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小确幸”一代他们是怎样看大陆的?

document.write("")
发帖人:天涯倦客1 2016-01-13 09:49:28

台湾“小确幸”一代:他们是怎样看大陆的?

在台北忠孝敦化地铁站附近的办公楼上,去年惜败于台北市长竞选的连胜文先生在接受采访。说道当下台湾的“小确幸”,连胜文先生变得激动起来。他并不认可台湾年轻人满足平稳的生活状态。连胜文先生在远离政治的这一年中运营了一家创业基金,投资那些愿意拼搏的年轻人与他们的创业项目,帮助更多年轻人打开海外,特别是大陆市场。

“小确幸”源于日本,走红台湾。

“小确幸”一词意为微小而确实的幸福,稍纵即逝的美好。词语本身出自村上春树的随笔,由翻译家林少华直译进入现代汉语,算是源于日本,走红台湾。在当下的语境中,这个词承载了一部分台湾年轻人的理想与追求,过上平稳、安定的生活,比如,开一家咖啡店平稳度过余生。

在台北四四南眷村周末的旧物集市上,一位20出头的小姑娘租了个摊位,售卖自己的烧制的陶瓷制品,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来此观光的客买走了不少,一天算下来也能卖小几千元新台币(1元人民币兑换5元新台币)。这份收入的背后是根据自己的兴趣生活,做有尊严的工作。如果没有更大的压力,她也许能够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多干几年。

唐家婕刚从美国回来,她在台北大学念社会学,毕业后来到北京的一家杂志社实习,实习结束后唐家婕去了美国,一待就是三年。唐家婕说,她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回台湾生活,只是担心骨感的现实。台湾青年一代“锁岛”心态逐渐出现。这些年,台湾在全球化的冲击下改变并不明显,过些年再回来,仍然没有太多陌生感。

但追求安稳的环境也促进了台湾的文创产业,吸引了大量优秀人才投身其中。前几天大陆的社交网站上一篇分析台北故宫与北京故宫纪念品的文章转得很火。台北故宫在设计理念与制作水准上完胜北京故宫。

台湾“小确幸”遇到大陆“大抱负”

“小确幸”是台湾出现的一种社会心态,一种生活理念,一种生活方式,本无对与错。反对它的人担忧的是台湾未来的国际竞争力。2015年,台湾的经济增长率不到1%。2015年11月,台湾下调2016年GDP增长率预估值至1.32%,此前为2.7%。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原本排名亚洲四小龙之首的台湾,经济放缓排名垫底。

一个家在两岸开连锁巧克力店的老板说,在北京三里屯店,一个月的销售是80万人民币,而在台北一年也就能卖这么多。这也侧面印证了另一个惨淡的数据,台北1-10月商业零售营业额年增长仅0.1%。

在大陆创业潮如火如荼的今天反观台湾的互联网行业。至今为止,台湾本土还没有出现类似大陆“BAT”这样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互联网公司。脸书与LINE占领了台湾大部分社交网络的市场份额,支付宝也开始尝试发展台北的业务,弥补台湾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缺失。

前辈呼吁“爱拼才会赢”

台湾经济的增长压力,让台湾社会响起了反思的声音,呼吁年轻人不要“蜗居”台湾。台北租车靠背椅上的小频幕广告甚至在播放反思“小确幸”的视频:一个不思进取的社会只能让下一代的生存变得更残酷。

经历过台湾经济起飞时代的中年人说,他们是与父辈一起听着《爱拼才会赢》长大。在那个年代,一批台湾高科技企业以生产加工电子产品为核心,让全世界见识了台湾的实力。

一位来自台北眷村的居民说,当年他们与父辈从大陆来到台湾,一家人最先住在眷村中。房子几平米,与邻居共用厕所与厨房,作为外省人又害怕被当地人欺负,生活真是从一无所有开始,小孩子要出人头地只有读书考学,学成之后各凭本事拼出一条活路。

老一辈台湾人盼望台湾能够继续在传统优势领域发力,依靠文化、教育与电子产业这些年的积累,走出近年来的经济低谷。在这部分人的眼中,文创品或者开咖啡店这样目标如何称之为理想,所谓的“小确幸”也因语境不同,而被理解年轻人漠视外界发展,逃避社会竞争的致幻剂。


台湾“小确幸”一代他们是怎样看大陆的?

2015年12月26日,晚高峰,台北忠孝东路上空回荡着摩托车的“突突”声。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原本排名亚洲四小龙之首的台湾,经济放缓排名垫底。 “小确幸”描述的价值观在台湾走红,成为一代年轻人的时代印记。此词翻译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随笔,意为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2 3 4 5 6 下一页

热门专题

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生活
国家领导人在任时,往往公务繁重,退休之后不再承担具...[详细]

军事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