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轰-6K完成首飞的,是涡扇18A不是D-30KP2

新闻出处:西陆微博
作者:
2018-06-12 19:36:48

上回前脚施佬说了说WS-18的缘起,后脚就有不少朋友在后面评论了“到底是成都的厂子靠谱,沈飞#%*&%*……”之类的话。老实说,这都能成为成沈之争的武器弹药,确实是让施佬觉得始料未及。毕竟凭良心说话,成发在过去几十年中除了在试制歼-7III的时候和成飞有过一些合作之外,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是一家让人相当糟心的企业。

糟心到什么程度呢?从1967年到1974年的8年时间里,该厂累计生产了接近5000台涡喷-6发动机,其中至少4000台是需要返厂修理的劣质产品,造成的后果被称为“一年生产,五年返修”,而这几年时间也被分割为“第一次半停产时期”、“粗制滥造时期”、和“第二次半停产时期”……好嘛,就根本没好过。而在成发看起来“高瞻远瞩”准备立志掌握D-30KP2大修技术的这一时期,正处在工厂借新债还旧债,越欠越多滚雪球的时期,甚至出了要向工厂职工集资上千万元用于生产投入,才能如期向部队交付发动机产品的怪事。

这借走的钱还不大好要回来,除非家里出了要亲命的大事,否则再多欠个一年也是常态

当然,说这些并不是要把成发怎么地,只是希望大家能辩证看待这些企业,别说起成都的航空企业就开始叉腰怒骂中国另一头的厂子,毕竟各家厂的任务分工不同,产品制造难度也不一样,刻意的一褒一贬,显然是毫无意义。

说事儿就说事儿,不带敌意那么强什么事情都想黑一把东北的

言归正传,上回说到成发厂依靠空警2000地面样机的改造获得了两台D-30KP2,为其研究发动机大修提供了基础和素材,但是在此时,空军作为D-30KP2发动机的使用方,也在着手解决该机的大修问题,此时空军所属的5712厂已经开始建立D-30KP2的大修线,对于成发厂大修发动机的需求反而不那么迫切了。

大修线虽然重要,但是当时中国的发动机装备规模并不大,用不上两家厂

不过这时,那架伊尔-76T上面拆下来的另外两台发动机,却给了拥有这两台发动机的成发厂一个往前一步的新契机。

说的不是别人,就是轰-6K同志

另两台发动机去哪儿了?这不是上回就说了嘛,西飞厂自己留下来准备给轰-6换发了。不过作为一个轰炸机项目,飞机和动力装置总得是有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有厂子来负责,2001年4月空军提出相关的项目论证并且选定系统改装抓总单位的时候,已经熟悉D-30KP2接近一年的成发厂主动请缨,承担了改装动力装置的抓总单位。

正是因为这一变化,成发原本计划的筹建发动机大修线作为第一步的方案也相应作出了调整,转为以修理发动机易损件和必换件的的研制,以及发动机相应的改装作为目标,同时建立发动机拆装线。毕竟给一型飞机换发并不像游戏里面那样拔下来再装回去就行了,将D-30KP2这样一款翼下吊挂的发动机装进机翼根部的短舱内也并非那么简单,成发和西飞在这件事情上是需要进行相当多的沟通与合作。而在轰-6K在2005年正式立项,空军拨付了数亿科研经费之后,向厂里的员工筹钱搞科研的旧事才没有再发生。

成发厂一方面负责采购D-30KP2发动机并将其改装为轰-6K上所需的状态,一方面则开始按计划进行发动机易损备件的研制。2003年,成发开始在厂内建设了25吨级的发动机试车台;2006年,在轰-6K第一架原型机下线的关键年份中,成发完成了5台份用于改装的D-30KP2改装零组件试制和质量鉴定,并且完成了装上首架原型机的两台改装后的D-30KP2发动机的交付和安装。

也就是原型机上这两台发动机

不知道大伙是否还记得当年在歼-10研制期间曾经计划的购进原版R-29发动机改装成WP-15A的故事,把D-30KP2改成轰-6K用的发动机,自然不改名字是不可能的。改成什么呢?既然D-30KP2当时规划的国产化型号是WS-18,那这个改进型就叫WS-18A好了。

就是这么我行我素~

2007年1月5日,轰-6K成功实现首飞,使用D-30KP2发动机的轰-6改进型无论是在载弹量、航程还是作战能力都有了大幅度提高,不仅为中国空军提供了作战范围延伸至第二岛链的远程航空兵打击平台,还成功延长了轰-6这样一款服役数十年的老型号的技术寿命,并为中国空军利用该型平台拓展包括战略核打击任务在内的新用途奠定了基础。

轰-6K的战略地位自然是不用说

当然,当时中国已经从俄罗斯获得了超过200台的D-30KP2发动机,如果用于生产轰-6K的话,至少能够装备部队百架以上,生产时间也能持续差不多10年左右,对于该型发动机的国产化需求可以说并不迫切。但是同样在2007年,另一个飞机项目的正式上马,却将WS-18也就是D-30KP2国产化项目正式推上了正规。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就是运-20,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