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英国人想在香港埋这个雷 小心车毁人亡

作者:
2019-07-08 15:28:20

在香港回归过渡期后期的中英交接谈判中,为未来的香港特区打造一个好家底,是中方孜孜以求的一个重要目标。然而,复杂的国际形势,英方特别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搅局,为中英关于过渡期财政预算案的谈判带来重重迷雾……

20世纪80年代末,在乌云压城“国际制裁”的形势下,英国在香港接连打出三张不与中方合作的牌:

首先是推行“居英权计划”——秘密地给22.5万香港各界精英人士及其家庭成员一个密码,这些人随时随地可以在任何一个英国使领馆取得英国本土公民护照。

继而又通过“人权法案”——把两个连在英国都未完全适用的国际人权公约适用于香港,企图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之上。

更得寸进尺的是,不向中方作任何通报,突然抛出了一个跨越1997年、耗资达1247亿港元(一说2000亿港元)之巨的“机场及港口发展策略”,动用几乎所有财政储备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举债,巧妙地使大把大把的香港金钱流向英国。

末代港督彭定康自上任起,更成为香港后过渡期最大的搅局者。1992年他所公布的所谓政改方案,让中英之间已经达成的政权机构平稳过渡安排化为泡影。

这一切,为香港回归前的中英交接谈判带来重重障碍。


暗战!英国人想在香港埋这个雷 小心车毁人亡

1

英方的小算盘

财政预算案是现代政府理财的重要工具,是政府收支计划和经济政策的集中体现,对经济民生影响重大。

按香港的惯例,每个财政年度从当年4月1日起,至次年3月31日止。显然,97/98财政年度将跨越历史性的回归,前三个月为港英政府管治,后九个月将由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管治。这个年度财政预算案的编制理应由中英双方共同完成。又由于财政政策、收支计划具有连续性,前一个财政年度的预算案必然对后一个年度的预算案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在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尚未产生前,由中国中央政府代表未来特区利益,与英方就97/98、96/97两个过渡期财政年度的预算案编制进行合作,既是香港政权交接的应有之义,也是实现香港财政政策平稳过渡的客观需要,符合《中英联合声明》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