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不承认IS对赌城惨案负责,那谁该负责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10-04 19:50:11

美国虽然不是一人一票直选国家领导人的民主体制,但也和西方其他国家一样有着同样的政治特点:即政治权力臣服于资本和大众。大众有选票,资本能够提供必须的政治献金。但在今天的美国,三亿人就有两亿人持枪,谁要禁枪或者限制持有枪击,在政治上就是自杀。归根到底,在美国这种制度的国家,即使政治精英想明白了要进行改革,但如果多数民众不理解不支持,那就绝无可能。

但要让一个国家多数普通百姓都要想明白和理解,这是难度多么高的事情。由此也可见在美国这种体制下,要想改革是多么的困难。美国历史上有几次大的改革,往往都是到了爆发全面危机的时刻。比如1929年经济大危机,举国上下陷入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只到这个时候也才有变革的罗斯福新政。这种只能靠全面危机才能进行变革的制度,如果面对的是苏联这种连危机都无法促使改变的制度,还有可取之处,但面对中国这种努力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的制度就落后太多了。

不过即使民众理解了,同意改革了,美国还要面对资本的阻击。我们知道在奥巴马成功连任之后,不再受选民约束的他决定对持枪造成的悲剧进行改革,这还被列为他的两大施政重点之一。而且他的切入点也非常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可小学发生20名幼童被枪杀的空前惨剧。带着巨大的同情和占居道义高地的优势,他为控枪法案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政治资源。就在参议院投票前两周,奥巴马不仅亲自带领数名康州校园枪击案遇难儿童家长来华盛顿,参与对国会议员的游说工作,而且他还做了重大的妥协:禁止攻击性枪支与大容量弹夹销售就从他的控枪方案中消失了。

当地时间1月5日,奥巴马在颁布新的控枪措施时潸然泪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最终奥巴马还是不出意外的铩羽而归,这一次是败在了资本手里:投反对票的参议员中,只有三个人没有收枪击协会的钱。而且奥巴马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不需要选举了,可以摆脱大众的控制,但国会选举又快要到了,国会议员们必须要考虑自己的选票。

关于资本力量的恐怖和扭曲,可由悲剧发生后枪支制造商(史密斯-韦森、RGR)股价大涨体会一二。如此惨重的伤亡,竟然成为枪支制造商获利的机会,这简直是美国版的吃人血馒头。而只要发生大规模枪击悲剧,这一幕就会上演。死伤的永远是百姓,获利的则永远是枪支制造商。马克思曾说资本“只要利润超过百分之五十,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当面对这空前的人间惨剧,枪支公司应该在弹冠相庆。只是在今天的美国,如此荒谬的一幕一而再周而复始的上演。

美国独特的持枪传统,再加上这种政治失去独立性的制度,就导致了一起又一起规模也越来越大的悲剧。其实从一个国家宏观的角度来看,一个国家失去发展和变革的能力才是更危险和更大的悲剧。当然,如果以美国历史为鉴,它终究有一天还是能改革的,只不过那将是以前所未有的灾难为前提和代价的,美国人民的磨难还只是刚刚开始。赌城59条鲜活的年青生命也和过去以及未来的生命一样,再一次白白地流逝。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中国人盼100年的超级工程 今天终于建成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