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已箭在弦上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9-13 19:45:58

2017年的9月,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9月,因为在这一个月里不仅有朝鲜的核试验、德国的议会选举,更有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的美联储缩表计划公布。

相较于以往那N次美联储FOMC会议,在这一次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将会就是否正式实施缩表计划做出表态,因而显得格外重要。其原因就在于这一计划将彻底影响全球政治与金融新格局的走向,由此带来的冲击,无疑将又一次搅动了全球资本市场那一根本已无比脆弱的神经,从而引发全球的强烈关注。

当美联储一旦正式开启缩表之际,同时也就预示着,中国与整个西方既得利益集团势力之间一场空前绝后的金融资本争夺大厮杀也将因此展开。成者将成为之后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规则制定者,而败者将永无翻身之日,并一步步走向衰落直至最后灭亡。

在本次美联储FOMC会议上,美联储虽然不会就现在的基准利率做出任何行动或调整,但对于是否会正式实施缩表计划的可能性却是众说纷纭,甚至一度传出其可能性高于90%,一旦决定正式开始执行这个计划,其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通货紧缩这一股滔天巨浪或将因此在全球金融资本市场卷起!

那么在美元指数即将跌至90之际,而美国内的通胀率仍不足2%的情况下,这一计划被执行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一下美联储的之所以推出这一计划的背景与目的。

众所周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手中一把用来剪世界财富的锋利剪刀,为了达到掠夺世界财富的目的,美联储可谓是为美国既得利益集团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2008年之前,美联储依靠手中所掌握的美元霸权,运用其宽松→紧缩→再宽松→再紧缩→…不断循环的货币政策完成了一轮又一轮剪全球经济羊毛的过程,让全球资本市场血流成河的同时,却为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攫取了天量的世界财富。

然而,这一情况在2009年美联储开启三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QE总规模达到空前的4.47万亿美元之后,却面临着失灵的窘境。其原因就在于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事到如今中国早已取代美国成为了最受国际资本青睐的投资目的地。

再看美联储,虽然自2014年10月美联储就宣布了停止购买美元债券,回归恢复基准利率正常化的轨道之上,美联储正式也因此进入了加息的预期通道,然而这条通道走的并不是那么顺利,其加息进程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后推迟就很能说明问题。

从2015年12月美联储宣布正式加息以来,距今虽然已历时近两年左右的时间,然而其加息次数仅为4次,其基准利率也仅从原来的0-0.25%上行到了现在1%-1.25%而已的水平。可以这样说,美联储虽然早已经进入了加息预期通道,然而并没有达到以此促使美元资本回流的目的。这也使得原来通过制造加息预期对国际金融资本市场施加影响力的效果大大折扣,长期滞留于海外的美元资本由于美联储加息的力度过小、决心不足,也渐渐对加息失去兴趣,以至于所谓的美元资本回流成为了境中之月,水中之花。

很显然,这一情况对美国既得利益集团而言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因为这一情况一旦持续下去也就预示着,轻则这将会影响美联储全球剪羊毛的战略落空,重则甚至将出现最为灾难性的后果→美元金融霸权的彻底崩溃。美元资本回流在现在为何显得如此紧要呢,对此我们不妨先看看2017年8月16日美联储所公布的一组数据。

美联储:继今年较早时超过金融危机前水平后,美国二季度家庭负债再创新高,主要是由于抵押贷款、汽车与信用卡贷款的小幅上升,以及信用卡逾期还款率的大幅上升。纽约联储周二公布的报告显示,二季度美国家庭负债总额达12.84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5520亿美元。拖欠债务占比为4.8%,与一季度持平,但信用卡债务逾期还款率显著上升。目前美国家庭负债比2007至2009年金融危机和深度衰退时高出约14%。二季度的负债中,8.69万亿美元是抵押贷款债务,较去年同期增加3290亿美元。学生贷款债务为1.34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50亿美元。汽车贷款债务为1.19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550亿美元。

根据以上数据分析,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家庭和个人面临极其严重的债务问题,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将爆发严重的信贷危机。然而更为可怕的还不止这个,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问题也同样成为困扰其自身的老大难问题。自阿富汗战争开始以来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就一直在不断的增加,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8日,美国联邦政府拖欠债务总额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新高→20162176797904美元。自今年3月重新设定债务上限以来,美国财政部使用各种“非常措施”,努力将债务控制在19.84万亿美元以下。但上周五,特朗普签署法律,暂停执行这一债务上限直至12月8日。这意味着财政部在这之前可以自由借款,由此导致了美国政府债务在一天内暴增了约3170亿美元,美国债务一举突破20万亿美元大关。

因此,在债务违约这一全球资本市场的灰犀牛事件即将临近之际,如何偿还这数十万亿美元债务的问题,在时间上也就越发显得紧迫起来。对于美国政府而言这不仅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同时也是一个极其巨大的考验。留绐美国政府和金融资本既得利益集团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启动缩表加快美元资本的回流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为了促使美元资本回流,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可谓没有少花功夫,而要想达到这一目标,除了要剪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的羊毛之外,还必须剪掉除美国之外的全球两大资本聚集区欧元区与亚太地区的羊毛。除了要积极调整自己的金融策略,制造加息预期之外,美国既得利益集团还要不断的挑起各式各样的恐怖袭击、制造金融黑天鹅事件以及加剧地区军事对抗等方式来恶化全球的投资环境。从时间上来看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所采用的策略,主要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2015年起至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止,此阶段所采用的方式比较传统,而在这一阶段美元指数的表现也相对比较强势。在这一阶段对欧洲所采用的策略主要是通过一系列诸如制造希腊债务危机、加剧俄欧紧张关系以及在欧盟制造不定期、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以及英国脱欧等方式来达到国际资本撤离欧洲的目的。而在中国周边,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也在用着几乎同样的办法来恶化中国及中国周边的投资环境。比如挑起中日争端、南海紧张局势、中印边境对峙以及下调中国资本市场信用评级等方式来达到此目的。

虽然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在全球所使用的方法基本相同,但效果却有着天壤之别。在欧洲方面,从资本外流所取得的效果这个方面来看,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的,比如英国的投欧公投就达到了让部分欧洲资本流进美国本土的目的。在其它地区更是硕果累累,斩获颇丰。然而,当把这一策略用来对付中国时,不但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反而还处于一种十分被动的局面,甚至自己在其它地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取得的成果,却在无形之中却为中国做了嫁衣,使中国获益匪浅。

如果说仅仅中国只是顺便捡了个便宜倒也没啥,可要命的还在于中国经济的亮丽表现吸引了大量的国际资本,从而对美联储的加息构成了强烈的干扰。使得美联储在第一阶段所做的全部努力几乎全化为了无用之功,因此,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既得利益集团不得改变其原来策略,转而执行第二阶段的策略。

第二阶段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至今,与第一阶段所采用的传统方式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而美元指数的表现在这一阶段也十分的弱势。需要指出的是,这一阶段最大的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美联储开启了隐形QE的方式,而最能说明这一问题的莫过于美国股市上涨与美元指数的下滑。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中美俄对朝谈判细节曝光:直到表决前夜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