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峰:一个红色经济间谍毁灭了国民党政府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7-17 19:24:38

前几天正在知乎上刷屏,有个问题跳进了笔者的首页,“冀朝鼎的具体措施是怎样的,能瞒过宋子文,却对国民党造成巨大冲击?”冀朝鼎先生笔者从前略有耳闻,不过要承认,是因为他的弟弟冀朝铸先生有“中国红墙第一翻译”的美称,几乎参与了上世纪50-70年代所有中国最重要的外交活动。由此了解到冀先生兄弟都是才华横溢的一代英杰,冀朝鼎先生早逝前已经有了“新中国最干练的经济学家”的声誉。


可进入问题后,什么鬼?居然有人在声称,冀朝鼎要为抗战和之后内战时期,国统区金融混乱、超级通胀等等经济灾难负责?!随即又查了一下,笔者吃惊地发现,使用“冀朝鼎”为关键词,竟然可以找到铺天盖地“祸国殃民的经济学家”“中共卧底推动发行金元券”之类的消息。大多言之凿凿地声称,国民党统治晚期,包括发行金元券在内的一系列疯狂劫掠人民财富的经济和金融政策,都是冀朝鼎在背后操纵的。甚至有人进一步“神秘透露”,冀朝鼎的这些行动,是与潜伏在美国政府高层的苏联间谍默契配合,才获得了“完全的成功”。

 

 

 

冀朝鼎


笔者原本对金元券币制改革的大致始末就有所了解,至少可以肯定,在设计、推动发行金元券的主要人物里,从来没有冀朝鼎的身影。搜索到的传言、查阅到的资料越多,笔者越清楚的感到,这是一个有明确来源、经过精心剪辑编排的谣言,目的明显是要将国民党统治晚期最失民心的一些政策,嫁祸到“中共秘密地下组织”头上。这个谣言已经流毒甚广,甚至一些主流媒体网站上,也信以为真的加以转载。这让笔者觉得非常有必要,以严肃的历史考证态度,正本清源的把问题了解清楚,分析明白。


生平、功业与黑锅


冀朝鼎,1903年生人,青年时参加五四运动,1927加入中共,后赴美国留学,抗战期间通过著名银行家陈光甫,进入了国民党政府的财金系统。在抗战晚期和内战时期,在国府中央银行内担任要职,建国后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国银行副董事长、中国贸促会副主席等职,1963年因病逝世。追悼会上周恩来总理亲自出席,给予了冀朝鼎一生以极高的评价。不料,现在居然这一点也被有人拿来作文章,当做冀朝鼎“潜伏时破坏国府经济,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的证据。

 

 


冀朝鼎对中共有重要贡献吗?


显然有,当然有。


不过,并不是什么潜伏在国府内部,搞阴谋献毒计,破坏国统区的经济。他的主要贡献,建国前应该是向中共中央提供国民党政府金融和财政状况的内部真实统计数据,从而让中共能够更加准确及时的判断国民党政府的战争潜力。同时,他利用自己的公开身份,做了许多类似掩护同志、提供经费的工作,在胜利前夕又参与劝说国民党高官(主要对象是傅作义)起义。


而在建国后,冀朝鼎虽然名义职务不算很高,但却是新中国对外开展经贸交流、探索外交突破,尽力打破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封锁和孤立的核心人物之一。是新中国早期对外经贸和民间交流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主持与11国签定了外贸协定,并开创了与英国、日本等西方国家进行民间贸易的途径。在研究新中国早期对外经贸交流时,冀朝鼎是一个绕不开的重要角色。这些都是他1963年突然病逝后,哀荣备至的重要原因。


那么,“祸国殃民的经济学家”,教唆国府“与民争利”,推动发行金圆券,等等一大批国民党政府在大陆晚期的重要财政金融政策,是不是真是他出的主意呢?


笔者考证之后得到的结论是,全都是没有依据的谣言!没有一项真能和冀朝鼎扯上确实可信的关系。


笔者搜集统计了一下,截止目前,传闻中“冀朝鼎的阴谋毒计”主要有以下几桩:


进策“黄金购户存户六折还本,美金储蓄券不予兑现”,对抗战大后方的爱国民众背信弃义,进行了赤裸裸的劫掠。


抗战胜利后不久,提出以1法币兑换200“中储券”的比率收兑伪币,相当于对沦陷区人民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经济大抢劫。


怂恿宋子文抛售黄金,同时却又勾结美国政府内潜伏的苏联大间谍里•德克斯特·怀特(HarryDexter White),停运美国黄金来华,搞得法币贬值信用暴跌。


参与币制改革设计,推动发行金圆券“与民争利”,搞垮了国府最后一点信誉。


智商、派系、出身,反质疑的三板斧


实际上,只要加以具体考证,并不难发现冀朝鼎在以上事件中都没有什么参与,甚至他在其中的存在感都几乎找不到。根本没有可信的资料能证明,他是制订和决定这些政策的核心人物。唯一的史料来源——极可能也是这些谣言的最初源起——只有陈立夫在其回忆录《成败之鉴》中对他的大肆指控。但陈立夫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加以佐证,说明理由只有“冀朝鼎英文不错,可能投其(宋子文)所好。……专门替孔、宋出坏主意。”


这算什么理由?!算什么证明?!


