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陈纳德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死鸟归来 时间:2009-11-06 17:48:19


  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 1893—1958),美国人。空军中将,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队长。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指挥官。1937年至1945年期间与中国人民共同抵抗日本入侵。

  原名克莱尔·李·谢诺尔特(Claire Lee Chennault),1893年9月3日出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康麦斯的一个小农场主家庭。中学毕业后入克里佛航空学校攻读,并取得优异成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陈纳德进入印第安纳州。本杰明。哈里逊堡的军官学校受训。3个月后,成为预备役中尉转入陆军通信兵航空处。

  1918年秋,陈纳德到长岛米契尔机场担任第46战斗机队的副官,他利用工作之余学习飞行,克服了许多困难和阻力,终于掌握了飞行技术,并且在1920年得到飞行员职位,从而转入正式飞行,与蓝天结下了不解之缘。1923年,陈纳德调到夏威夷珍珠港担任第19驱逐机中队中队长。1930年,陈纳德被保送到弗吉尼亚州兰黎空军战术学校学习。毕业后在亚拉巴马州马克斯韦尔基地的航空兵战术学校任战斗机的战术教官。

  30年代,世界空军界流行意大利军事理论家杜黑的“轰炸至上”的空战理论,战斗机受到漠视。陈纳德对这一套理论持怀疑态度。他坚信,现代空战是不能没有战斗机的,在未来的战争中,战斗机将像轰炸机一样扮演着重要角色。1935年,他编著出版了《防御性追击的作用》一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用两三架战斗机编组试验——得出一个令当时美国空军认为是无稽之谈的理论:“在其他因素都毫无二致的情况下,交战双方的火力差不是火力单位数的差别,而是火力单位数差别的平方,就是说,一个由两架战斗机编队的机组攻打一个目标,这不仅是二对一的优势而是四对一的优势。”“两机小组是最容易运动的并最能集中火力攻击轰炸机或敌人的战斗机,同时又最能保护每一个进行攻击的驾驶员。”陈纳德的老师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著名飞行员,教授的是老一套的理论,陈纳德不赞成,写了一篇长达8页纸的批驳文章,由此他成了空军高级将领们的眼中钉,此书出版后,其战术理论在美国陆军航空兵中有着一定的影响,但却未引起军界上层的注意。

  陈纳德技术精湛,但征途坎坷。他的战友都荣膺校官,可他已46岁肩上还扛着尉官的牌牌。这对于一个好胜心很强的人来讲,他的情绪可想而知。当时他的身体也不好。于是他的上司顺水推舟,于1937年4月以上尉军衔让他退役。正在这时,宋美龄让航空委员会为自己物色一名外国顾问,要求顾问必须是个百分之百的行家,最好是美国人,在中国任教的两个美国教官一致推荐——一位美国空军退役上尉陈纳德,他的好友霍勃鲁克从中国来信,问他是否愿意来华任职。他答应了。4月初,他从旧金山启程来中国。

  1937年5月29日,陈纳德踏上了中国的土地。6月3日,蒋介石、宋美龄接见了他。宋美龄曾在美国乔治亚州读书。陈纳德与她一见如故。此时,宋美龄任航空委员会的秘书长,实际上领导着中国空军。宋要他担任她的专业顾问,并给他两架T-13式教练机,以便他于视察中国空军的现状。通过考察,陈纳德发现当时中国国内的空军状况十分复杂,不同的地区各有独自的航校,而且不同的航校训练方式也是五花八门,陈纳德拍电报告诉宋美龄,名义上中国当时大约有1400名飞行员,但多数是初级航空人员,真正合格的只有当时中央航校培养的500人,加上别的航校培养出来的航空人员不过600人,陈纳德还得知国民政府名义上有500架飞机,但实际上只有91架能起飞战斗。

  当陈纳德即将完成对中国空军的考察时,抗日战争爆发了。战争正是检验自己空战理论的机会,他决心在蓝天上实现自己的抱负。他马上给蒋介石去电,表示愿在任何能尽其所能的岗位上服务。蒋回电接受了陈纳德志愿服务的请求,让他“即赴南昌主持该地战斗机队的最后作战训练”。根据蒋介石的要求,陈纳德又招募了部分美国飞行员组成了第14志愿轰炸机中队。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开始。第二天,陈纳德派飞机参战。虽然轰炸机队投弹偏离目标,但中国战斗机在当日的空战中取得了胜利。1937年10月,中国的飞机只剩10多架,许多中国飞行员阵亡。陈纳德设法雇用了4个法国人、3个美国人,1个荷兰人和1个德国人,加上6个幸存的中国轰炸机飞行员,组成了一个“国际中队”。他们成功的袭击了几个敌占区目标,造成日军的恐慌。但是在一天下午,日军飞机袭击了机场,使国际中队的飞机全部被炸毁。

  按照陈纳德与中国航空委员会所订的3个月合同,他的顾问任期到10月就满了。之后,蒋介石、宋美龄邀请他留在中国参加抗战,他毅然留下了。他们也没谈延长合同的事,只是每月发给他一定的薪金。当时,美国政府对日侵华战争持“中立”的态度,日本人知道有美国顾问在华帮助中国,曾要求美国下令让所有在华的美国空军人员离开中国。美国国务院将此情况转告陈纳德时,陈斩钉截铁地回答:等到最后一个日本人离开中国时,我会高高兴兴地离开中国。领事馆威胁说要逮捕他,送军事法庭审判,并将会失去美国公民权。是端纳帮助了他,使美国侨民会一直无法拘捕陈纳德。但是陈纳德也只好躲起来,不轻易出门,但是他没有因此而停止为中国空军出谋划策。陈纳德在指导中国空军抗战,这是鲜为人知的秘密,只有中国国民政府的小部分高级将领和要员们知道。他领导、指挥中国空军抗战,是在幕后,而非台前。因为他不能直接发布命令,只能作为顾问出谋划策,然后报与航空委员会、蒋介石,然后蒋介石在他的计划上批示:“照办无误”四个大字。他的建议和计划实际上很多也就是空军的作战计划。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陈纳德随军撤到汉口。这时中国空军几乎损失殆尽,只得靠苏联援华的飞机来保卫城市。1938年4月29日,是日本天皇的生日。陈纳德和中国、苏联的空军指挥官断定这一天日机不会空袭,决定惩罚日本侵略者。为引诱日机来犯,陈要中国和苏联的飞机佯装撤离汉口,飞往南昌。飞机起飞后先在武汉上空盘旋,让人们(包括日本间谍)看到他们撤离,当夜又溜回机场。29日清晨,日机从芜湖机场起飞,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飞临武汉上空。陈纳德事先侦得日机只有从芜湖到汉口一个来回的汽油,于是派了20架战斗机在城南拖住日军战斗机,使他们消耗大量汽油,在城市安排40架苏联飞机埋伏在高空,等日机折回芜湖时把轰炸机和战斗机分开,日军战斗机因缺油不敢去保护轰炸机,中苏飞机一队攻击轰炸机,一队攻击战斗机,将39架日机击落36架,只有3架落荒而逃。这就是天皇生日的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