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英雄还是莽夫?“致远”舰的最后二十分钟告诉你真相

作者:天地史话
2019-08-08 15:49:25

英雄还是莽夫?“致远”舰的最后二十分钟告诉你真相

日方绘制的“致远”冲来的美术作品,图中倾斜的军舰即是“致远”,近处的日舰为本队的“千代田”号

身处第一游击队的“高千穗”号巡洋舰提交的报告则简单得多(一游其余三舰的报告大抵如此):“下午3时25分,2桅1烟囱的敌舰(‘致远’或‘靖远’)向右舷倾斜,仍然继续航进。3时30分沉没。”之所以如此简单甚至含糊,并不像是站在当事者的角度而像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口吻。恰巧证明了“致远”并没有向第一游击队冲来这一事实。

不过在北洋海军方面,参战的洋员留下的记录依然一口咬定“致远”冲向的是第一游击队:

在“定远”上的洋员汉纳根目睹了“致远”冲击的全过程,在战后提交的报告中写道:“‘致远’与‘经远’全力冲向日本游击队,此辈可谓勇敢,其行为可谓锐意果断。‘致远’号计划对敌舰进行近战,‘经远’号亦然,此二舰真不愧为姊妹舰。然而尚未抵达日本(第一)游击队,因遭日方舷炮猛烈射击,‘致远’沉没,‘经远’燃起大火。”

身处“镇远”舰上的洋员马吉芬的描述则更为详尽、更富有感情、甚至还带一点美国人惯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夸张:“由于我方的机动能力较差而造成了队型的混乱,在此期间,‘致远’穿过我舰舰尾与‘来远’等右翼幸存舰艇会合。‘平远’与‘广丙’现在已加入战斗,威胁着‘赤城’与‘西京丸’。‘松岛’号挂出信号,于是第一游击队向处于危险状况下的2艘军舰运动以掩护之。大约就在这个时候,‘致远’号英勇地,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卤莽地向第一游击队的阵列冲去……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人能确知,但显然它被1枚重炮弹——大约10英寸或13英寸命中了水线。总之不管怎样,它开始严重倾斜,显然是受到了重创……一阵重炮和机关炮弹的弹幕扫过他的军舰,倾斜更加严重了,就在即将撞上敌舰之际,他的船倾覆了,军舰从舰首开始下沉,舰体随着沉没逐渐右倾,而它的螺旋桨还在空中转动。所有舰员与舰同沉……”(《Yankee of the Yalu》 E.P.Dutton & Co.,Inc.1968)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偏差,本人认为:“致远”冲出北洋海军队列是背对北洋海军,那说明日舰队列离北洋海军队列更远,加上战场的硝烟和能见度的干扰,可能会发生误判;更何况联合舰队本队(“松岛”、“严岛”、“千代田”、“桥立”、“扶桑”)的火力密度和射速一点也不弱于第一游击队,甚至更强更猛(联合舰队本队五舰一侧可用火力为320毫米炮3门、240毫米炮2门、170毫米炮1门、120毫米速射炮24门;第一游击队四舰一侧可用火力为260毫米炮4门、152毫米速射炮5门、150毫米炮6门、120毫米速射炮8门)。

除了双方之外,身为第三方的美国商船“哥伦比亚”号船员詹姆斯-艾伦在海岸的高山上也目击了“致远”从冲锋到沉没的全过程,但可惜的是这份第三方叙述并没有明说“致远”到底冲向的是哪一队日舰:“在后来的战斗中,中国的另一艘最好的舰只‘致远’也遭到不幸。它显然是在长时间内遇到困难,不断用抽水机奋力抽水,因为我们看到水从该舰的两侧流入海。它英勇战斗,得不到援助;它甲板上的大炮和舰首的大炮不停地射击,直到它沉没为止。最后,它的船首完全淹没在海水中,船尾在海面上高高翘起,露出那转动的螺旋桨,渐渐地沉没在海中。”(“在龙旗下”《中日战争》续编)

众多的目击记录虽然在“致远”最终冲向哪个目标的问题上各执一词,但是都确认了“致远”最后冲锋的行为(只不过因为立场的角度原因日本人并没有评价“致远”冲锋的行为,而北洋海军的洋员和“哥伦比亚”号的叙述则持尊敬、赞扬和惋惜的立场)。将“致远”的最后航程勾勒得血肉丰满,这已然成为不可辩驳的事实存在。因此,所谓的“标新立异者”们没有能力否认邓大人的这一行为,所以只能从勇气的另一个极端莽撞来挑毛病。那么,从当时的战场情形看,邓大人以下“致远”舰官兵的行为到底是英勇还是卤莽?

孰为英雄?孰为莽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