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令全世界为之倾倒的男人,是中国腾飞的“利器”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3-06 18:58:55

他,来了,

海棠叶还没红,

他,走了,

海棠花已谢。

他,

既是斗士,又是调和者;

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多变;

既关注目标,又清醒实务。

他沉默时,整个世界都在沸腾,

他开口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他所到之处,整个世界都变成向日葵,随他而动。

120年前的今天,他的出生令江河璀璨,天地同喜;

120年后的今天,他的一生令人仰望,精神永驻。

他就是中国的伟大战士,人民敬爱的周总理!

一、“虎、猴”和“鹰、鸽”

毛泽东和周恩来,这两个人是不可分离的。如果说毛泽东的性格是“虎气”和“猴气”的叠现,那周恩来则是“鹰性”与“鸽性”的统一。

毛主席是活动家、原动力、创始者,是交替运用突然袭击、紧张和松弛而取得成就的策略大师。周总理喜欢具体执行一项计划,能快速抓住问题的核心,将不切实际的东西丢掉,是完美的构建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不是一般的政权更替,而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变革!怎样建立一个新国家和新社会,是毛主席很早就开始思考的问题。这样一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当然需要一位办事细密、不知疲倦、总理一切的“当家人”,他才能腾出更多时间去考虑大政方针和各种抽象的哲学问题。

邓小平说,没有毛主席,也许我们至今还在黑暗中摸索。同样,如果没有毛泽东,周恩来也不能成为今天我们看到的周恩来。

对毛泽东来说,他最离不开的人是周恩来,这是事实。他们既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又是大公无私的诤友。民间盛传“谋事在毛,成事在周”,他们两个的珠连璧合,是中华之幸,民族之幸!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与世长辞。当时已经病得无法行走的毛主席,虽未能参与追悼会,但却强忍悲痛,写词悼念周总理,个中滋味在心头,又予谁人说?

《忆秦娥·悼念周恩来同志》

山河咽,拭泪无语心欲裂。

心欲裂,顿摧栋梁,痛失人杰。

江山如画忆丹心,宏图遗愿永不灭。

永不灭,新苗茁状,势与天接。

▲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这是人们抬着周总理画像走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二、用谍如神的密战艺术

中共党史有这样一句话:毛泽东开创了中国共产党的农村根据地和创建了人民军队。咱们也可以说:周恩来开创了中国共产党的城市秘密工作和创建了隐蔽战线。

如果说,毛泽东是“用兵如神”;那么周恩来就是“用谍如神”。他以“上智为间”,开辟隐蔽战线,使之与统一战线工作完美结合,为革命成功提供了不可或缺的保障。

1、周恩来的“武林秘笈”?

周恩来在情报和保卫工作中称得上是高高手。首先,他很会“装”,在白区做地下工作时,就能将30岁的自己伪装成留胡子的中年人,且从未被捕,也因此在圈内被称作“胡公”。

其次,他很“高级”,亲自编制了中国共产党投入使用的第一部密码:“豪密”。这部密码从红军时期一直用到全国解放,始终没被敌人破译。

最后,他很“周密”,在创立情报组织时,就制定了重要工作方针,其中一条是:不准对党内搞侦察。可以说,这为中共情报保卫组织构建了一个优良的基因,避免了克格勃那样的错误。

▲中央特科机关旧址,位于上海市武定路930弄14号。

2、周恩来的“化心大法”?

一般来说,情报工作者是不能“露面”的,但周恩来不一样。在领导秘密情报组织的同时,他依然在进行着公开活动。将两者融合得天衣无缝,既防范敌特破坏,又遵守社交礼仪。

抗日时期,国共合作,非法活动不能搞了。于是,周恩来发展了新“高招”:广交朋友。他在交朋友方面到了一种“化境”的程度,能够“化敌为友,化友为我”。

1936年12月12,张学良扣住蒋介石,宋美龄委托阎宝航给其做工作。阎宝航到西安同周恩来见面后成为朋友,共产党人守信放了蒋介石,蒋介石却违背宋美龄的许诺将张学良给扣了!

一边是言而有信,一边是言而无信。这让阎宝航对共产党很是佩服。1937年9月,他由周恩来、刘澜波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周恩来单线联系的“特殊人物”,也是蒋介石和宋美龄身边的“红人”。

▲中国战略情报专家阎宝航。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突袭苏联”这一重要情报就是阎宝航在一次只有国民党高层人士才能进入的酒会上拿到的。这就是周恩来的“化心大法”!

隐蔽战线从无到有,从弱小到壮大,周恩来是无可争议的奠基者和领导者。他在去世前会见的最后一个人还是情报工作负责人罗青长,最关心的仍然是台湾。他一生领导统战与情报工作,将两者发挥到极致,全世界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

三、空前绝后的外交家

新中国成立后,周总理已身兼多职,但毛主席找了一圈都能没找到一个能比周总理更适合的人出任外交部长,于是,温文儒雅、才高八斗的周总理就成为了新中国第一任外交部长。可以肯定的说,在新中国初期,外交工作就是周总理一个人的舞台。

1、日内瓦舌战十六国

1954年4月,周总理出席日内瓦会议,与以杜勒斯为代表的“十六国”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激战。

期间,一名外国记者不怀好意的问总理:“在你们中国,明明是人走的路为什么却要叫‘马路’呢?”周总理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们走的是马克思主义道路,简称马路。”紧接着,又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西方记者刁难道:“请问总理先生,现在的中国有没有妓女?”周总理肯定地说:“有!在我国台湾省。”

2、万隆会议立国威

1955年,万隆会议在印度尼西亚召开。会议一开始其他国家就对中国政府群起而攻之,周总理现场起草发言稿,第一句话是“中国代表团是来求团结的,不是来吵架的”;第二句话是“中国代表团是来求同的而不是来立异的”。现场的紧张气氛立刻被扭转过来。

最后,以18分钟“求同存异”的补充发言征服了全场!

3、反将赫鲁晓夫

1956年,周总理应邀访问苏联。在同赫鲁晓夫会晤时,直言不讳的批评他在全面推行修正主义政策。被激怒的赫鲁晓夫大耍无赖,用惯用的伎俩对周总理说:“周同志,你不能这样跟我说话。无论如何,我出身于工人阶级,而你却是资产阶级出身。”

周总理面对赫氏的挑衅沉着应战,他回敬说:“是的,赫鲁晓夫同志,你出身工人阶级,我出身资产阶级。但是,你我有共同的地方,我们都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出其不意地反将了赫鲁晓夫一军。

4、痛打印度的脸

1960年4月,周总理与印度谈判中印边界问题,印方提出一个挑衅性问题:“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吗?”

周总理说:“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远的不说,至少在元代,它已经是中国的领土。”

印方说:“时间太短了。”

周总理回击:“中国的元代离现在已有700来年的历史,如果700来年都被认为是时间短的话,那么,美国到现在只有100多年的历史,是不是美国不能成为一个国家呢?这显然是荒谬的。”印方代表哑口无言。

5、饭局上的“法西斯”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总理亲自设宴招待。宴会中,上来一道的芙蓉竹笋汤,竟引得外宾大惊失色,因为经过雕刻的冬笋片在汤里一翻身恰巧与法西斯的标志雷同。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