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什么会对美朝峰会出尔反尔

新闻出处:西陆微博
作者:
2018-05-27 18:34:20

关于即将在6月12日于新加坡举行的美朝领导人峰会,这两天进程就像过山车一样,嗖!一下冲上最高峰,嗖!一下又落到谷底,嗖!又冲上最高峰……

媒体会头晕,会失重,会呕吐,并将这种刺激分享给了网友。网友倒无所谓,无非是看一场大戏,瓜子花生,再来瓶阔落才是最重要的。

老司机特朗普在5月24日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原本气氛还算不错的半岛局势,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随即,专家般都犹如诸葛亮般地纷纷表示,他们早已经预测到这种结局,按常理,这种洋洋散散的分析至少能撑好几天。

某些亲美自媒体在欢呼特朗普先生的圣明果断,标题如《你必须有从谈判桌拂袖离开的勇气》,一来证明美国是何等机智,把朝鲜耍弄一番,二来证明特朗普是一位不世出的伟大总统。还时时写道:正如我上文所说……以示预言家不是白当的。

5月25日,美联社消息:特朗普表示目前正在与朝鲜方面进行对话,6月12日峰会仍很可能会如期举行。

害得许多亲美分子的舌头停在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短短24小时不到,白宫对外重大政策又变了。

也许这将是一个长期火爆的舆论话题,老司机的过山车还会开下去,希望他身体扛得过年轻人。

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不妨说些枯燥的东西---美国的对外政策制定过程。

危机与对策

半岛危机是客观存在的,牵涉到的利益攸关方有好几个国家,但决定因素在于美国。

朝鲜虽然在舆论上形象不佳(尽管已经大有提升),但谁不能否认一个基本事实:它是一个小国,没有国际霸权意识,也没有地区霸权意识,它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同归于尽(无论拥核与否)。

朝鲜只要三个最基本的国家生存条件:

一,国家安全。

二,政权安全。

三,能源安全。

这个诉求过份吗?也许有人认为它不应当有这种诉求。

美国尽管在舆论上是人类灯塔,但同样不能否认一个基本事实:

美国要拥有全球霸权,相信自己有权侵犯任何国家的主权,美国利益(政治,经济,军事……)压倒一切。

美朝之间这种不平等地位,威胁到了朝鲜的生存,这是半岛危机根本原因。

既然美国掌握着半岛危机化解的钥匙,那么美国面对危机时如何产生对策就是必须了解的关键。

美国从建国到今天,是从一场接一场的危机中走过来的,最大的危机是南北战争,白宫决策层选择了战争,保证了国家的统一。

对危机决定过程,一般被总统用来动员广泛的公众支持,通过危机制造国民紧迫感,并以爱国号召去团结那些冷漠或反对的民众,从而增加总统的威信。

一般来说,美国国内困难越大时,总统越需要利用外部危机来化解国内的不满情绪,从而加强他的地位。

因此,将朝鲜核问题是否当作美国危机来讨论是没有意义的,当白宫需要它是危机的时候,它就是危机,不需要,它就不是。谁会相信朝鲜真的能威胁到美国安全?

从这一点出发,可以清楚看到:美国半岛政策制定的动机,必须从美国政治体制所产生的需要和企图中去寻找,只能在公共政策中去理解。

特别需要理解的是个人与体制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总统与利益集团以及官僚集团之间的关系,具体就是特朗普与资本集团及内阁之间的关系。

这种关系相互作用,是美国对半岛政策延续,还是变化的主要因素。

美国对外政策总方向和总结构从没改变过,因为它的意识形态保持着连续性。出现反复的往往在某个特定问题,但一个总统如此善变,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对外政策少数制定人之间失去了一致性。

总统与制度

美国的体制(总统制)决定了特朗普起着中心作用,对外政策是少数参与者之间互相作用的结果。

二战之后,无论是对西柏林,奠边府,黎巴嫩,还是后来的巴格达,贝尔格莱德,大马士革,德黑兰的政策制定中,决策者总是为数不多,这些人就是政治精英。

在总统之外,参加者决策事务的技术官僚来自于各个部门,如中美贸易问题,当总统发出“贸易战”信号时,就必须抽调大批低级别官僚研究各个细节。

伊朗核问题,朝核问题,皆是如此,美国偏偏上了一个百年不遇的任性总统。

实际上,美国在任何对外重大政策决策过程中,舆论对精英们是无足轻重的。只有到了执行阶段时,舆论才会发挥作用。

马歇尔计划,古巴导弹危机,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等等重大决策,皆是如此。在决策研究阶段,美国媒体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决心,否则, 有的决策将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如果他们有的话)。

但是,特朗普却十分热衷于推特,将一些未成熟的想法,不断公诸于众,一再刺激舆论情绪。个性强到任性的地步,将本来不应当受到舆论干扰的研究,变成了人人参与的议题,排斥了政治精英,也就排斥了理性。

一般来说,美国对外政策决定过程有个铁三角组合:

总统

国家安全顾问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