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国外交可能面临哪些难题,该怎么破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3-12 19:52:53

2018年两会期间,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推出“对话人大名教授——两会解读系列讲座”。3月6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主讲。

金灿荣教授梳理了十九大后中国外交的八个新变化,指出中国今年重点要利用主客场外交的机会,推进我们的议程,将外交工作做实做细。他还从中印关系、朝核问题等方面入手对中国周边安全局势及外交新挑战进行了分析。

此前,观察者网已整理刊发金灿荣教授讲座第一部分,标题为《过去5年,积极进取的中国外交有8个大变化》。

今天上午,美韩发布消息称,特朗普将于金正恩会面,对此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也在第一时间联系金灿荣教授做了快问快答,大家可以听听“金政委”高见。

下文是金灿荣教授在人大重阳讲座的第二部分以及现场互动环节,特此刊发以飨读者。

500

今年中国外交从正面上讲,还是想利用主场外交和客场外交,积极推进我们的议程。今年咱们有四个主场外交,下个月的博鳌论坛、6月在青岛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中非论坛、11月初的上海进口博览会,我们希望把这四个主场搞好。然后,稳定大国关系,稳定周边关系,这都是我们比较主动要做的。

但是预计今年中国外交可能面临的挑战会比较多,这可能要更花工夫。毕竟自己设计推广的东西很好办,我们按部就班做就可以了,但是今年有预想不到的挑战。

我个人推算是这样的: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正在宣扬新一轮的中国威胁论,美国接连出了几个报告,对我们态度都不太好,这里面有去年12月18日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今年1月19日的国防报告和特朗普的首份国情咨文、2月2日的核态势评估报告、2月底的全球威胁报告。这五个报告一以贯之,都是把大国竞争放到反恐之前了,在大国竞争里都是把中国和俄罗斯并列,从长时段看还把中国放在俄国前面,美国跟俄罗斯之间挑战比较紧迫,和中国之间的挑战比较长远。

所以这是一个变化,就是美国把我们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挑战”宪章的国家,认为中国对美国和它所领导的西方有全面的挑战,包括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这是新的定位。以前只有美国学者是这么认为的,政府文件不这么写,但现在这些都写到政府文件里面去了。

由于美国态度的变化,西方别的国家就开始仿效,现在他们对我们的态度都有点变糟糕,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欧洲,都出现对我们的敌意,我们很多正常的贸易交往受到了阻碍,还有正常的文化交流也受到了阻碍。

福特基金、卡内基等等这些美国基金会在中国资助项目、资助人员出国都很正常,西方称这叫softpower(软实力),董建华基金给德州奥斯丁分校一点钱,帮助它成立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参议员卢比奥就说这是颠覆美国体制,是中国在展现sharppower(锐实力),最后这个研究中心就不了了之了。

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情况,由于中国现在发展势头比较猛,而且我们现在的外交态度积极进取,他们开始紧张起来了,这个紧张好像是比较普遍的,不是一个国家,是整个西方联合行动。沿着西方这个逻辑,新一轮中国威胁论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今年比较具体的麻烦有三件事:

一是朝核今年还是会出问题,但这个问题最后怎么解决我不知道,我的直觉是朝核问题不会再拖下去了,原因就是朝鲜的技术进步到达了美国的红线。朝鲜从1992年开始启动它的核计划,到现在26年了,取得了扎扎实实的进步,它的导弹技术、核技术都在前进,按照美国的说法大概最多有两年,最快甚至一年,朝鲜就可以拥有带核弹头的、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

实际上它一只脚已经进去了,去年朝鲜发射的火星-15已经够得着美国了,只不过它上面的载荷非常小,还不能装核弹头,装核弹头必须得一吨的运载量。3月1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吓唬美国人的萨尔马特,装弹量4.5吨,中国的东风-41可能比萨尔马特还要重,那是实实在在管用的,但是朝鲜没有这个东西。

