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合成旅千里移防东北遇囧事:新换装坦克发动不了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1-12 19:34:09


我军合成旅千里移防东北遇囧事:新换装坦克发动不了

世界最强陆军是这样!解放军99A坦克武直10空地配合1/12

查看原图图集模式

冰雪翻飞,马达轰鸣,隆冬的雪原气温低至零下30多摄氏度,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展开了一场实战化陆空协同演练。武装直升机超低空飞行,掩护坦克群快速机动;侦察兵搭乘直升机直抵蓝军腹地;前沿突击分队沿工兵开辟的通路穿越障碍区,在空中力量的配合下向蓝军阵地发起冲击。


 

 

原标题: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千里移防东北:新换装坦克发动不了

来源:观察者网

据微信公众号“中部战区陆军”(ID:bbzqlj)1月12日消息,班长,东北的营房下面咋有‘防空洞’?”

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移防至新驻地第一天,作战支援营炊事班班长张中胜就被上等兵李成一句话给问蒙了。

李成熟悉连队情况时,发现连队后面有一个挺宽敞的地下室。对此,小李显得很兴奋:“班长,我在电影里看过,这就是防空洞吧!”

张中胜也一头雾水。他带着手电筒下到“防空洞”里转了好几圈,也没弄明白是干啥用的。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正巧东北籍战士赵兵兵过来了。一听他俩张嘴闭嘴“防空洞”,小赵笑了,解释说:“这是菜窖,冬天存储蔬菜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防空洞。”

“原来如此!”张中胜和李成恍然大悟。

“放个菜,还至于搞这么大工程。”张中胜当兵11年,第4年就开始担任炊事班长,所带班年年受表彰。作为一个山东人,盛夏时节移防东北,面对这个菜窖,张班长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我军合成旅千里移防东北遇囧事:新换装坦克发动不了

该合成旅移防后通过多种方式组织冬季实弹射击。 本文配图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部战区陆军”

转眼冬天来了。随着气温骤降,张班长的棘手问题却接踵而至。那天,他带着炊事班提前一天和好面,准备第二天早上炸油条,没想到早上起来一瞅,坏了——面团快被冻成了“冰坨坨”,几个炊事员都傻了眼,张中胜赶紧叫人下面条,才算解了围。

这样的“囧事”还不少。一天早上,张中胜像往常一样准备早饭,发现炉灶里火苗迟迟不见燃旺。他一着急开大了喷油量开关,没想到反而把小火苗喷灭了。反复折腾半个小时才把锅烧热,无奈全营只好推迟开饭,他也挨了营长一顿批。

事后,张中胜才得知缘由。原来,受燃料、气温影响,做饭前,首先要对被冻透的炉灶进行小火预热至少10分钟才能正常生火,而且在东北用的是液态纯基燃料,烧起火来没有山东天然气旺,导致锅热时间进一步延长。

“再用‘山东锅’,可炒不好东北菜!”尴尬遭遇让张中胜意识到,移防不仅仅是驻地的改变,更要从工作模式、方法上“从头再来”。

在接下来的冬储冬藏工作中,张班长一边扎扎实实按照旅里要求抓部署,一边向东北籍战友和友邻部队官兵请教,从白菜如何摆放,到菜窖内的温度湿度如何控制,他将“储菜秘诀”记了好几页纸……

“融入新环境,才能胜任新岗位。”张中胜没忘记,自己村里的长辈曾在上个世纪初历尽艰难“闯关东”来到东北定居。那天,回想部队移防半年来的种种挑战,张中胜感觉:这一次,自己和战友们不正是新时代的“闯关东”吗?

新时代,千里移防“闯关东”——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快速融入新环境推进战斗力建设新闻调查

环境一变,从生活到作战都完全不同——按“舟上的记号”难寻昔日手中那把“剑”

“入乡就得随俗,老习惯适应不了新环境!”

