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陈伯钧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死鸟归来 时间:2009-11-04 13:57:23


  陈伯钧ChenBojun(1910--1974),四川省达县人,1955年上将,黄埔六期,秋收起义上井冈山的人物,属于毛泽东嫡系中的嫡系。解放军中略显清高的的军事指挥员和军事教育家。

  红军干才铁屁股 


后排左起:杨立三、陈伯钧、毛泽东

  原名陈国懋,字少达,号稚勉。1910年11月26日生于四川省达县(今达川)河市坝村一个农民家庭。1916年入本村小学读书。1923年考入万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曾因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开除学籍。1927年1月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第六期)第1大队。5月参加平定夏斗寅叛乱的战斗,因作战勇敢在咸宁前线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教导团。8月随队准备经九江前往南昌参加起义军,但在九江被张发奎缴械扣押。后脱逃继续赶赴南昌,途中得悉起义军已转移,便在高安加入第20军独立团,任团部副官、新兵训练处主任。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3团3营6连1排排长。曾被毛泽东选派到袁文才率领的农民自卫军,做该部的改造和训练工作。袁文才曾主张“宁岗不要搞土地革命”,毛泽东没有强求,陈伯钧却并没有领会到搞好同袁文才王佐关系的重要性,在独立活动时,口称“练练枪”,自做主张将与袁有关系的十个土豪杀了,与袁的手下谢角铭(也是袁的妻兄)冲突,差点将事情闹大。毛只好将他调出袁文才的队伍。到井冈山后,任工农革命军教导队副队长兼党支部书记、1928年初,陈伯钧手枪走火,打死了自己的战友吕赤。按陈士榘的回忆,陈伯钧被判打手心一百下,打到二十下时,大家求情保下。朱德上井岗山后,成立红四军,原井岗山人马被改编为31团,陈伯钧任31团1营1连连长,在著名的永新困敌中,他腿部负重伤,住小井红军医院治疗。医院条件有限,年轻的陈连长久伤不愈,非常暴躁,有时对护士医生态度不好,曾被毛泽东批评。1929年1月,红四军下山出击赣南,伤仍未好的陈伯钧与张子清、陈毅安一起,奉命留守,协助红五军守山。分别前夜,毛泽东来医院看望他们,谈到深夜。这一别,对张子清和陈毅安来说,是永别。井冈山失守后,张子清和陈毅安逃过了敌人的搜捕,但很快先后牺牲。陈伯钧不幸在搜山时被捕,5月被营救出狱,任红4军驻吉安办事处代表、红6军第1纵队参谋长。1930年秋打开吉安后,陈伯钧第三次负伤,但幸运地与毛泽东重逢。此时他已在红二十军担任参谋长,仍向毛泽东要求回红四军工作。毛泽东让他暂时养伤,并在朱德任校长、自己任政委的红军学校第三分校中担任学生总队政委。他去三分校不久,就遇上了富田事变。因为李韶九在红二团时与李文林有隙,在第六军一纵队时又同柯武东不和,毛泽东接连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和陈伯钧等分别去省行委、赣西南特委和红军学校解决“AB团”问题,准备让陈伯钧接任赣西南特委书记。但陈伯钧被事变中的红20 军扣押,由于他曾任20军参谋长,这些人又大多是陈伯钧任学生总队的学生,他最终被释放。二十军排以上干部在后来处理富田事变中全部被害,。这位放他的部下,也未能幸免。后来任一军团(朱德兼任)红3军(黄公略)第7师师长、当时好友徐彦刚为3军9师师长。参加中央苏区第一、二、三次反“围剿”。在1932年7月升任红十五军军长。而当年10月,调到红军学校学习。1933年1月起任红5军团参谋长、10月任5军团第13师师长,参加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率领红十三师六千官兵连续打了十余场胜仗,被中革军委命名为红军主力“坚师”。1934年年8月获二等红星奖章。重视总结经验教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