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幼发拉底河边种下的罪恶之花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9-28 21:35:41

库尔德建国,以践行数百年独立梦想为名,裹挟血雨腥风如期降临幼发拉底河流域,多灾多难的中东再度陷入远超叙利亚内战规模的战争风云,其搅动起来的地缘政治冲击波正在不断向中东甚至全球扩散。面对库尔德建国,两伊土叙等国重兵集结、严阵以待,如此四面楚歌中,是谁激活了库尔德建国梦?再度开启了中东绞肉机意欲何为?背后各方的战略布局与应对又是如何?血饮将在本文中为大家作深度解析。

库尔德建国问题由来已久,但从历史角度而言,目前绝非库尔德建国的最好时机。就库尔德建国的外部环境而言,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在两次海湾战争中的失败无疑是库尔德建国的绝佳时机,即便错过,ISIS肆虐伊拉克叙利亚、差点儿赶叙利亚政府军下海的2015年9月前后也是建国的不错选择。为什么库尔德不选择在最有利的时候建国,而要等到多国环伺的现在呢?总所周知,库尔德建国的幕后势力是美国、以色列,解析库尔德为何在此时建国就必须从美以的战略意图入手。

由库尔德建国时机选择可知,以民族情怀为名的“建国梦”并非基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合理判断而做出的最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其实质不过是配合美以的战略布局而已。所以说库尔德建国不是为了民族独立自由,而是甘愿被西方利用,充当了美以背后资本集团的棋子,而今再度重燃数百年以来的建国梦亦难逃沦为炮灰的命运。

美国中东战略的核心是操控石油定价权,而库尔德建国一直排在美国战略选项的第三位,前面两个分别是颠覆叙利亚和控制土耳其。此时启动库尔德建国,无非是前面两个选项都失败了,美国别无选择,只能扶持库尔德建国,希望借此完成中东战略的大翻盘。下面我们先来分析下美国的中东战略演变。

首先,美国要在中东地区控制石油定价权,代价最小成功率最高的方案并非支持库尔德建国。想要控制中东地区石油定价权,只要控制该地区石油管线的走向即可,而具有石油管线集中、联通四海(黑海、地中海、里海、波斯湾)战略位置并有潜质成为中东石油阀门的国家和地区只有三个,分别是叙利亚、土耳其以及库尔德地区。在美国整体实力衰退的情况下,相对于直接出兵,利用恐怖组织和反对派颠覆叙利亚政府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选项,最有效的工具有两个,一是叙利亚反对派,二是ISIS和HTS等恐怖组织。反正反对派和ISIS恐怖组织的资金是沙特等冤大头出的。

其战略构想的第一步,利用这两个工具推翻巴沙尔政权,实现对叙利亚的政治颠覆,打通逊尼派管线,控制整个中东地区石油生产和输出,进而牢牢地将石油定价权捏在手里。从下面的2015年9月底的叙利亚战场形势图可知,当时的ISIS与反对派几乎完全控制叙利亚石油产地和油气管线战略节点。

这一战略图谋被后续的俄罗斯出兵叙利亚、中国军事顾问团介入成功阻断。从阿勒颇解放到夺回大马士革、帕尔米拉、霍姆斯、代尔祖尔,配合伊拉克政府军和PMU的联合行动,目前ISIS在中东地区的覆灭已成定局。

同时,俄土伊叙与叙利亚反对派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展开六次和谈,已经建立多个冲突降级区,有效解决了区分反对派与恐怖组织的技术性问题。随着冲突降级区建立,反对派与叙利亚政府军在叙西部冲突全面停止,并开始共同打击恐怖组织ISIS和HTS。对美国而言,不能撕咬巴沙尔的反对派就等于是废物,所以特朗普政府才会停止对反对派的支持,英国也从约旦边界的坦夫山地区反对派训练营中撤出训练人员。也就是说,中俄主导下的叙利亚政策和军事行动已经成功分化瓦解了反对派、即将消灭ISIS,在叙利亚问题上取得了重大胜利。

