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全国人大打脸香港高院,该收拾“外国法官”了

作者:
2019-11-20 18:01:46

另外,在占豪看来,担任香港法官的前提就是必须是中国国籍,双国籍或外国籍不能担任或只能占法官比例的不超过10%才是合理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可能将司法权交给外国人,只有中国香港。

三、判案缺乏真正依据

香港的法官,对于侮辱国旗案只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内地网友看到这样的结果,都非常气愤。其实,这在香港是常态,之前燃烧国旗判得也基本如此。为什么这么判?很简单,香港的法官不站在我们这边,又没有明确的依据,于是他们就如儿戏般地判了。

如此葫芦僧判葫芦案当然不可以,如何解决这种问题,占豪给的办法是,在继续坚持“一国两制”的背景下,让这种判例有据可依。如何有据可依?占豪给两个建议,一个是编纂香港的《法典》,另一个是制定《判例引用法》,通过《法典》和《判例引用发》去规范法官判案,避免根据自己的想法随便判。

在普通法国家中,国与国之间有很多不同的判例,甚至同类型的案子都存在不同判例,这种判例只有天天对此进行研究的那些法官、律师掌握,因此,在香港当前的情势下,其本质上变成了一个极高门槛的权力黑箱。值得指出的是,很多判例,是由不同国家的国情、律师的逻辑创造所决定的,美国不可能完全参考英国的判例去判案,英国也不可能完全参考美国的判例去判案,香港当然也不应该随便就拿着其它国家的判例来裁判香港的案子。


全国人大打脸香港高院,该收拾“外国法官”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编纂香港《法典》,法官判案据典而判,法典根据需要,不断推进修订。

当《法典》的判例不够用的时候,又该怎么去应用判例呢?制定《判例引用法》来规范判例引用。说白了,如果一定要引用其它国家的判例,那么也要制定严谨的《判例引用法》,不能说法官想怎么引用就怎么引用,必须按照法定的程序去引用,而且一旦引用就入《法典》。如此,可以尽量将法治的客观作用、公平作用发挥到最大,将法官的主观性权力缩小的最小。

香港的“外国法官”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他们拿着特区政府财政支付的高薪,也就是中国人民支付的工资,却干着反党反国家的事情,真的是岂有此理!由此也是告诉我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们,都该炒鱿鱼!!!(占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