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枚核导弹发射:基地司令坐导弹旁被抬走

新闻出处:
作者:
2016-03-30 14:52:01

时光荏苒。1974年,史无前例的浩劫刚刚平息,中心第四任主任徐明临危受命。次年,就率领发射官兵写下了中国航天史上光辉的一页:短短五个月里,3颗试验卫星从这里飞向太空。10年后,这位火箭将军在北京与世长辞。临终前,他立下遗嘱:“把骨灰送回戈壁滩。”

青山有幸埋忠骨,魂牵梦萦戈壁滩。这寂寥空旷、了无人迹的戈壁滩,留下了他们太多的汗水和泪水,哭声与笑声。他们怎舍得离开?

而被周恩来总理誉为“我国自己的导弹专家”的石荣屺副司令员,竟没有来得及留下遗嘱!那天早上,人们在他每天散步的小路尽头发现了他们尊敬的副司令员。而就在几天前,这位已经离休的老将军还来到发射阵地,攀上高高的发射塔架,把容易出问题的部位一一指点给年轻人。

不忍离开的司令员远行了。那天,发射中心的铁道兵用废旧枕木为司令员钉了一个巨大的棺椁。当送葬的行列从航天城缓缓踱向陵园时,东风人都来为老人送行。恸哭如潮,泪洒十里。

“将兵之道,身先士卒”。也许,正是将帅们高山仰止的人格魅力,才使得一批批科技专家云集麾下,扎根戈壁,为中国航天披肝沥胆,奉献终生。

聂帅右手边,是卫星发射中心发测站高级工程师胡文全的墓冢。这位在戈壁滩一干就是28年的高工,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回忆。1958年,不到20岁的哈军工首批毕业生胡文全,来到这片大漠,投身中国航天。事业像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胡文全,使他为之付出了全部心血。扎根戈壁28年,胡文全拼出了4项科技成果奖、15次嘉奖、4次三等功和1次二等功。就在他来到大漠第28年的那个除夕,胡文全住进了医院。望着已经深度扩散的癌变切片,医生们惊呆了:“怎么不早些来啊!”……

陵园南区,两座巾帼女杰的墓碑让人心头一颤。她们是55岁的谢秀玉和56岁的潘仁瑾。

1998年7月,高级工程师谢秀玉躺在病床上完成了最后一项课题。那年,她从北京检查出肺癌,动完手术后回中心休养时,这位女高工已经知道,自己再不能为深爱的航天事业奋斗了。她把同事叫到病床前交待:“资料都在这个包里,你们拿去用吧。”同事们根据她提供的资料完成了她最后的成果,谢秀玉那加了黑框的名字被郑重地署在最前面。

从小生活在上海的潘仁瑾长眠大漠,或许是因为舍不得自己的爱人。她的丈夫刘明山,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原主任,航天城的最高领导。刘主任与潘仁瑾是大学同班同学。1966年,刘明山毕业分到戈壁滩,而潘仁瑾留校任教。漫漫黄沙隔不断爱的情愫,3年后,他们在戈壁滩结婚了。可女儿出生40多天,狠心的妈妈便给孩子断了奶,匆匆赶回学校上班。几年后,潘仁瑾也选择了大漠,来到这里从事加注计量工作。夫妇二人把满腔心血倾注到共同的事业中去,而他们那唯一的女儿直到上初中才从上海的姥姥家被接回父母身边,回到大漠里的家……

坚毅,果敢,奉献,牺牲……笔者搜尽所有赞美的词汇要献给东风人,却都显得那么苍白。西风呼啸,长歌当哭。伫立在这肃穆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仰视这威严的钢铁军阵,只觉得满腔的热血撞击着胸怀。

爱之大者,为国为民。东风人对航天事业的爱,已经超越了亲情、爱情,甚至超越了自己的生命。东风航天人,当与大漠胡杨一般,千年不朽,永世长存!(宗兆盾)

经典图片

热门专题

SB2C“地狱俯冲者”是美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部署与使用的舰载轰炸机,用以取代前一代SBD俯冲轰炸机。是当时载重量最大的轰炸机,但它的操纵性能太   详细>>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