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战略错误与中俄的机遇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10-01 19:47:02

伊拉克中央政府跟库尔德人武装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同时在叙利亚,因为俄叙联军,已经跨越幼发拉底河,跟美国和库尔德人发生正面军事冲突,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美国必然要公开站队,美国的立场就明了,也就到了土耳其和伊拉克跟美国公开撕破脸的时候了。

伊拉克的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吸引了世界的关注。公投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百分之九十三的人支持独立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独立建国是库尔德人早就有的梦想,但是如同以前的坎坷,这次伊拉克库尔德人想成立一个独立国家也并非坦途。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这一行为,正在引起中东地区地缘板块的大地震。

想在现有的国家版图内部,独立出一个国家来,并非易事,非有大国力量支持绝无可能。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这次独立公投,公开支持的是以色列,暗中支持的是美国。正是因为有美国的实际支持,伊拉克库尔德人,才有了底气。

想通过当年制造以色列的方式,再造一个听命于自己的国家,这是美国的美好设想,可以起到一石多鸟的效果:削弱和牵制什叶派执政的国家、防止防止“什叶派之弧”的成型,保证石油美元的中东安全框架不出问题、更加坚固。

但美国此时祭出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这样一个大杀器,并不能说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导权很稳固,恰恰相反,支持库尔德人建国,原因是美国在中东地区遇到了战略上的困境,结果是美国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困境。

美国今天在中东地区的被动,直接原因是因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反恐行动,让美国通过IS极端恐怖实力,实现颠覆巴沙尔政权的计划正在走向彻底的破产,但更深层的原因,是美国这些年来一系列的战略失误堆砌而成,给了中俄战略进取中东的空间。

美国的第一个重大战略失误,是打了伊拉克战争,把萨达姆的逊尼派政权赶下台。然后美国输出的所谓民主模式,让什叶派人口占据多数的伊拉克,轻松的变成一个什叶派为主执政的国家,让伊朗身边少了一个强敌,多了一个战友。

本来萨达姆为首的逊尼派政治力量执掌伊拉克政权,让伊拉克成为什叶派走廊最大的一个障碍,萨达姆在的时候,伊朗的影响力被伊拉克阻隔在伊朗高原,是美国自己辛辛苦苦,出钱出人,帮伊朗搬掉了这个最大的绊脚石。

伊拉克的变局,让伊朗在理论上有可能贯通从伊朗到叙利亚的“什叶派之弧”贯通,不仅仅让中东地区的逊尼派对什叶派的优势遭到消解,要给美国的中东安全框架制造了一个潜在的威胁。当俄罗斯的力量出现在叙利亚,这种潜在的危机就正在变成现实的威胁。

在中俄介入之前,伊拉克战争最大的赢家是伊朗,在中俄介入之后,最大的赢家有可能变成中俄,但美国始终是最大的输家。第一个扣子扣错了位置。那么其他的扣子也会跟着错。在伊拉克犯了这个重大战略错误。让美国不得不犯第二、第三个错误。

因为伊拉克的变色,美国就开始担心“什叶派之弧”的成型。美国无法再把什叶派上台的伊拉克变回逊尼派执政的国家,就想把什叶派执政的叙利亚。变成逊尼派执政的国家,因为叙利亚跟伊拉克刚好相反,是逊尼派人口占多数。如果美国这个颜色变换成功。那么什叶派走廊的西部端口,就被封死了。这样就可以,伊朗的影响力还是不能抵达地中海沿岸。因为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用兵,美国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已经无力直接出兵,就只能采取代理人的方式。实现叙利亚的政权更迭。成功的解决利比亚之后,美国想把利比亚的模式在叙利亚身上再复制一次。因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跟利比亚的政治反对派一样无能,所以美国就和瓦哈比执政的沙特阿拉伯再次联手,通过意识形态同样是瓦哈比教派的伊斯兰极端恐怖势力IS来达到目的。IS一直在逊尼派执政的国家搞事,基本做到了美国哪里需要哪里搬,战略指向明确,服务对象明确。

因为IS倒行逆施引起了世界的愤怒,给俄罗斯举起反恐的旗帜,军事进军叙利亚提供了合法性机会。随着俄罗斯的强烈介入,叙利亚的形势逆转,巴沙尔政府军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的大部分国土。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三个什叶派执政的国家,通过反恐,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目前,美国已经无法通过利比亚的模式达到目的,反而因为俄罗斯(背后还有中国的支持)出现在卧榻之侧,威胁着美国石油美元的安全。美国为了达到战略目的不惜采取支持极端恐怖主义当代理人的手段,正在面对可耻的失败。美国第二个战略失误,给美国造成了战略上和道义上的全面被动。

在美国做出的第二个战略失误期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失误。2016年土耳其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被挫败后,土耳其劳动和社保部部长公开指责美国推动政变。美国在政变中发挥了什么作用,迄今还没有定论,但是美国和土耳其的关系从此发生了化学反应,转向微妙。而美国把库尔德人当成棋子,更会让土耳其对美国充满猜忌。

因为第二个战略失误,美国不得不做出第三个:支持库尔德人公投建国。美国虽然想通过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方式在什叶派阵营打下一个楔子。美国已经通过以色列这个楔子,基本驯服了中东的逊尼派国家,如果库尔德人建国成功,就可以通过库尔德人的国家逼迫什叶派国家就范。这个算盘打的很美妙,但想象虽然美好,现实却很骨感。因为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不仅动了三个什叶派国家的核心利益,而且也牵动了土耳其的敏感神经,很可能此举不但会让三个什叶派执政的国家更加抱团,还会让土耳其从自己的盟友变成自己的对手。土耳其联通欧亚,其战略位置,对于美国在中东的安全架构,至关重要。这四个国家如果联手打压库尔德人,会再次发生不利于美国的力量变化。而中国和俄罗斯势必会抓住这个机会,和这四个国家,站在一起。中俄的力量加上这四个国家的力量,已经可以跟美国、以色列和逊尼派联合的力量抗衡。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印度豪华列车开通竟称比中国高铁强太多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