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赖传珠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走寻常路_春 时间:2009-11-03 13:49:35

  (1910--1965)


  赖传珠,号鹏英。江西省赣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2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任中共赣县白石部书记。1928年2月18日参与领导赣县大埠2000余农民举行武装暴动,任赣县南区革命委员会委员。1928年3月赴湖南桂东县随毛泽东参加创建和保卫井冈山就革命根据地斗争,先后任红四军特务连、卫生队党代表、红四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一团连党代表。1929年1月,随红四军从井冈山突围到赣南、闽西打游击,先后任红四军第二纵队四支队第十二大队党代表,第二纵队四支队政治委员、第三十二团团长兼政治委员、第十二师参谋长,第十三军三十七师政治委员,第五军团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第五军团第十三师三十七团政治委员、第十三师政治部主任,第一军团第二师五团政治委员,第一军团第一师政治委员。参加了著名的古田会议和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途中,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红二师五团政治委员。长征抵陕北后,任陕甘宁省苏维埃政府军事部副部长、代部长。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参谋处长、江北指挥部参谋长、新四军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政治委员、东满军区副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政治委员、四野四十三军政治委员、第十五兵团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干部部第一副部长、北京军区政治委员、沈阳军区第二政治委员等。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49年9月24日上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十五兵团政治委员的赖传珠,风尘仆仆的回到阔别二十一年的家乡赣县大埠,给家乡亲人带来一份最好的见面礼——他统率的解放军第十五兵团第四十八军,已经解放了整个赣南!

  赖传珠是1928年3月22日夜晚离开家乡的。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黑夜。轰轰烈烈的大埠农民暴动坚持斗争一个多月后,由于敌人的反扑失败了。赖传珠的父亲赖家芳被土豪劣绅杀害,领导暴动的战友们也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赖传珠奉命化装成商人,连夜潜入赣州城,寻找赣南特委和赣州县委汇报情况。谁知特委机关和县委机关已遭国民党军破坏,特委书记曾延生等十余人被捕入狱。赣州城内国民党军警特务横行,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城内不可久留。赖传珠与同行的谢家喜商量,决定上井冈山寻找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他们说走就走,从赣州出发,经唐江、上犹、崇义,直奔井冈山,一路走一路打听毛泽东的工农革命军行踪。来到井冈山脚下,得知毛泽东已率工农革命军前往湖南桂东县。谢家喜担心再次扑空,决意返回家乡继续与反动派斗争。赖传珠决心找到工农革命军,继续向湖南追赶。几天后,他终于在桂东沙田遇到了井冈山工农革命军,见到了毛委员,跟着队伍上了井冈山。

  上井冈山不久,赖传珠便担任了红四军特务连、卫生队党代表。1929年1月红四军从井冈山突围到赣南闽西游击,他又担任了红四军二纵队四支队十二大队党代表。党代表,是红军中政治工作的领导者。1929年12月红四军在福建上杭县古田召开全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时,赖传珠被选为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坚持纠正党内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加强党对红军的领导。

  赖传珠领导的十二大队,多数官兵是国民党军起义参加红军的,军事素质较好,旧军队的思想作风也很严重,军事干部看不起政治工作干部,军官打骂士兵成风,有位爱打骂士兵的军官,被士兵们称为“铁匠”。“铁匠”发起威来,将士兵们的屁股打得又红又肿。战士们敢怒不敢言,弄得官兵关系紧张,战斗力受到影响。

  古田会议决议中专门有一个“废止肉刑问题”。古田会议一结束,赖传珠就匆匆赶回大队,迅速召开支部委员会议和党员大会,传达贯彻会议精神。他着重谈了纠正党内错误思想和废止肉刑、反对打骂士兵问题,并首先对照决议精神作了自我批评。在他的带动下,其他支委也作了自我批评。全体党员和广大战士听了决议内容传达,都表示热烈拥护。那位爱打骂士兵的“铁匠”闹起了情绪。赖传珠找到“铁匠”谈话,反复讲清红军是新型的革命军队,应该建立新型的官兵关系,官兵平等,团结一致,才能有战斗力,才能打倒反动派。

