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新闻出处:
作者:
2016-05-02 20:28:06

随着520的临近,蔡英文和民进党借助许多热点事件,企图在国际舆论场上兴风作浪。在大洋彼岸也有人与之配合,遥相呼应。美国国会众议院外委会近日提交国会通过一项决议案,重申美国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在民进党即将上台之际为其鼓劲打气。提出议案的则是民进党的“老朋友”、共和党议员史蒂夫·夏波特。此次提出的“六项保证”和以往不同,是所谓的“台独版”。这个版本的内容如下:

1、不设置停止对台军售的日期。

2、不修改对台湾关系法。

3、不在对台军售前与中国政府协商或通知。

4、不充当两岸的调停人。

5、不改变对台湾主权的立场,不强迫台湾进行和谈。

6、不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

这项决议案从文字上看起来,好像就是美国明面支持“台独”了。然而当台湾方面兴高采烈去验证时,发现通过的还是以往的原版。即便如此,美方重申对台“六项保证”依旧引起了一系列不快,台湾方面更是对大陆媒体近日做的“武统民调”大肆炒作。

那么,美国对台“六项保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又冒出个“台独版”呢?

拿着鸡毛当令箭

美国与中国在1979年建交时,搁置了对台军售问题。里根总统上台之后,中美双方通过冗长的谈判终于达成了协议,于1982年发表了“八一七公报”。这一段历史,笔者相信大多数人都已非常熟悉了。

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冷战的结局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与中国关系正常化是头等大事,但也不能完全动摇东亚的冷战体系。当时负责台湾事务的美国外交官费浩伟(Harvey J. Feldman)回忆,里根总统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档案内放了一份机密备忘录,它写道:“美国愿意减少对台湾的军火销售,这是以中国继续坚持和平解决台湾与中国之间的分歧为绝对前提的。必须明确认识到,这两者之间的关联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永恒规则。而且,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对台军售的量与质应完全取决于中国所构成的威胁。无论在量或质上,台湾相对中国而言的防务能力都将得到维持。”

里根政府为了稳定国民党政权的情绪,于1982年7月14日,派遣时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的李洁明(James R. Lilley)拜访蒋经国,并代表里根总统,就美国的对台政策作了六项口头保证。

1、不设置停止对“中华民国”军售的日期。

2、不在对“中华民国”的军售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磋商。

3、不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之间扮演调停角色。

4、不修改《与台湾关系法》

5、不改变对台湾主权的立场

6、不会向“中华民国”施加压力,要求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费浩伟的回忆文章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费浩伟版的说法

这便是最初的费浩伟版“六项保证”,也是媒体提起最多的版本。由于当时李洁明给蒋经国作出的是口头保证,因此十分模糊。之后李洁明又向蒋经国递交了“六项保证”的书面版,不过做事滴水不漏的美国人所递交的仅仅是一张打印纸,也就是美国官方所谓的“非文件”。

这张打印纸虽然也被当成机密文件存起来了,但毕竟还是“非文件”,美国随时可以对“六项保证”进行二次解释。焦虑不安的台湾方面期待的是真的“令箭”,美国却让对台“六项保证”变成了一根措辞模糊的“鸡毛”。

我们站到美方的角度仔细想想,“鸡毛”对美国来说可谓是好处多多。首先这根“鸡毛”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中国大陆无法以此为据做出强烈的反应;其次,这根“鸡毛”安抚了国民党,起到了两头下注的作用;最后,一旦台海形势剑拔弩张,美国随时可以让“鸡毛”变成“令箭”。在冷战背景下,这根“鸡毛”可谓是一箭三雕。

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时候,国民党拿到这根“鸡毛”,对其效力应该是清楚的:在维持两岸现状的前提下,“六项保证”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只需要在最后关头变成“令箭”,通过军售维持两岸“军事平衡”即可。

蒋经国不会去搞什么“一中一台”,然而民进党上台,其心思却和国民党迥异。对经历了解放战争和冷战的国民党来说,台海开战不过是内战延续,而以“台独”为党纲的民进党却面临着大陆的清算。因此,蔡英文和民进党急切地想要将“鸡毛”变成“令箭”,借此对大陆表达出一种强硬态度。

总统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

可想要将“鸡毛”变成“令箭”,哪有这么容易?

