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汉奸殷汝耕的下场,带路党们还一条道走到黑?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5-17 10:18:20

看大汉奸殷汝耕的下场,带路党们还一条道走到黑?

我的一位多年至交是右翼,他对“当今”的不少看法我都颇认同,但有一些观点右之太极,我一直持批评态度。例如他希望美国资本集团入主中原,将美国制度移植到中国,那么我们今天就自由多了;或者日本人当年打败了国共两军,在中国实行西式民主,那么今天中国就和日本一样好玩了。

香港人在五十年代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了解历史而又不故意美化英人的前辈们书面叙述甚多,可以找来读读。香港人景况改善是新中国以后的事,特别是广交会产生以后。不妨再读读印尼文学大师萨多维亚鲁的长篇《错误的教育》,看看印尼人(含上流社会精英)在荷兰殖民下过的屈辱生活。历史的经历告诉我们,在外国人治下生活,遭受屈辱的并非只是下层人民。谓予不信,请看看前辈带路党殷汝耕的事迹吧。


看大汉奸殷汝耕的下场,带路党们还一条道走到黑?

北平的早春,雪花仍旧纷纷扬扬,寒气仍旧浓重。

黄昏,一辆插着日本小旗的黑壳小轿车由远及近,停在旺巴胡同末尾一座中式小宅院门前。

车门开了,走下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

此人中等身材,长袍马褂,狐皮帽子,鼻梁上架一副金丝眼睛,鼻唇之间一块日式小胡子。

他挥手叫车子开走。缓步走上台阶,叩开大门。

看门人老王头一惊,忙弯腰陪笑,说:

“原来是土肥原先生!真抱歉,不巧得很,我家先生到天津去了……”

“我知道!”土肥原不待对方让,旋说旋就挤了进去。“我是来找殷夫人的!我有要紧事告诉她……”

老王头赶紧退到一旁。瞠视着土肥原的背影消失在厅堂前,愣在那里好一会儿。一股风卷来一团雪花,打在他的脸上,瑟缩了一下。这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依然坐到小火炉旁。拿起筷子,伸进沸腾的汤锅里,夹起一块炖得稀烂的狗肉,送进嘴里。过了一会儿,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小口高粱烧。这才叹了一口酒气,不平地喃喃道:

“什么东西,专挑人家男人不在的时候来!”(以下介绍殷汝耕的汉奸生涯,此处从略,详见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我的抗战长篇《喋血山河》——温靖邦)

老王头酒喝到半夜,就在炉子边呼呼睡去。

风呼呼刮着,雪也下得更紧了。

 2 3 4 5 6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毛主席一句话验证!朝鲜失控此人能起重要作用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