究界,企业界和科研界,对集成电路领域存在的差距是非常清楚的,我看了这么多半导体领域的媒体报道,行业研究报告,企业家讲话,科学家发言,我从未见过哪个企业家,科学家,媒体和行业研究人员说我国在该领域比美国还强,都坦承我国在集成电路领域和美国存在巨大差距。

何来自大,被打醒,不正视差距一说?

现在很多媒体报道,不严谨且不全面,微博上有粉丝私信我,说一个大V发了条微博,问我怎么看?

这条微博,前半段是引用的香港《南华早报》7月2日发表的文章:《科技上北京想追赶还是跨越》。

原文:文章认为,想追赶就是尾随发展,想跨越就是科技创新。中国科技专业毕业生+科研论文发表数量+专利申请数量巨大,看起来很吓人,实际推广应用很少。

国际上衡量科技创新的标准很简单,就是看一国通过知识产权从外国获得多少收益,以及为使用外国知识产权付出多少费用。据统计,2016年中国在这两个方面的收入和支出分别为10亿美元和240亿美元。这说明中国科技创新非常差且收效甚微,大部分技术靠从外国购买技术专利。

2017年美国在这两个方面的收入和支出,分别是1280亿美元和480亿美元。说明美国科技创新非常厉害,引进世界先进技术也舍得花钱。美国高通公司光5G手机芯片专利费一项,每年就能从中国用户中净赚300多亿美元。

在这里我想说,《南华早报》的这篇经济报道真的不太专业,因为它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科技专业毕业生+科研论文发表数量+专利申请数量巨大,看起来很吓人,实际推广应用很少”“知识产权进出口逆差说明中国科技创新非常差且收效甚微。”

首先《南华早报》说高通每年从中国用户净赚300多亿美元这个数据就是错误的,高通2017财年总营收才230亿美元左右,来自中国的占65%,也即是大约149.5亿美元,且包含芯片销售收入。

其次,文中说中国的知识产权费用进出口金额数据应该是来自世界银行,查询世界银行的数据库,2016年我国知识产权费用出口和进口11.61亿美元和239.8亿美元,《南华早报》将其简化为10亿美元和240亿美元。

这里我想说下如何看待我国知识产权进出口费用逆差:

第一,中国的知识产权引进不一定是技术引进。

知识产权费用支付包括专利,商标和版权三大部分,这些年由于国内消费市场崛起和互联网的繁荣,以及版权意识增强。

从境外引进电影,综艺节目,音乐和影视剧的费用猛增,我们现在经常看的翻版自韩国的综艺节目,各种好莱坞电影,和各种美剧,日剧等,各种APP上面的国外音乐和MV,都要支付知识产权费用。

尤其是美国好莱坞电影,是版权支付大户,每年支付给美国电影发行商的收入应该在5-10亿美元左右(去年进口电影票房258亿人民币,差不多38.2亿美元,按照四分之一分账计算),更进一步,各种电影周边衍生品的中国代理商都是要支付版权费用的,比如变形金刚,漫威英雄玩具等。

第二,从中日韩和爱尔兰崛起,看知识产权进出口先逆差再顺差是正常现象。

专利费用,可以说是尊重知识产权的表现,但是同时也是西方获取利益的一个工具。后崛起的东亚国家,靠制造业赶超西方,要打破西方的壁垒,必然会付出专利代价,毕竟西方人有先发优势。

东亚的日本,一直到2003年知识产权进出口才实现了首次顺差,当年日本出口122.71亿美元,进口110.03亿美元,而之前一直处于逆差状态。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