冀朝鼎1941年回国后,先是担任中英美三国共同设立的平准(汇率)基金秘书长,1944年平准基金解散后,又出任中央银行外汇管理委员会主任。虽然都是国府金融系统内的要职,本人才干和操守也先后受到陈光甫、孔祥熙、宋子文等国府高层人士的器重和信任,但他的职务,以及实际的职权,都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国府财政及金融决策的核心,充其量只是孔、宋的顾问、参谋之一。


孔祥熙和宋子文不管身后的评价如何,必须承认个人才智都是人中翘楚,他们还是1934年“废两改元”和1935-1936年法币改革的主要领导者。亲身经历和操作过多次复杂的金融风潮流和货币改革的他们,说连基本的金融常识都不懂,被冀朝鼎用一些花言巧语就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是在污辱他们,以及整个国府财政金融系统所有人的智商了。哪怕冀朝鼎真的是那些政策的提议者(这里仅是假设如此),真正要对政策负责的还是宋子文、孔祥熙以至蒋介石等国民党政府的最高决策层。


此外,那些“黑锅”爆发的时间是1945-1948年间,而冀朝鼎在国府内部,属于身上打着烙印的“孔祥熙的人”。1944年取代孔祥熙掌握国府财金大权的宋子文,虽然和孔祥熙是关系很近的亲戚,但二人之间一直有“喻亮情结”,加上蒋介石一直利用二人的矛盾玩平衡术。所以在国民党内部,宋派和孔派的关系从来不睦。冀朝鼎作为公认的“孔派”,尽管宋子文相信他的操守、欣赏他的才干,仍然把他留在原来的职位上(也有一定程度上安抚孔派的意思),但绝不可能把冀引为自己真正的心腹,更不可能对他言听计从,倚为萧何张良。


陈立夫把黑锅扣到冀朝鼎头上,最可能的原因还是别无其它选择。冀朝鼎已是如今所知,国府财金系统里地位最高的中共潜伏人员了。黑锅不扣冀的头上,扣给别的共产党人就更说不通了。


这个推测并不是凭空而来的。就在同一本回忆录里(实际上,就在大骂冀朝鼎的下一小节),陈立夫大力推崇孔祥熙,认为“假如孔祥熙在抗战胜利后继续掌握财经,而不由宋子文接充,笔者们还不至来到台湾。”(《陈立夫回忆录:成败之鉴》P343)但如前已述,冀朝鼎和宋子文并没有特别亲近的联系,反倒是孔祥熙的亲信,对孔祥熙的影响力远超过对宋子文的。这点陈立夫是很清楚的,但他的态度明显透露出对此并不感到担忧。这与他大厮渲染冀朝鼎危害(国府)的严重性,似乎很不一致。

 

 

 

孔祥熙


初辨“黄金购户存户六折还本,美金储蓄券不予兑现”


所谓“黄金购户存户”,是抗战后期为了回笼黄金和法币,国府搞的一种特殊存款:


“黄金存款,以黄金存入,其存款不得少于十足纯金1市两,……到期后本息均以黄金付还。法币折合黄金存款,也是以十足纯金1市两为单位,一律以法币缴存……到期时,本金以黄金付还,其利息按照存入时的法币数额计算,以法币支付。(《中华民国货币史资料》第2辑,P423-424)……1944年9月13日国府公布《黄金存款及法币折合黄金存款办法公告》,开办黄金存款及法币折合黄金存款。……截止1945年5月22日,法币折合黄金存款一项,共收存黄金162.4万多两,收回法币390亿元以上。”(杨荫溥《民国财政史》P142)


——杨雨清 《美援为何无效》P163


而所谓“美金储蓄券”,全称是“美金节约建国储蓄券”。


“1942年3月31日,行政院公布《发行美金节约建国储蓄券办法》,11月13日公布修正办法。……由财政部指拨美金一亿元为基金存入中央银行,以备结付储蓄券本息时支用。美金储蓄券按照法币100元折合美元5元的比率,由储户以法币折购。……储蓄券到期时,储户可以向原发售行局支取本息,需要法币的,按照支付时中央银行牌价折付法币,需要美金的则支付美金……截止1943年8月2日,该项储蓄券宣布发行结束,发行总额达9159万美元。”


——杨雨清 《美援为何无效》P186-187


所谓“六折还本”,是指1945年7月30日,国府财政部公布《黄金购户存户献金办法》。强行规定凡在该办法以公布前已购入黄金及存入法币折合黄金存款的购户存户,在兑取黄金时,均应依照该项办法捐献所存黄金数额的40%。美金储蓄券的遭遇也近相同,抗战胜利后到期的储蓄券被强制宣布,将只以法币按官价折付,几乎等于分文不值。


这些违背发行时郑重承诺的行动,当然是赤裸裸的抢劫爱国民众的财富。问题是冀朝鼎要对此负责的证据在哪?