  赖传珠一席话,使“铁匠”受到极大的震动。他表示再也不打骂士兵了。赖传珠主持召开党支部会议,作出决定:坚决制止打骂士兵,自觉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不许损害群众利益。

  古田会议后不久,赖传珠升任红四军二纵队四支队政治委员,后来又先后担任团长、团政治委员、师参谋长、师政治委员等职务。无论担任什么职务,他都为深入贯彻古田会议而不懈努力。

  中央红军野战军离开苏区长征时,赖传珠任红一军团一师政治委员。遵义会议后到扎西,部队因减员整编赖传珠回到红一军团二师五团任政委。4月23日,他率领红五团来到滇西黄泥河。尾追红军的国民党军薛岳纵队突然出现在红军侧翼,给正在向金沙江前进的中央纵队造成严重威胁,情况十分危急。其时,红五团团长正患重病。赖传珠不待上级命令,当机立断,立即指挥部队抢占山头,坚决挡住敌人前进。全团4挺重机枪在他的指挥下喷者火舌,将敌人压在山脚下。战斗至中午,自恃人多的敌军官端起机关枪,赶鸭子般地威迫敌士兵蜂拥着向红五团阵地冲来。眼看敌人就要逼近阵地,赖传珠命令部队上刺刀,他自己也拾起身旁的一支步枪,安上刺刀,准备与敌人决一死战。刚要带头跃出掩体,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鲜血立时从他的胸前涌出。他的警卫员于占鳌见状,赶紧上前将他扶至较为安全之处,对伤口进行简单包扎。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赖传珠强忍着伤口巨痛,一直在阵地上坚持指挥战斗,直至黄昏,才胜利完成了掩护任务,使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脱离陷境。

  因伤势严重,赖传珠被送往军团卫生队治疗休养。部队天天行军打仗,随军行动的卫生队医疗条件极差,赖传珠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多次昏迷过去,后经多方抢救,才转危为安。1935年7月6日,他的伤势稍有好转,尚未痊愈,又回到红五团任政委,领导全团爬雪山、过草地,胜利到达陕北。

  抗日战争爆发后,赖传珠奉命从延安奔赴南昌,担任新四军参谋处处长,协助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副参谋长周子昆主持军部参谋工作。新四军各部的整编与集结、开赴皖南、挺进敌后,抗击敌、伪、顽,无不倾注了他的大量心血。

  1941年1月6日,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制造“皖南事变”。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重建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代军长,刘少奇任政治委员,张云逸任副军长,赖传珠任参谋长,邓子恢任政治部主任。1月25日,新四军军部在江苏省盐城重新成立。此后直至1945年10月,赖传珠担任新四军参谋长长达5年之久。他协助刘少奇、陈毅、张云逸领导华中抗日军民,多次挫败了日伪军的“扫荡”、“清乡”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进攻,为创建和发展华中抗日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从1944年起,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赖传珠协助中共中央和军部首长,指挥新四军各部向日伪军发起战略反攻,不断取得胜利。1945年8月10日晚得悉日寇准备接受无条件投降情报后,赖传珠兴奋异常,更是没日没夜地投入工作中。

  抗日战争胜利后,赖传珠调任山东军区第一纵队政委。1946年11月,他又调至东北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兼独立师师长,后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政委。他率领所部参加了解放东北的许多重大战役、战斗。在辽沈战役中,他和第六纵队司令员洪学智一起,指挥六纵队和兄弟部队紧密配合,歼灭第九十三军军部、六兵团司令部及范汉杰的东北“剿总”指挥部,并顽强阻击企图向沈阳逃跑的敌廖耀湘兵团,最终全歼了该敌。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