下面我们来说下位居美国中东战略第二序位的土耳其,其实只要土耳其配合西方,从库尔德控制区扩建石油管道直达土耳其地中海港口杰伊汉,土耳其再与盟友阿塞拜疆联合修建从里海巴库到土耳其的直达欧洲的油气管线,就可以重新打造石油阀门,取代叙利亚的四海战略位置。但美国长期利用库尔德问题牵制土耳其,而库尔德独立运动严重损害土耳其领土主权完整,这种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在俄叙联军拿下阿勒颇以后,西方承诺给予土耳其的石油管道利益完全落空,此时中俄不仅将土耳其拉进什叶派管道规划中,还由中国为其提供金融盾牌,最终促使土耳其反水。继美以的叙利亚战略和土耳其战略接连失利后,什叶派和逊尼派在中国的撮合下已经显示出联合共同对付以色列的趋势。以色列是美国中东战略的定海神针,它的动摇也就是美国中东战略的动摇。金融角度而言,美元霸权的祖坟就在中东,如果不能遏制这种发展势头,美元金融殖民帝国的瓦解必将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美国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所以,美国开始将目光转向支持库尔德建国,妄图以此为切入点谋求彻底翻盘。也就是说,此时支持库尔德公投建国,美国已经别无选择。

从库尔德建国的战略动机而言,其建国规划应该会分为三个步骤,其中公投只是第一步,建国是第二步,不断向外扩张是第三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这个套路可以参考下以色列建国以后的扩张路径。但是,主要依靠石油收入为主的库尔德有个致命的问题,他们没有自己控制的石油出海口,一旦石油出口被切断的话,其连生存都是问题。

所以,库尔德建国以后必然进行扩张,至于扩张方向,大致是这样的:库尔德建国后大概率分别向四海(地中海、波斯湾、黑海、里海)地区渗透,地中海方向,与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内与美以沙特支持的HTS勾结,配合库尔德工人党在阿芙琳地区的渗透,打通通往地中海沿岸出口;波斯湾方向,目前沙特以色列美国合谋肢解伊拉克,利用该地区混乱配合库尔德武装南下,打通去往波斯湾沿岸出海口;串联怂恿土耳其境内库尔德人独立,直接将土耳其东南部撕裂出去,与黑海东南部沿岸的格鲁吉亚配合,搅乱黑海沿岸;与美国支持的格鲁吉亚联合,从亚美尼亚西部地区截断黑海油气资源经土耳其出口欧洲路径,同时染指里海油气资源。

另一方面,现有库尔德控制区一旦建国成功,将与沙特、以色列这个犹太-瓦哈比联盟构成新的战略铁三角。因为伊拉克政府与土耳其对库尔德建国的强烈反对,目前库尔德控制的基尔库克-杰伊汉油气管线将面临被关闭的风险(9月25号,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威胁将切断该条石油管线),如果伊拉克中央政府也切断库尔德石油通过波斯湾对外出口管线的话,那么库尔德人的财政将会陷入困境。

石油出口被封杀,库尔德要想寻求突破的话,就只能与以色列和沙特合作,修建从基尔库克到伊拉克和叙利亚边界的坦夫山地区,直接撕裂伊拉克中部地区,然后经约旦到以色列海法的石油管线。沙特再修建通往约旦境内的油气管线,与基尔库克-海法管线对接。打造一个绕过叙利亚的新石油输出管线。借助以色列和沙特的战略协作,库尔德才能实现石油出口的突破。

沙特在叙利亚、也门满盘皆输的情况下,妄想通过与美国联合重新夺回石油定价权是可以理解的。那么,以色列与库尔德建国又是怎么勾结的呢?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概念,库尔德犹太人。在犹太国家灭亡以后,大量的犹太人迁移到库尔德地区,与库尔德人混居形成了库尔德犹太人。