移防带来的地域差异,不仅让炊事班长张中胜犯了难,也给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合成一营三级军士长杨勇添了不少“麻烦”。

几天前,驻地下了一场大雪。“真好玩!”第一次零距离感受冰雪天地,班里的几个南方籍战士嘴巴都乐歪了,休息时还跑到室外打雪仗。作为连队骨干,杨勇却心事重重:“某新型坦克刚列装不久,就赶上这样的恶劣天气,专业训练咋开展?”

杨勇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一次实装训练,有着十几年检修经验的他怎么也发动不了坦克。

“难道是操作方式不对?”几名驾驶员聚到一块,诊断半天也没找到“病根”。望着眼前茫茫雪野,杨勇感觉自己就像“老牛掉进水井里——有劲使不上”。电话请教厂家才知道,新列装的装备大部分是风冷发动机,在高寒地区油温水温必须要提前预热才能发动。


我军合成旅千里移防东北遇囧事:新换装坦克发动不了

移防是把“量人”的尺,寒区是把“试钢”的剑。移防后不久,一个个“水土不服”的问题,成了摆在该旅官兵面前的一张张新考卷。

先说天气。“我的小家就安在部队原驻地,以往回家不到10公里,现在回家要跨越小半个中国。”宣传科科长田丰两地分居,他的手机上至今保存着原驻地的天气预报,两地温差接近40℃。

“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警勤连班长黄坤告诉记者,以前一提起东北,脑海里就会闪现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景。“没想到这么苦、这么累、这么冷……”黄坤说,那天在野外训练渴得不行,掏出水壶仰脖往嘴里倒,发现水早已成了冰坨。

“一寒生百难。”该旅领导调查发现,以前部队移防少,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官兵习惯了原来的环境和气候,移防后大家对新驻地不了解、不熟悉、不适应的问题一下子显现出来。

“以往抓战备作训根本不用考虑‘冷’的问题,如今严寒可使液体冻结,燃油黏度增大,汽油挥发性和电瓶容量降低,橡胶硬化,车辆发动时间增加……”该旅保障部领导说,“抓战备工作,不把这些因素综合考虑进去肯定不行。”

这天上午,紧急出动号骤然响起,该旅官兵闻令而动。然而,手持秒表的旅长郭庆新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物资装载时间变长了、战车启动出库时间变长了、人员集结时间也变长了……最终,全旅紧急出动时间比以往慢了不少。随后的构工伪装,因为冻土太厚,官兵挖得筋疲力尽……

“全旅近九成的官兵长期生活在温区,没有经历过严寒生活。”看着案头的调查报告,该旅领导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寒区冬季特殊的气候和环境,对部队提出了全新的挑战。

“风刀霜剑迎大考!环境一变,从生活到作战都完全不同了。”郭旅长心里有着深深的忧思。“‘舟上的记号’难寻昔日手中那把‘剑’!我们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眼前的白雪,更是以往的惯性思维。移防后,战备理念、方案、预案等如果不能及时跟进调整,无异于‘刻舟求剑’。”

移防后第一堂课为啥是“爱冰雪、爱黑土、爱北疆”——

要想闯好关东,先得爱上关东

四连班长李志鹏没有想到,到新驻地唱的第一首歌是《松花江上》,看的第一部电影是《林海雪原》,第一部电视剧是《闯关东》。

这些“第一次”让他和战友们对“第二故乡”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特别是那次参观北大荒博物馆,李志鹏的心灵被深深震撼了——

一面松木墙上,密密麻麻镌刻着12000多个人名,这些名字背后既没有生平介绍,也没有生卒年月,甚至连性别也没有。“他们是一个个长眠于北大荒的拓荒先驱。1958年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10万官兵义无反顾脱下军装奔赴北大荒。今天这面墙上的名字还在不断增加……”

听了解说员介绍,当晚躺在床上,李志鹏失眠了,思绪万千——移防那天,火车站过往的旅客向全副武装的官兵投来好奇的目光,有人说,“他们又要出去训练了”。当时,李志鹏还跟战友们开玩笑说,过几天另一支部队进驻原来的营区,他们还以为我们又回来了。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