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彭绍辉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死鸟归来 时间:2009-11-03 14:53:09

  1935年2月10日,中央红军进行了整编,第十五师被撤销,人员分别编入第一、二两个师,以加强主力。彭绍辉被调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教育科长。

  当教育科长和当师长是不一样的,到任后,他却遇到许多具体问题,比如,警卫员被取消了,所乘马死了也未再配。这对一个四肢健全的人,也会诸多不便,何况彭绍辉是失去左臂的人,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就更多了。但他却没有丝毫怨言,不论白天黑夜,也不论是行军还是宿营,他都坚持值班,管理军团直属队,组织侦察、警戒、行军教育等。人们看到一个原来当过师长的独臂人跑来跑去忙碌着,而且连一匹马也没有,都投以钦佩的眼光。

  第二次占领遵义后,彭绍辉被调回红三军团。因为他当过师长,彭德怀见面就说:“你回来了,可是没有适当的工作岗位。”看着自己熟悉的老领导,彭绍辉什么也没说。片刻,彭德怀用征询的口气问:“你去搞教导营好不好?”“好!”彭绍辉立即说,“只要是干革命,什么工作都行!”

  彭绍辉担任教导营长后,就和营政委李志民一起,率部奋勇行进在长征路上,渡赤水,袭金沙,翻雪山。

  一天,彭绍辉接到周恩来发来的一份电报。上面说,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第二天经过芦花(今黑水县),要在教导营吃午饭。读过电报之后,彭绍辉很兴奋,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都是他尊敬的领导人,他要好好招待招待。可查遍全营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没有。怎么办?他亲自带人到附近东山村找到了两羊皮口袋青稞和一只羊。刚刚下山,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就到了教导营。彭绍辉见磨青稞面已来不及了,就对炊事班说:“快煮稀饭,炖羊肉块,放些辣椒。”说完,他就去见中央领导。周恩来见面就问:“搞到青稞和羊给老乡钱了吗?”

  彭绍辉看着周恩来,心想:他想得真细啊!便说:“请周副主席放心,每一羊皮口袋青稞给了一块大洋,一只羊给了两块大洋。”周恩来满意地点点头,说:“在少数民族地区,要特别注意民族政策。”说话间,饭菜做好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和教导营的同志们一起吃午饭。

  毛泽东边吃边用筷子指着饭和菜,风趣地说:“今天是彭绍辉同志请客啊!”彭绍辉说:“很惭愧,没有什么好吃的。”“这不是很好吗?”毛泽东说。吃饭时,中央领导边吃边和战士亲切交谈,询问部队情况,鼓舞官兵士气。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参谋长,因反对张国焘拒绝中央北上方针、主张南下的错误,差点被枪毙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后改红一方面军)在懋功(今小金)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中共中央根据会师后的形势,确定了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不久,中革军委决定从一方面军抽出几个当过师长的同志到四方面军工作。彭绍辉被派往四方面军红三十军任参谋长。对命令、调动从来不讲价钱的彭绍辉,这次却有些犹豫。因为他自参军以来一直都在红一方面军工作,红四方面军他完全不熟悉。但他还是服从了命令。

  到任后,彭绍辉看到指战员们生活朴实、紧张、执行命令坚决,作战非常勇敢,他决心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团结好广大指战员并主动搞好同志关系,他将自己一个心爱的望远镜也送给了军长。

  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越过草地,抵达四川西北的阿坝地区。9月,张国焘拒绝接受中央北上方针,擅自命令左路军和右路军的红四军、红三十军折回草地南下,还放出风声,说党中央的路线错了,要“审定”中央路线,并扬言要另立中央。彭绍辉听了,心情异常不安。一天晚上,军长和政委都到总部开会去了,他突然接到叶剑英发来的电报,大意是:关系破裂,望你们迅速赶来,跟中央北上。他知道事态严重,便与一些同志连夜从达戒寺出发,去赶中央红军。当晚,到处黑沉沉,看不清道路,辨不准方向,只有天上的北斗星闪着晶光指路前行。走了三四个小时,途中被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发觉,堵在路上,训斥了一顿,把他们带到四方面军总部附近的一间破房子里住下。他一连两夜不能成寐,伏在床上写了一封长信,向朱德报告情况,第二天托人代为转呈,不料,此信落到了张国焘手中。张国焘十分恼怒,派人通知他去谈话。

  彭绍辉未曾见过张国焘。走进屋里,见很多人在开会,他正想给朱德总司令敬礼,坐在旁边的一个人蓦地站起来,气势汹汹地并质问他见了张主席为什么不敬礼?为什么反对南下?反对张主席?反对成立新中央?此人越讲火气越大,掏出驳壳枪,推上子弹,把枪口顶在彭绍辉的胸膛上。在这紧急时刻,朱德几步赶上,夺过驳壳枪,厉声喝止道:“同志!这是党内斗争。”那个同志见下了他的枪,抡起手,狠狠地打了彭绍辉一个嘴巴。朱德气愤地说:“打人是不对的,这是党内斗争,应该允许同志讲话。”这时的张国焘,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朱德又说:“这样谈话怎么行呢?”然后亲切地对彭绍辉说:“你回去吧!”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