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为何20年来选不出一个好领导人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12-31 18:59:35

台湾《中时电子报》29日发表“台湾民主失能现象探讨”系列社论文章,反思台湾“为何20年来选不出一个好领导人”。文章认为,一是台湾民主政治运作设计错误,领导人掌握最大的权力,却受到最小的制衡;二是台湾选举制度的“选贤与能”功能出了问题,选不出有“执政能力”的领导人。文章指出,在这个微权力、政治人物承诺不能轻信的时代里,选民的自觉与智慧,就显得更加重要。台湾一直选不出适任的领导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因为选民一直把选票投给了不适任的领导人之故。

台湾地区历任领导人。(图片来自台媒)

蔡英文民调崩跌不休,连长期民进党铁票区的南部县市,不满意度都已飙破5成。根据《美丽岛电子报》民调,民进党的好感度几乎和国民党打平,反感度更已超过国民党。以蔡英文民调崩跌之速,政论家开始预测,蔡英文会不会成为领导人直选后首位“一任领导人”?

蔡英文的民调崩盘,有相当大的原因应归咎自己。遇到争议隐形不出的领导风格,让人感受不出她的担当;“一例一休”的反反覆覆,激怒了广大的劳工,也得不到企业的支持;处理抗争的昨是今非、双重标准,令昔日的社运同志感到寒心;两岸僵局,维持现状成了空话;陆客不来,观光產业成了惨业;非核不缺电跳票,台湾陷入巨大的空污危机和能源危机。这样的领导人,民调能不崩盘吗?

对蔡英文的执政缺失,社会各界有很多的检讨、批评,甚至谩骂。但在批评蔡英文的同时,大家也要问一个问题:千错万错,真的只有蔡英文错吗?今天如果罢免了蔡英文,另选他人领导,台湾就“国泰民安”了吗?

答案只怕是未必,如果把马英九拿来对比,就会发现,马英九在领导人任内,也面临了和蔡英文极为相似的处境,即便蔡马2人都对别人用“蔡英文是马英九2.0”的形容不能认同,但在“民调崩盘”一事上,两人“偶为共命鸟,都是可怜虫。”

以马英九上台19个月的民调来看,2009年12月的远见民调,马英九满意度也曾崩跌至23%,和蔡英文可谓“难兄难妹”,只不过,马英九当时遇到“八八风灾”严重灾损,民调被天灾摧折是不可抗力因素。蔡英文并未面对重大天灾,就掉到和马英九相同水位,这是蔡英文要警惕检讨的。纵使没有“八八风灾”,马英九从上任后民调也确实一路下滑,和蔡英文的命运轨迹如出一辙,背后应该有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这是民众应该思量的。

若把公认执政失败的陈水扁算在内,台湾20年内竟连续选出两位已失败、一位很可能失败的领导人,其中有两个可能性。一是,台湾民主政治运作设计错误,领导人掌握最大的权力,却受到最小的制衡,但“超级领导人”的当选与就职,就是民调崩盘的开始,二是,台湾选举制度的“选贤与能”功能出了问题,选不出有“执政能力”的领导人。

先看第一个原因,台湾选民一向对领导人有无限的期待,希望当选后魔棒一挥,立刻产生魔效解决问题。凡间没有神话,选民很快就会失望,因失望而绝情,开始厌恶自己选出的人。

2015年摩伊希斯.奈姆在其《微权力》一书中,点出了民主国家普遍面临的“权力衰退”及“民主失灵”问题,书中点出的权力崩解现象,台湾也同样发生。领导人的权力衰退,影响了领导人推动政策的能力,政策推动不顺,则削弱了领导人的社会信任,不信任又回头导致领导人的权力衰退,因而形成恶性循环。这个问题,不管在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身上都曾经发生。

再来看第二个原因:选不出好的人选。在文化上,台湾选民很容易受民粹话题鼓动,往往被偏激的、短期的议题所导引决定,而不能从长线的、宏观的角度,理性地思考候选人的能力、政见。台湾在单一首长选举採取的是“相对多数决”的选举制度,使得“少数当选”成为可能,这令参选者最大的挑战不只是来自于对手政党,更是来自同阵营的分裂参选。选民被“弃保效应”绑架,不敢票投自己认为“最好的候选人”,只敢“打保守牌”,选“当选机会最高的”,以防止“自己最讨厌的人当选”,导致“选贤与能”的功能被削弱。

不管是以上哪一种原因,当前要务,就是要如何走出这个让台湾沉沦的恶性循环。对政治菁英言,要从过去领导者的失败经验学得教训,短线的选举固然重要,但为了短线的选举,轻诺许多不该承诺或做不到的承诺,其结果只能陷入和蔡英文一样的“发夹弯困境”,就算选上领导人,坐上高位也难以施为。

更关键的还是选民自己,在这个微权力、政治人物承诺不能轻信的时代里,选民的自觉与智慧,就显得更加重要。台湾一直选不出适任的领导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因为选民一直把选票投给了不适任的领导人之故。

当领导人不断失败,台湾陷困,要力挽狂澜,就必须仰赖真正觉醒的选民们。(编辑:小兽)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