犹太复国主义兴起以后,部分库尔德犹太人也参与其中,为以色列建国和历次中东战争中出力,库尔德“总统”巴尔扎尼就是伊拉克库尔德犹太人(以色列人),迄今为止他们的数量大约为20万,主要居住在以色列境内。应巴尔扎尼邀请,目前正有20万库尔德犹太人从以色列返回伊拉克;作为交换条件,巴尔扎尼答应给予以色列“承诺的土地”。众所周知,以色列是全民皆兵,这20万库尔德犹太人的加入无疑将极大地强化库尔德人战斗力。同时,实力提升的库尔德也无疑将成为阻挡什叶派国家向以色列家门口扩张的缓冲区。正是有了这些历史联系和实质利益交换,以色列才成为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公然支持库尔德建国的国家。

一旦库尔德建国成功,以色列将会如约获得一块其能够影响和控制的“飞地”,这样不仅实现了以色列与库尔德的全面利益捆绑,还为以色列直接干预库尔德问题、对抗什叶派提供抓手。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其战略目标一直就是占领包括黎巴嫩、叙利亚在内的大以色列地区(迦南国),这个范围其实才是犹太复国主义者真正想要完全控制的地区。也就是说,以色列通过支持库尔德建国,顺带也实现了犹太复国主义在中东的扩张。事实上,库尔德旗下最大的油田基尔库克已经被犹太罗斯柴尔德家族和高盛集团实际控制,一旦基尔库克到以色列海法的石油管道联通,则会实现库尔德和以色列经济金融利益的全面深度捆绑,无异于在中东再造一个新的以色列。

目前的美国中东战略,一方面利用犹太复国主义将库尔德与以色列串联起来,另一方面通过犹太-瓦哈比联盟将以色列和沙特串联起来,试图在中东地区构建一个利益深度融合的战略铁三角,这个战略集团将迥异于美以的特殊军事关系,也将不同于北约框架下的军事联盟。

那么,这个美国主导的战略联盟背景下的库尔德建国对中俄有什么重大影响呢?

首先,库尔德建国一旦成功,则中国一带一路南线将被斩断。古代丝绸之路主要通过阿富汗、伊朗、土耳其进入欧洲,而目前美国已经驻军阿富汗,库尔德建国再削弱土耳其,并与格鲁吉亚配合的话,就能够堵死中国一带一路南线通道了。同时,库尔德建国就将阻断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的什叶派管线修建,作为中国在该地区最大盟友的伊朗石油出口就只能依靠海运,在美国第五舰队能够随时封锁波斯湾的情况下,其石油出口等于被美国控制。假设库尔德建国后再配合美国围攻伊朗,等于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大幅折损。

另外,中国目前已经斡旋构建了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联盟雏形,若这个联盟成型将有效防御美以的碎片化中东战略,所以,此时横空出世的库尔德建国问题也是为了对冲中俄主导下的这一中东新联盟。

其次,俄罗斯尚未对库尔德建国问题公开表态,不过,没公然表态只是因为俄罗斯在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克里米亚公投问题上持支持立场,此时表态有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风险,但沉默不等于认可。一旦库尔德建国成功,将会取代叙利亚四海战略位置,则中俄在叙利亚长达6年的经营也就功亏一篑了。同时,不服输的格鲁吉亚也会配合库尔德锁死俄罗斯的里海天然气出口欧洲的中线管线通道。

另一方面,美以主导下的库尔德一旦完成从地中海向欧洲的油气管线铺设,结合中东地区大量的油气储量分析,不难看出俄罗斯乌克兰管线和北溪管线利益将大幅下降,欧洲对俄罗斯的依赖也将大幅降低,甚至乌克兰管线被掐断的可能性也会急剧上升。这对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俄罗斯来说,无异于被掐死了经济命脉。

目前部分国内媒体报道中,明确支持库尔德建国,这不仅与严重背离了中国的中东政策,也根本背离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立场是维护二战的战后国际秩序和联合国宪章,支持库尔德建国明显违反国际法相关规定。国际法从未规定单一民族就必然应该独立成为一个国家,你可以有独立的意愿,但是你没有破坏已划定国家地理疆域的资格,民族独立从来不是撕裂主权国家的理由。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大军阀竟安葬八宝山:两件事让其名垂青史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