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在日本海军演:日本这次吓得不轻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9-17 19:14:00

中俄两国海军出动主力驱逐舰、护卫舰,将于今年的“九一八”当天开始,首次在日本海、鄂霍次克海举行联合反潜演练!中方参演舰艇编队已从青岛启航,奔赴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北海舰队主力舰051C型导弹驱逐舰石家庄舰(舷号116)、054A型导弹护卫舰大庆舰(舷号576)、综合补给舰东平湖舰和援潜救生船长岛船组成的特混舰队,将与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主力战舰一道,在“海上联合-2017”第二阶段演习中,演练潜艇救援、防空、反潜、反舰等多个有针对性的实战化科目。

这次演习的看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地点首次囊括日本海至鄂霍次克海海域;二是中俄两国海军首次联合开展反潜和援潜救生实兵演练。我们观察演习地点的地理位置可以发现,中俄海军“联合舰队”此次的航迹覆盖整个日本以西海域。在此海域既练潜艇救援,又练联合反潜,是要从潜艇进攻、反潜防御两个方面入手,彻底让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在日本以西无藏身之地,并提升中俄潜艇隐蔽威胁日本以西、以北航线的能力,以便必要时可掐断这一海域的海上交通线。

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中俄海军此次参演舰艇。中方主力舰051C型驱逐舰石家庄舰、054A型护卫舰,都不是第一次参加中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

2013年7月5日至12日,中国海军出动北海、南海舰队的7艘舰艇,包括驱逐舰051C型沈阳舰、石家庄舰,052B型武汉舰,052C型兰州舰,护卫舰054A型盐城舰、烟台舰,综合补给舰洪泽湖舰,与俄海军太平洋舰队水面舰艇11艘、潜艇1艘、固定翼飞机3架一道,进行了防空、解救被劫持船舶、打击海上目标、实际使用武器等科目演练。

在那次联合演习中,联合反潜科目也有涉及,但中俄两军舰艇还处于初步联合阶段,只演练了反潜基础科目。以反潜能力强悍著称的054A型护卫舰甚至都没有发射鱼-8反潜导弹。而且,演习海域也在靠近俄罗斯的彼得大帝湾。

预计在此次“海上联合-2017”第二阶段演习中,石家庄舰将担任区域防空舰角色,其装备的俄式“里夫”区域防空导弹系统(俄S-300F舰载防空系统出口型)会与俄太平洋舰队防空舰一道,为中俄舰艇编队撑起防空保护伞。

目前俄方还未公布参演舰艇型号,但是太平洋舰队旗舰“光荣级”巡洋舰“瓦良格”号也装备了S-300F舰载防空系统,可以与石家庄舰在舰队防空方面合作愉快。“瓦良格”号巡洋舰在2013年、2014年都参加了中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

中方054A型护卫舰将是此次演习的反潜主力之一,预计它会与俄方“无畏”级大型反潜驱逐舰一道,对“敌”方潜艇编织起严密的反潜网。俄太平洋舰队的两艘“无畏”级反潜舰“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号(舷号543)、“维诺格拉多夫海军上将”号(舷号572),都是中俄“海上联合”系列演习的常客。

其中,054A型护卫舰大庆舰装有国产新型拖曳式反潜声呐系统,能对上百公里范围的潜艇进行持续搜索和精准定位,鱼-8反潜鱼雷最远可攻击50公里开外的“敌”方潜艇。大庆舰的拖曳式声呐对潜航于浅海、深海海域的静音潜艇均有较好的探测效果。

俄海军“无畏”级反潜舰装备2座四联装SS-N-14“石英”反舰/反潜两用导弹,2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RBU6000型12管反潜炸弹发射装置等专用武器系统,还可搭载2架卡-27反潜直升机。

在9月18日开始的“海上联合-2017”第二阶段演习中,预计俄方“基洛”级潜艇会扮演蓝军,俄苏-30SM等型号战机则会与中俄部分舰艇一道,组成蓝军空中和水面打击群。

由此也可以推断,“基洛”级几乎等同于日本海自的“苍龙”级常规动力潜艇的地位,蓝军打击群则会模拟日本海自宙斯盾舰、通用驱逐舰、F-2战机等组成的特混舰队。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海军还派出了援潜救生船长岛船参加演习。这意味着中国潜艇的航迹将延伸至以前较少抵达的日本海、鄂霍次克海等日本以西、以北海域。如此举动,对日本上述海域的海上交通线是一种有力威慑。

相信以此次演习为开端,中俄两国海军会不断深入摸索联合防空、反潜作战战法,加强两军联合指挥、数据共享、联合作战体系的深度融合。

既然美日韩在东北亚的军事同盟明显日趋紧密,对包括半岛、中国和俄罗斯东向周边海域的窥视也越来越不加掩饰,那么中俄进一步加强外交和军事合作,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全球局势战略纵横)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中国30多年来第一位公认的汉奸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