史蒂夫·夏波特议员提出的这项议案,最后是修改为“旧版本”通过的,这让民进党有点失望。和笔者前面所找到的“费浩伟版”略有不同的是,修改后版本里面的“中华民国”变成了“台湾”。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最后送上去的其实是“修改版”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最初的“台独”版,真是敢说

然而在这项共同决议案上,总统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

在美国国会网站上,很清楚地写着这项决议案的性质: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我们可以看到,这项决议案是“CONCURRENT RESOLUTION”,也就是一个无需总统批准的参众两院共同决议案。这种共同决议案因为没有总统的签署,所以只能代表美国国会的一个态度,不具备法律功能。我们平时可以看到美国国会通过很多这种“然并卵”的议案——最典型的是美国国会通过的要求日本对“慰安妇”进行道歉的共同决议案,虽然表明了国会的意见,但是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也没有。

不管是对台军售还是武力介入台海,国会和总统两方缺一不可。这种“然并卵”的议案对于见过世面的主权国家来说啥都不是,只有台湾媒体才会大惊小怪,好像突然找到了靠山。一些“台独”媒体更是随意解释: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台湾媒体人,个个都是神人,媒体人的英文真是好,在下佩服!

“中国的”主权变成了“中国人的”主权,好像距离美国支持“台湾国”又迈进了那么一点。不知道台版圣经中“神的主权(God's sovereignty)”是不是翻译成“神人的主权”呢?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的那句话:任何人都不应低估台湾媒体混淆视听的能力。报道上出了偏差,你们是要负责任的呀!

岂能牵主人?

对台“六项保证”这根“鸡毛”说到底是美国所掌控着的。到底是支持还是不支持,这得美国说了算,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你民进党拿去当令箭呢?美国的利益究竟是什么,美国方面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实力和国际形势作出判断。届时美国自然对“六项保证”有一套自己的解释。

陈水扁时期一度在台湾参加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问题上对此进行过炒作,呼吁美国重申“六项保证”,不要“矮化”台湾的国际地位。当时美国台海问题专家容安澜(Alan Romberg)传达的话是这样的:“尽管大部分美国涉台人士都同意六项保证仍代表美国的政策,但这并不表示美国认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实体’……美国支持台湾继续以‘非主权实体’参加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也未违反六项保证。”

翻译过来就是:“六项保证”是我们美国的意思,有没有违反“六项保证”也得看我们美国的意思。

回头看今年再提“六项保证”决议案的史蒂夫·夏波特,究竟是何许人也?作为一名共和党议员、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美国国会“台湾连线”(Taiwan Caucus)的创始人之一,夏波特多次支持对台军售。在提出重申“六项保证”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的关系经久不衰。台湾是我们的‘亲密盟友’,真正相信并实践自由和民主。这在今年一月蔡英文当选的台湾选举中被台湾人民又一次证明。我祝愿她作为新一任台湾‘总统’,和台湾人民好运。我想重申我们对台湾的支持,就像这个委员会和美国国会多少年来一直在做的一样。”

看来美国涉台官员虽然大部分是为了美国遏制中国而工作,但是里面也会有专门替台湾说话的“老朋友”。此外还有一则有趣的旧闻:


子政:美国对台六项保证,鸡毛还是令箭

这可真算是“狐朋狗友”了。

美国的议员一直是收人钱财,替人说话。不过有句话是“形势比人强”,再想为民进党说话,也得看看国际形势,以及美国政府自己的意思吧。

这次炒作对台“六项保证”,仍然是一次“台独”势力和美国反华人士自导自演的闹剧。“六项保证”是握在美国手中的,想怎么解释是美国人的事。

时至今日,台湾问题的实质还是中美之间的对抗。从美国的角度来说,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和军事力量已远胜昔日,台湾是中美对抗最前沿的棋子,美国在解释“六项保证”前必须小心掂量,必须立足于自身的利益,岂能让“台独”势力牵着走?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曝光台湾最希望中国统一的人:十分崇拜毛主席!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