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缅甸若开邦冲突核心区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9-27 19:19:52

在缅甸若开邦首府实兑郊区的德各披难民营地,生活着上万名罗兴亚人。图为该难民营中的孩子在玩石子游戏。孙广勇/摄

【本报赴缅甸特派记者孙广勇】正处于舆论焦点中的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与孟加拉国接壤。若开邦人口不到300万,主要生活着两大族群:信奉佛教的若开族,约占2/3;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缅甸人称“宾格利人”,意指来自邻国孟加拉国的人),约占1/3强。在英国殖民时期埋下的矛盾种子,让这两大族群长期不和。自8月底若开邦30多处警察局和哨所遭到恐怖分子袭击以来,执政一年半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政府迎来一场最为严重的危机。《》记者9月21日至23日到缅甸若开邦采访,并走进冲突的核心区域。若开邦紧张局势目前看已得到缓解,但深层矛盾在短时间内仍难以找到彻底解决的良方,当地各族百姓还是希望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

缅甸官员:你的安全问题就只能靠拜佛了

若开邦首府实兑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进入缅甸西部的门户,它面向孟加拉湾,有一个很大的港口。实兑距离中缅油气管道起点皎漂仅200公里,而此前在皎漂也发生过罗兴亚人和若开族的冲突。

《》记者乘飞机从缅甸首都内比都抵达实兑时,晚霞映衬着缅甸国家航空公司班机银白色的机身,显得十分美丽。但机场出口处,几位身穿白色制服的移民局警察和墙上贴着的政府通缉参与8月25日恐怖袭击的嫌疑犯的照片告诉记者,这里仍存在着很多危险。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宣布策划了这起造成数十人伤亡的恐袭。缅甸移民局官员耶昂告诉记者:“每天出、入实兑机场的外国人分别有10人左右,大多是国际组织工作人员,来采访的记者很少,所有人员都要登记,以发现来自敏感国家和地区的人员。”缅甸卫生与体育部一位官员提醒记者:“如果你一个人去罗兴亚人聚居区,安全问题就只能靠拜佛了。”

实兑市离若开邦冲突的中心地区孟都和布迪当只有100多公里,因此市区内到处可见闪着警灯的警车和重要建筑前全副武装的警察。9月22日凌晨5时30分,记者从实兑码头乘包租的快艇前往布迪当,130多公里的水路走了两个小时,而普通客船至少要5个小时。江面上偶尔能看到从布迪当方向开来的木船,船上坐满了人、堆着锅碗瓢盆,基本上是从孟都、布迪当逃离的村民。

快艇到布迪当码头时,《》记者看到联合国难民署的牌子,据了解,孟都地区平时就有联合国及其他组织对罗兴亚人提供救助。码头上有缅方警察局,港口内停着几艘警方快艇,远处江面上还有一艘海军舰艇。记者刚上岸,前来提供全程保护的布迪当警察就迎上来。警察昂吞告诉记者:“我一年前调到布迪当,执勤时看到激烈的民族对抗,心里十分难过。”

罗兴亚人:我们希望和平,不要冲突

热闹的集市让布迪当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但就在《》记者离开不久,当地一座清真寺发生爆炸,按照缅甸国防军总司令的说法,是罗兴亚武装分子埋了“自制地雷”。穿过布迪当镇,记者沿盘山公路前往孟都,30多公里的道路颠簸了近一个小时。一路上,可见缅甸警方在山岗和桥头搭建的哨所。开车的司机告诉记者,8月25日袭击后的第二天,他驾驶汽车在这条路上遇到简易炸弹,前轮胎被彻底炸坏。

进入孟都不久,道路两边被烧毁的村庄越来越多,既有罗兴亚人的村庄,也有若开族、印度裔的村庄。不少当地人用竹子搭建的棚屋被烧得一干二净,地面上只剩下乌黑的木炭。少数砖瓦房屋也只剩下断壁残垣。孟都镇上大部分是若开族,部分商店仍在营业,一些人坐在竹棚下吃饭喝茶,街上不时经过的军人和警察提醒大家这里是每天晚上6时到次日早晨6时实行宵禁的危险地区。

整个孟都地区罗兴亚人有70万左右,占当地人口的90%以上。孟都镇有9个主要的罗兴亚人村落,每个村落约2万人,加上镇上的罗兴亚人,约有20万罗兴亚人。孟都县副县长吴耶突是若开族人,他告诉《》记者,若开冲突发生后,罗兴亚人中有一半继续生活在孟都,有约35%逃往孟加拉国,另有约15%转移到其他村落或山里。至于当地生活的不到2万人的其他民族居民,有4000多人逃往实兑、皎漂等地,另有一些人进入难民营避难。吴耶突说,政府有能力实现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县政府工作人员正在联系那些逃离的人,希望他们能早日回来。

一个多月来,逃至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数量众说不一,缅方估计的10多万人与外界说的40多万有很大出入。面对记者的提问,吴耶突显得很自信:“政府有没有限制罗兴亚人的活动,你们可以在采访中直接问罗兴亚人,相信会得到答案。”在罗兴亚人生活的孟都镇妙玛卡尼丹村,记者看到有人在卖食品和蔬菜,还有提着公鸡叫卖的孩子。村里有约8000人,不少人已在这里生活几十年,他们在这次冲突中没有受到波及。

出了妙玛卡尼丹村,就是缅甸与孟加拉国接壤的边界,记者看到河口处有缅方的边境检查站,河口外的海面上扎着一排篱笆,篱笆外就是孟加拉国。除从水路逃往孟加拉国外,更多的难民是从相接壤的陆路逃离孟都。缅孟边境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罗兴亚人村落芮沙村,生活着上万罗兴亚人。一位50多岁的罗兴亚老者拿出两张证件告诉记者:“一张是1982年缅甸政府发放的身份证明,一张是2009年发放的,但后来很多人的证件被到期收回,目前很多人都没有证件,前往其他地区只能去移民局开证明。”这位老者告诉记者:“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像今年发生的冲突在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之前,罗兴亚人同若开族人相处得还算融洽。今年的冲突使两个族群之间的隔膜比以前多了。”当记者问罗兴亚人和若开族今后关系会怎样时,老人沉默不语。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国产航母消磁才能海试:钢材质量不如俄?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