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默克尔关键时刻访华作出重磅表态 特朗普慌了

在中德两国政治话语中,有两个词近年来出现频率快速攀升。一个是德文的“Wertegemeinschaft”,译成中文是“价值共同体”;另一个是中文的“命运共同体”,译成德文可以是“Schicksalsgemeinschaft”。搜索关联词可以发现,“价值共同体”高度关联的是“欧洲的”“跨大西洋的”“基督教的”“自由政体的”“北约”等,具有强烈的政治、区域、结盟、军事和宗教属性。它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在学院派语义分析看来,这个“价值共同体”与“多边主义”的兼容度是个问题。形象地说,就是“你是你,我是我”,很难“我们”了。按此逻辑,世界持久分裂和纷争就合乎道理了,又怎能指望普遍的和平?

现实是,经济和技术早已把世界联为一体,气候挑战也让各国息息相关,世界客观上已经难分“你”“我”,注定了“我们”共同的命运。两百多年前,哲学家康德曾梦想人类出现持久和平的盛况。如今,除了和平并为此做出包容与共同的努力,人类还有其他选择吗?排他的竞争和由此引起的误判、敌意,曾把人类卷入空前残酷的世界大战,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在战争废墟上诞生并不断完善,维护着世界的和平。现在,这个多边安全和发展体系正遭受严峻挑战,排他的竞争和与之相伴的误判、敌意像幽灵一样再现,这不得不令人担忧。

文明之间有所异同。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认为,中国文化有一种寻找共同的特点,即在不同之间寻找共同。这不同于寻找差异的文化,即在共同之间寻找差异,并把差异视为异类。从宗教、种族和强力政治的角度解释,刻意“寻异”是危险的,历史上的血腥事件足以证明这一点。

中德拥有各自独特的文化,两国的同和异构成丰富多元的文明景象,也为对话交流奠定基础、提供动力,在中国文化中就是“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中文意义上的“和”是“我”与“他”互动的结果,这与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自我”与“他者”有相同之处。不同的是,中国古典哲学的“我”“他”在“和”中互动共生,黑格尔哲学中的“自我”则在扬弃“他者”过程中得到重新自我确立。

文明是多样的,它赋予我们相互交流的价值;文明又是平等的,它奠定我们共生、互鉴的基础;不同文明应是相互包容的,它给予我们交流的动力。以“我们”的视角推动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深入发展,“让中德合作取得更多有利于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于世界和平与繁荣的成果”,这是双方共同的期待和责任。

推荐阅读

99%的人不知道,用公厕这物洗手竟会得败血症

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西陆"西桔APP"

阅读全文

人民币里藏惊天秘密:99%的人都不知道

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西陆"西桔APP"

阅读全文

娱乐圈公认私生活混乱的女明星,第一果然是她

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西陆"西桔APP"

阅读全文

美女裸替自爆潜规则:两万块啥都干

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西陆"西桔APP"

阅读全文

中国最牛死刑犯:枪毙当天做一举动,直接免死

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西陆"西桔APP"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