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落马官员绰号:“薄熙草“即薄熙来

论坛出处:西陆网
作者:
时间 :2014-09-03

已经被枪决的湖南郴州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是被老百姓称为“曾矿长”、“曾大人”的“郴州第一贪”。

2006年9月19日,曾锦春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此时,距曾锦春退休年龄只有一个多月。

曾在任市国土局局长期间,每审批一家矿井开采都有一个“奇怪”的要求,就是必须与该矿的矿主见面。“批条子”开矿是其主要敛财方式。

此外,在郴州的许多民营企业门口当时大都高悬由市纪委牵头颁发的“郴州市纪委民营企业重点保护单位”牌匾。凡挂上此牌的企业直接受纪委保护,公、检、法等任何执法部门都不得干扰。而其代价就是每年向纪委交纳40万元“保护费”。

安徽省原省副省长王怀忠

——“王坏种”

2004年2月12日,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在济南被执行死刑。这是继胡长清、成克杰之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个被处以极刑的省部级以上腐败高官。终审认定,王怀忠受贿517。1万元,其中索贿275万元,另有价值人民币480。58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并具有多次索贿的法定从重处罚情节。

王怀忠的绰号据称多达10个以上。其中被叫得最多的是“王坏种”。有一部廉政教育片就叫《王怀忠的两面人生》,详细地披露了他大肆索贿、滥用职权、弄虚作假、道德败坏等问题。

王怀忠在阜阳当政的几年里,对他各种问题的反映从未间断过,但当时似乎都没有影响他的仕途,以至于在一个公开场合中,王怀忠有些得意地说:“告我又能怎样?查我一次,我就升一级。”而在他倒台前五年,阜阳就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只要反腐不放松,早晚抓住王怀忠。”

【大拆大建型】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

——“拆迁大佐”

曾被曝在群体性事件中私自“调动警力”的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因大拆大建并学日本语气说话被老百姓称为“拆迁大佐”;在升任思茅市长后将城市名称改为“普洱”,签署总投入10亿元建设“天下普洱茶国”计划,被称为“茶市长”;在主政腾冲县时,沈培平大力开发矿产资源,“那时民间已经开始反映他‘专横霸道’,‘沈矿长’的名号也是从那时叫起来的。”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

——“李拆城”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是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刚当选中央候补委员,1个月后的12月13日,新华社正式发布其落马消息。

2009年11月,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村民唐福珍,举起油桶,把汽油浇在身上,要求停止强拆,对话协商解决拆迁争议。但拆迁方并未理会,最终唐福珍在自家天台上“自焚”。而当时的成都市领导就是因大力推进拆迁而被坊间称为“李拆城”的李春城。

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

——“季挖挖”

被老百姓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在他主政南京的几年内,满城开挖。其间,还因大量砍伐梧桐树引发民怨酿成风波,也被称为“砍树市长”。

《第一财经日报》曾有报道称:面对“季挖挖”的责骂和高压,有些区县干部只能将任务层层分解,一级压一级,限时限量完成。一些强拆项目,甚至提出底线是“只要不死人,不死在现场,什么手段都能用。”

原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

——“砍树书记”

在季建业之前数年落马的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的绰号也与砍树有关。

在其任期内,为打造城市形象工程,南京将十数条主干道的百年古树纷纷砍掉,取而代之的是毫无特色的大草坪宽马路。百姓为此送其绰号“砍树书记”。

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

——“韩大嘴”与“韩大锤”

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是中央巡视组巡视安徽之后落马的首个“大老虎”。在安庆市委书记任上掌舵一方5年的韩先聪在安庆工作逾9年,但在安庆人看来,韩先聪只知高谈阔论,放空炮却不实干,其“韩大嘴”的绰号由此而来。

而他调任滁州后,推出“大滁城”规划,通过拆迁、实施大工程等,将城市面积扩充了一倍多,又收获“韩大锤”的新绰号。

【腐化堕落型】

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

——“徐三多”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李显龙访美前竟如此评价中美!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