另外朝鲜还有弹头再入大气层技术,当然还有一些技术没有克服,但是它已经一只脚踏到红线里面去了,只要持续地努力,还是可以做出来的,对美国来讲其实时间窗口不多了。

因为朝鲜的技术进步,已经开始进入到美国的红线里,所以我个人推算,这个问题很快就要解决。从1月1日开始到现在两个多月,围绕平昌冬奥南北关系缓和的不错,3月5日韩国高级代表团到了平壤,金正恩还宴请他们,而且双方表示4月将举行朝韩首脑会谈,这是很难得的。但问题的关键还是美国和朝鲜,最后怎么解决?一个可能性是打,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找到某种妥协方案。

朝鲜现在有一个妥协方案是和美国讲,说洲际导弹技术就不发展了,但是我保留现在五六千公里的远程技术,这样我可以威胁中国、俄国、日本、澳大利亚、菲律宾,但是美国我就不威胁了,而且你可以检验,我保证不发展这个东西了,然后不核扩散,保证我的技术不给恐怖分子,这两点等于是让美国来接受他是核国家,美国也在犹豫是不是要接受。

还有一个就是打起来了,对我们来说就可能存在核泄漏和难民问题。总之我推算朝核问题不可能再无限期拖下去,最终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无论哪一种结果对我们的利益都是有影响的,我们要拿出一些方案应对。

二是印度方向今年会比较麻烦。去年有一个动向就是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这几个兄弟拼命在谈印太概念,我认为他们的目的是这样的:前几年美国一直在想办法巩固与盟友的关系,比如日本、澳大利亚、菲律宾、韩国,现在它觉得至少澳大利亚、日本是很可靠的,有两个兄弟就可以了。他希望在巩固这个的基础上拉新的帮手,这个帮手首先就是印度,然后就是越南、印尼,重点是这三家。

500

1月份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到印尼想拉印尼一块干预南海事务,结果印尼很谨慎,说我不搀和这个事,所以印尼问题不大。越南问题也不大,越南是中华文化圈,都是用筷子吃饭的,用筷子吃饭一定很聪明,越南知道自己要利益最大化就要跟美国、中国都搞好关系,所以印尼、越南问题都不大。

现在我有点担心印度,印度是小姐心丫鬟命,心很高,能力不强,很容易被人家煽风点火往前冲。印度现在首先是自己很自信,老觉得它的经济比我们好,去年它的GDP是7.2%,确实比我们的6.9%要好,但它的数据是非常奇怪的数据,而它偏偏相信自己的数据没有问题,经济还不错。

还有军事现代化,印度认为自己也不错,原来印度的军事现代化主要靠俄罗斯,2005年之后美国开始帮它,美国一帮,欧洲、以色列、日本、澳大利亚都跟着帮,它的军事现代化比原来光靠俄罗斯的时候要好。现在莫迪的政治地位也很稳定,如日中天,国际上左右逢源,所以现在印度人自我感觉相当好。

另外,印度对我们非常不满,觉得中巴经济走廊穿过了巴属克什米尔,而印度人认为整个克什米尔都是它家的,它认为自己天然继承了英帝国在南亚的权利,在这种迷幻般的、很执着的想法下,印度对英帝国所有的殖民地都有兴趣,觉得“一带一路”是在挖它的墙角。现在中国在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马尔代夫的影响力都在上升,这些国家不像以前那么听印度的话,其实印度对这些国家的影响力仍然比我们大,但是跟过去相比不是那么言听计从了。所以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以及中国对南亚海洋国家影响力上升,都让它很不爽。

去年莫迪访美,美国人送他人情,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结果现任五常里面就只剩下我们反对了,所以印度现在对我们印象非常差。这时候美、日、澳搞印太同盟,拉它入伙效果比较好。我很担心这个地方出事,如果发生一些事对我们很不利。一个是边境摩擦,去年的洞朗事件就是例子。

