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门店朝韩约三事,特朗普白宫坐愁城

新闻出处:西陆微博
作者:
2018-05-28 20:02:23

2018开年以来,半岛风云可谓令人眼花缭乱,各种想不到,各种难预料,各种看不透。其中曲折离奇,已经够写一部章回小说了---《半岛演义》。

本文题目就是古体章回目录,类似的还有《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吴国太佛寺看新郎 刘皇叔洞房续佳偶》……等等。

就在过去一周美韩动荡不安之时,金正恩与文在寅却毫无预警地举行了二度会晤,地点是在板门店朝鲜一侧的「统一阁」。

跟一次的拘谨和生疏相比,这一次见面,两人还深情相拥,星辰为证,赚足了媒体版面。

如果没有美国因素,单单让朝韩决定半岛前途的话,也许大家都会满意,和解总比冲突好,发展总比封锁好,想通了就好。

今天,中国外交部再次重申了中国态度,发言人陆慷表示:

中国方面坚决支持美朝首脑举行会晤,同时希望这次会晤能取得成功,给朝鲜半岛带来和平,给全世界带来好消息。 并强调,中国的立场是美朝首脑直接对话是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关键环节。

显然这是中国对朝韩领导人再度会晤的肯定和支持,也希望美国能拿出积极态度,不要在关键环节上掉链子。

板门店二会,事先属于绝对机密信息,媒体根本不知情,也没有透露一点风声。白宫事前已经到韩方通报,谈不上什么突然刺激,中国肯定也知道。

如果说金文第一次会面事前大张旗鼓宣传,更注重形式和态度,那么第二次会面则具有实质意义。

韩国的角色

在美国举棋不定,态度反复情况下,韩国的作用就愈发明显。文在寅穿梭于两者之间,扮演传话沟通的桥梁。

一方面,他要向特朗普表达朝鲜方面的信息和要求,一方面要劝朝鲜多些耐心,留有余地。尽力避免美朝新加破峰会破局。

文在寅更像一位表演者,无论他是真心想为半岛和平作出历史性贡献,还是迫于形势和国内政治压力不得不为之。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位能独立行事的领导人,毕竟美韩关系大家都清楚。

文在寅要尽力发挥韩国仅有的那点独立性,充分利用在美朝之间的特殊地位,让半岛局势真正缓和下来。

这次在板门店,朝韩达成了三点主要共识:

一,实现半岛无核化

二,结束朝韩对峙局面,促成民间交流。

三,韩朝双方明确引导进行朝美直接对话的必要性。

两人具体谈话内容虽然不会公开,但可以预见重点还是美朝问题。

对美国来说,半岛问题,是国际体系一部份,而美国自认为,它是唯一有资格塑造国际体系的国家。

从这一点说,韩国根本无法要求美国根据韩国利益去考虑半岛问题,只有当美国利益与韩国利益重合时,韩国才能发挥协调作用。

美国对朝政策包涵两个层面:

一,朝韩两国本身。

二,针对周边大国,特别是中国。

根据这两层意义出发,美国在半岛表面上面临着“朝鲜威胁”,实际上是“大国挑战”,这种挑战意味美国塑造国际体系的特权被削弱。

全世界各大国,包括都希望朝鲜半岛能改变现状。当然,改变现状大家跟美国的理解并不一样。

中国希望半岛走向和平稳定,决不允许半岛生战,朝韩缓和,共同加入东北亚经济圈,良性发展。这是中国希望改变现状的方向。

美国改变现状是指:颠覆朝鲜政权,扩大优势,不排除对朝使用武力。

韩国呢?摇摆不定,文在寅担任总统后,“改变现状”的涵意显然与中国期望比较吻合。但是当美国不想放弃敌视政策时,文在寅再坚持他的路线,就会变得很危险,甚至垮台。

韩国的悲哀在于,半岛问题事关它的生死存亡,却无法自己主导命运。想做为一名当事人也做不了,只能以协调人的身份游走于美朝之间。

特朗普的进退两难

大选之前,特朗普表达过从半岛撤军的意愿,尽管退了《巴黎气候协定》,退了TPP,承认了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还撕毁伊朗核协议……但在半岛问题却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原先,他的对朝政策是进攻型的,2017年,半岛一片喊打喊杀之声,舆论战也到达了最高潮,后来发现根本压不服朝鲜。

特朗普又希望中国能对朝鲜施加最大压力,断绝它的能源进口渠道,但是中国反对火上浇油,巧妙地避免了局面向战争方向走去。

2018年,特朗普在半岛经常处于纠结状态:

一,他感谢中国发挥的影响力,让美朝峰会变得有可能。

二,从美国战略利益出发,他又必须限制中国在半岛问题发言权。

这是一种悖论,美国的这种进退两难处境,在新加坡峰会上表现得最为明显,白宫对外政策制定者出现了明显矛盾。

《纽约时报》分析特朗普在24小时之内,对峰会态度逆转的情况时指出,白宫高层无法统一意见。白宫今天否认了这种猜测,说总统班子和内阁是团结的。

实际上,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国务卿三者加上国防部长,他们对朝政策主张居然是对立的。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