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盛顿邮报》:新闻快把人逼疯了

亨利·戴维·梭罗曾取笑我们这样的人。

这位诗人在1854年嘲讽地说:“一个人饭后小睡了半个小时,醒来抬头便问,‘有什么新闻?’仿佛其他人都为他站岗放哨一样。”

我并非对这位以《瓦尔登湖》著称的诗人不恭,但他并不需要熬到凌晨一点,看美国总统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在一场全球大流行病中感染致命病毒。

打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或福克斯新闻,你看到一架直升机把特朗普总统送往医院。刷新推特,你看到几乎所有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都在隔离。查看你的新闻APP,你看到西部又着了一场大火,东部又遭了一场飓风,又有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被警察枪击,全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再次更新。

睡觉?在这种时候?绝无可能。因此我们熬到深夜,在手机上不停地刷着负面新闻,直到我们的眼睛干涩难忍。白天,我们一边让电视大声播放着,一边兼顾工作(有工作已经算幸运的了)、子女和家务。我们想关掉新闻,但就是看不够。

3月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新闻阅读量显著增加。当时一些新闻媒体报告,它们的网络访问量大幅提高。从那以后,数字新闻阅读量有些趋于稳定,但对于很多网站来说仍高于疫情之前。整个夏天,像福克斯新闻这样的有线电视媒体和三大电视网的晚间新闻节目都出现多年来的最佳收视率。

对于我们这些既会思考、又有感觉的人类来说,所有这些新闻都是健康的吗?我们不妨听听专家的看法。

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心理学、医学和公共卫生教授罗克珊·科恩·茜尔弗说:“过去20年的研究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不断接收坏消息从心理上说没有任何好处。”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像这样折磨自己?茜尔弗研究了4000多人在新闻非常密集时期——从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到2016年奥兰多“脉动”夜总会枪击案——的感受。她发现,接触与创伤有关的媒体报道能使人陷入一种越来越痛苦的循环。

她说:“人们对某种危机感到焦虑时,应对方式之一就是跟踪有关这场危机的媒体报道。但这样做只会更忧虑,越忧虑就越关心,越关心就越要看新闻。”

热点

周永康做了两件好事 中国真是太难了 蔡英文被陈水扁爆了猛料 收下3万只羊 拜登的“百日维新” 加拿大要悄悄放孟晚舟了 美国的软肋 男子让多名女子怀孕 豪车当婚车玩漂移 985女高材生成毒枭 国家调查蚂蚁金服 中方回应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出庭 这才是朝战真正内幕 张海迪 任正非最新内部讲话 中国真正差距是什么 中印边境对峙 周恩来 广西一法官坠楼身亡 毛主席留下千古之谜 中美开战影响 关于tiktok不实传言说明 国民党接连出招 天津中风险地区干部职工暂缓到岗 《老友记》重聚节目明年开拍 中印冲突 中印对比 大陆武统台湾 台独修宪 出卖林彪的叛徒 大陆武统台湾时间 美国大选影响 美国大选后台海爆发战争 美国围堵中国 解放军 百团大战留下五大谜底 解放军4大海域同步演习 基辛格警告背后含义 中印对峙 联合早报 路透社 FT中文网 彭博社 华尔街日报 多维网 美国之音 纽约时报 泰晤士报 日本共同社 时代周刊 丹麦女首相 北京治理交通拥堵 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生活 联合国委员会 梦鸽 王洪文后代 嫦娥三号 田亮周继红 中俄对表 点火第三次世界大战 谢娜怀孕照 朱总司令 阿里巴巴王坚 消费者委员会 人民解放军总司令 太阳报 中国十大灵异事件图 重塑雕像 犹太人阿拉伯人 士兵提干 模特 慈禧与光绪 中国商务报 嫦娥三号 安理会制裁朝鲜 佛利萨战斗力 杨春霞 标准化考评 国安球迷助威歌 校园情强国梦文章 岛多多海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