还有就是上个星期,印度拉17个国家搞印度洋军事演习,明确说演习就是搞海上封锁准备封住印度洋。中国的商品贸易世界第一,服务贸易世界第二,我们90%的商品要靠海运,其中70%是走印度洋航线,印度在这里封锁一下我们也挺难受的。不是说我们绝对不能打赢,办法还是有的,但是代价会非常大。而且从中国的主观来讲,我们还真不想跟印度打,这家伙就是赖皮,你揍我你揍我,中国忙着呢,因为我们的第一安全挑战还是台湾,然后是南海、东海、朝核,印度是排在最后的。美国、印度都知道我们的安全排位,就是让印度往前冲,打乱我们的部署。

最后是台湾问题,美国、日本、印度都有动机打“台湾牌”,这样的话,这个问题就很危险,因为现在两岸关系明显不好,这时候再打“台湾牌”会很麻烦。这两天大家都在关注特朗普签不签《台湾旅行法》,我估计要签的,他不签也没有意义,因为众议院、参议院的投票都是压倒性的,不签退回到国会,国会再以超过2/3的投票通过,特朗普就一点面子都没有了,所以他很可能会签。但是签了就比较麻烦了,想想看,根据这个法案蔡英文可以到华盛顿去,不一定是“国事访问”,但是她在那儿见这个、见那个,大陆得多难受。

500

另外去年12月,特朗普签署2018年财年的国防拨款法,其中1259条款有一个内容是美国国会建议美台军舰互访,如果美国军舰真的跑到高雄去了,那是很危险的。

这是我预测的今年中国外交的基本情况,我们自己肯定还是会按照我们的节奏,利用主场外要、客场外交推进我们的议程,但是请大家注意,我们在推进我们议程的时候,一定要知道今年面临的挑战。当然我相信中央的智慧肯定有办法解决,只是我们作为分析者有责任告诉大家困难所在。

讲座问答环节

问:在可预判的时间之内,是否会解决台湾问题?

金灿荣:十九大报告三个地方讲到台湾问题。其中第三部分的第十二个具体工作步骤里面有这么一段,是"实现国家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这么明确的把台湾问题和民族复兴挂钩这是头一次,说明党中央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最后怎么解决不太好预测,目前还是软硬两手准备。解决台湾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台湾朋友的智慧。

问:前几天刘鹤访美的过程中,美国出台了一个关于铝和铁的关税,这个关税征税点还是比较高的,我想问老师关税的出台是不是意味着刘鹤去美国救火失败了?从年初开始,美国就开始好几轮对中国的贸易制裁,今年有没有可能贸易战争开始?

金灿荣:刘鹤去访问,跟春节时候的美国制裁没有关系。现在四个制裁,太阳板、冰箱、铝、钢,炒得很凶,但是涉及金额很小。刘鹤去美国,还是希望稳定中美关系。尽管美国五个报告都骂咱们,但是中国首先没有反驳,其次这一个月连续派两个政治局委员去沟通,沟通还是有结果,中美只要能谈就行。美国现在是这样,不是光骂我们,谁都骂,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要保持定力。美国现在的贸易保护主义是全面的,不是专门针对我们的,所以我们要有足够的涵养与忍耐。

贸易战不要害怕,贸易战不会大打,主要是美国不断搞小动作以获取国内支持。如果美国大打贸易战,中国或者欧洲开始真正反击,美国也是很难受的。

问:未来中美俄战略大三角关系,是否会出现美国联俄斗中?

金灿荣:应该这么说,在2016年选举的后半段,特朗普当局确实有几个重要人物是出来说了,说以后的政策是联俄制华。但是后来的情况是,联俄联不成,未来还是看俄美矛盾能不能得到有效的缓和,至少短期内是非常困难的。我个人认为只要普京在任上,就不可能缓和,普京会维持俄罗斯大国地位。另外,美国现在好像深信俄国是一群克格勃管理的国家,对通俄门耿耿于怀。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