没有,根本找不到。所有攻击冀朝鼎的人,始终都对这个真正关键的疑问顾左右而言它。


冀朝鼎与此事发生交集唯一比较大的可能,就是以中央银行高级官员的身份,参与如何处理黄金购户存户的讨论会议。但如果他真是提议者,当年国府财政部、中央银行、四联总处的原始档案都随国民党一并迁台,冀朝鼎的地下党员身份暴露后,没有任何为他做尊者讳的道理。翻检档案就能找出他出谋画策留下的痕迹。但包括陈立夫在内,却没有能提出任何证据,于是这个疑点就更大了。


苏联间谍、美国部长,国际大阴谋闪光登场


关于抗战末和刚结束时期,“黄金存款购户存户”的还款事件,现在经过某些人的故事加工,还要牵扯到另一个人,一个外国人,就是上文提到的哈里•德克斯特·怀特。

 

 

 

哈里•德克斯特·怀特(Harry DexterWhite)


二战时期,怀特曾任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于是,这个故事的内容就变成了:“冀朝鼎怂恿宋子文抛售黄金,同时又勾结美国政府内潜伏的苏联大间谍哈里•怀特,停运美国黄金来华,搞得法币贬值,信用暴跌。”


怀特1934年进入美国财政部工作,1938年任财政部货币研究部部长,1941年任助理财政部长,1945年任财政部副部长,1946年被任命为美国驻IMF执行董事。1947年从IMF辞职,1948年8月去世。怀特一生最重要的成就,是1944年7月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提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怀特计划”,最后在会议上,“怀特计划”击败了英国提出的“凯恩斯计划”,成为战后世界金融和贸易体系重建的基础指导文件。


对的,哈里•怀特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集团(WB,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及其附属金融机构)之父,也是1948年关贸总协定和(未建立)国际贸易组织基本框架和原则的实际设计人。或者说,他就是二战后重建全球金融和经贸秩序架构的主设计师,美国登上世界金融霸主宝座的首席操盘手。


但这样一位“资本主义的救星”和“美国英雄”,却被美国一本九十年代依据国家安全局解密资料出版的书籍《维诺那计划》指控,认为他其实是一名苏联间谍。并且《维诺那计划》认为怀特有两件与中国有关的“罪行”,其中一项就是安排运作冀朝鼎加入,并成为国民党政府的高官。


虽然这指控听上去很劲爆,不过它和我们现在的话题关系不大,所以虽然笔者也对冀朝鼎与怀特之间的关系作了一些分析,但就不在此画蛇添足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另外查看。


真正让有些人强行把冀朝鼎、“黄金存款折价事件”、怀特挂上钩连在一起的,是怀特被指控的第二项与中国有关的事务——在抗战后期,他以助理财政部长的身份和职权,多次阻碍了美国依据一项借款妥协,向中国本土运送大量黄金的行动。美国保守派认为他那样做的目的和结果,是为了破坏国民党政府的经济稳定。


而在中文网络上有人进一步发挥联想,把冀朝鼎也牵连进来,编排了一个“冀朝鼎-怀特勾结,一个鼓动国府抛售存底黄金(抑制通胀),一个扣押美国黄金,不给国府补充,导致国府黄金存底告磬,才不得不六折还金”的故事。“完美”的把黑锅从国府转移到了“共谍们”头上。


其实“怀特扣金”的实际原因是很复杂的,笔者也做了一点考证,不过还是继续不画蛇添足,还是继续一样的另文注解。只就上面那个编排的似乎非常圆满的故事提供一点后续。


1945年7月30日,国府以库存黄金不足为由,下令黄金存款六折还本。此时国府大约欠黄金161万旧两,约合1764000盎司,按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固定的每盎司黄金35美元计算,约合6174万美元。


而1945年6月至10月,美国向中国运送了价值2.454亿美元的黄金,全部被国府接收。


是不是美国黄金来得太晚,六折还本的决定已经做出,来不及弥补储户了呢?那总应该“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12月27日,四联总处(即当时四大发钞行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第299次理事会以各地金价不一为借口,决定按官价以法币支付到期的法币折合黄金存款本息。——杨雨清《美援为何无效》 P163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中印冲突真相 准备好但时机未到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