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是如何从人变“神”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11-07 19:32:57

我们不妨从中缅关系的大背景上去寻找昂山素季被西方从人弄成“神”,最后又从“神”变成“鬼”的发展变化的轨迹——

一、中缅两国的传统友谊源远流长。

中缅两国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两国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源远流长。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缅共同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于1953年底由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印度代表团时第一次提出,是在建立各国间正常关系及进行交流合作时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得到中国、和政府共同倡导。

“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五项原则是中国奉行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基础和完整体现,被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接受,成为规范国际关系的重要准则。

中缅领导人有着互访传统。周恩来等许多老一辈中国领导人都曾访缅,缅甸奈温主席、山友总统和貌貌卡总理等也多次访华。周恩来总理九次访缅和奈温十二次访华被两国人民传为佳话。

二、为了让缅甸成为围堵中国的棋子,西方需要在缅甸寻找代理人,于是就曾经选择了昂山素季。

缅甸自从从英国殖民地独立之后,就选择了西方式的民主制度。而从1962年至今缅甸已经发生了两次军事政变。

美国政府的智囊团认为,在东亚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对中国包围圈中,共有两个缺口需要填补。一是东面的朝鲜,二是西南面的缅甸。拔掉这两个钉子,就形成一个完整的弧形封闭圈,中国就彻底被西太平洋“囚笼”罩住。

昂山素季生于缅甸仰光,1988年9月,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成立,昂山素季担任总书记。1990年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的胜利,但选举结果被军政府作废。其后21年间她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于其寓所中长达15年,在2010年11月13日终于获释。1990年获得萨哈罗夫奖,翌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作为一个曾被长期单独软禁、压制多年的领袖,昂山素季能够主持缅甸的民主过渡,成为该国实际上的统治者,而1991年被授予西方政治寓意浓厚的诺贝尔和平奖这一荣誉,更是让她成为典型的和平抵制军政府统治的象征。

这是西方支持她的表面上的原因,而实质性原因是,昂山素季是作为在西方接受高等教育并且嫁给白人的缅甸人,她接受西方的那一套虚有其表的民主自由的政治理念,而且是在缅甸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当然西方在这个过程之中给予了她相当多的帮助)。

多年以来,西方社会一直希望以通过昂山素季给民众洗脑的方式控制缅甸社会,并担心他们所“培养”的昂山素季被其他人所代替。正是基于这一原因,2012年时,对于成千上万的孟加拉族裔人被从他们在缅甸的定居点赶出,而昂山素季选择不发声时,西方社会是拒绝谴责她的。西方除了要通过她在缅甸建立一个亲西方的政府以完成对中国的封堵以外,还蕴含着给中国国内的自由派树立一个榜样的考虑。而昂山素季受到的洗脑促使她一直来自觉不自觉地按照西方的意图去改变缅甸的社会,在她实际上控制缅甸的权力之前,她是西方心目中的在缅甸的比较理想的代理人。

于是,前些年,在公知鼓吹西方虚伪的民主思潮甚嚣尘上的时候,在国内的网络空间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以昂山素季的照片作为背景的有她的所谓的“民主言论”的图片,某些人把她捧成了缅甸的“自由女神”。

三、昂山素季在中国问题上让西方失望了,于是西方就以罗兴亚人问题作为借口开始打压她,于是她从人变成了“鬼”。

就像当年曾经配合西方瓦解苏联的叶利钦掌握权力以后慢慢让西方失望一样,昂山素季实际上控制缅甸权力以后,出于缅甸的国家利益考虑而没有在中国问题上完全听从西方的摆布,于是西方对她失望了。

2013年,昂山素季宣布竞选缅甸总统。2015年11月8日,领导民盟再次在缅甸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2015年6月10日至14日,昂山素季作为缅甸联邦共和国国务资政,应中共邀请访华。

2015年,当昂山素季率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大选之时,人们对她期待甚高,她也承诺政府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族群冲突问题,推进和平进程。然而大选后,政府却依然延续以往对罗兴亚人的政策,拒绝使用“罗兴亚”这一名称,这表明其并不承认罗兴亚人作为缅甸官方认可的公民。至此,西方国家开始挑剔昂山季素执政在人权上的无所作为,反对之声开始鼓噪。

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而实质性原因是,近年来,中缅两国友好关系持续稳步发展,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不断深化,这让以孤立围困中国为目的的美国和西方国家如坐针毡。

2011年5月,时任缅甸总统登盛访华,双方决定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登盛在总统任内共7次来华,3次为国事访问。

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尼出席亚非领导人会议和万隆会议6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会见登盛总统(时任)。5月,杨晶国务委员访问缅甸。6月,应中国共产党邀请,昂山素季以民盟党主席身份率民盟代表团首次访华。9月,登盛总统(时任)来华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

2016年3月,赛茂康副总统(时任)应邀来华出席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和博鳌亚洲论坛年会。

缅新政府成立后,2016年4月,王毅外长访缅。7月,李克强总理在乌兰巴托出席第11届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会见廷觉总统,王毅外长在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会见缅甸外长昂山素季。8月,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访华。9月,张高丽副总理会见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的缅甸副总统敏瑞,国务委员郭声琨赴缅主持第五次中缅执法安全合作会议。10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期间会见昂山素季国务资政。11月,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赴缅同缅方共同主持中缅外交国防22高级别磋商首次会议。

西方苦心经营的一个局,就这样被破了,被西方寄予厚望的昂山素季实际上掌握权力以后,竟然不完全按照西方的剧本演出,甚至向中国靠拢,这是西方不能容忍的,于是不得不开始将她妖魔化,一方面作为对她不听西方的话的惩罚,另外一方面是以儆效尤。

昂山素季就是这样因为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选举以后没有完全按照西方的旨意奉行坚决反华政策而开始被从“神”变成“鬼”。

四、在“罗兴亚人”问题上,昂山素季有过错吗?

平心而论,在“罗兴亚人”问题上,缅甸政府也许能够处理得好些,但是这不是西方跟昂山素季翻脸的本质原因。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川普访华一说法变了 暗示什么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