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甘泗淇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走寻常路_春 时间:2009-11-03 13:42:19

  (1904。12。21-1964。2。5)


  原名姜凤威,别名姜炳坤。一九零三年出生,湖南省宁乡县人。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二六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七年赴苏联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一九三○年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独立一师党代表,中共湘赣省委宣传部部长,湘赣军区政治委员,湘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兼国民经济部部长,红十八师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代政治委员,红二军团政治部主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师政治部副主任、主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晋绥军区政治部副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野战军政治部主任,西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第一野战军政治部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西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一届全国人民大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1955年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64年2月5日在北京病逝。夫人李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位少将女将军。

一、革命伴侣

  长征前夕的一天,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将一个个子不高、留着短发的女红军战士叫到跟前,她就是时任红二方面军六军团组织部长的李贞。贺龙对她说:“中央红军长征已走了很久了,我们也要开始长征了。长征很远很苦,我给你介绍个伴吧。他叫甘泗淇,是红十八师的政委,是留苏的学生,文化高,人也很正直。”李贞回答说,“长征路上这么多人,还要找什么伴嘛?他文化那么高,可我却大字识不了几个。再说,现在是行军打仗,子弹又不认得人,要是我死了,他就得担心,他死了,我也要担心。我看还是长征以后再说吧!”

  贺龙又找到了甘泗淇,说:“红六军团有个女战士李贞,她作战勇敢,又会做饭,红二方面军女同志不多,不能错过了这个机会呀!”

  甘泗淇,原名姜凤威,1927年党组织派他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从那时起,他将“姜凤威”更名为甘泗淇。4年后,甘泗淇学成回国,受党中央派遣来到湘赣苏区,任中国工农红军独立一师党代表。

  不久,甘泗淇又从独立一师党代表调任湘赣省委宣传部长。到任后他才知道,组织上原拟调中共吉安县委军事部长李贞担任此职,因李贞考虑到自己文化不高,怕亲口向他提及了婚姻大事,他就不得不对她作进一步了解了。

  不久,甘泗淇也调到了红六军团,任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与组织部长李贞在一起工作,互相接触的机会多了,了解也透彻了。有几次,甘泗淇还直接找到李贞长谈,从谈工作、谈理想起,一直谈到了爱情,他还帮助李贞写了一篇总结工作情况的报道。李贞见这位知识渊博的首长这么平易近人,这么关心她们的工作,极为感动。她特意做了一双布鞋送给他,用旁人的话说,也算是定情礼物吧。

  共同的工作,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语言,使两颗心靠得越来越近了。终于,他们愉快地接受了贺老总的安排,在长征即将开始的时候,由贺龙亲自主婚,在一个老百姓家借了一间房子,结成了一对情深意笃的革命伴侣。

  二、贺龙发火

  抗战期间,有一次在某县城经过住宿时,因为部队的住处久久不能安排妥帖,120师师长贺龙发了火。

  贺龙生气地指责部队的兵站工作人员,态度十分激烈。一直到他们走了一会儿他才逐渐平静下来。他坐在一张靠墙的独凳上,吸燃着烟斗,一面不耐烦地用左脚赶着那只老在他凳子底下擦痒的黑色小狗。直到烟吸燃了,都没有做成功。最后,他默默站起来,从对面墙上取下一根马鞭,于是那个倒霉的动物,只好用哀嚎来回答它的愚蠢和过失了。

  躺在炕上的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坐了起来。他是特别高兴说笑话的,他故作正经地批评贺龙将军道:

  “你这个人太残忍了。”

  “怎么样,你心痛吗?”

  同志间的打趣使得贺龙怒气全消了,随即笑着宣称他自己明天去打前站,担负起交涉房屋的责任。他相信他是会做得很出色的,因为第一个有利条件是沿途的动委会他全都熟识。

  三、夫妻将星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贞受组织安排在后方任妇女干部学校校长,甘泗淇则一直奋战在抗日前线。解放战争时期,甘泗淇任西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李贞也调到西北野战军,任政治部秘书长,他们一起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一系列战役。新中国成立不久,甘泗淇、李贞又同时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同赴朝鲜,又一同回国。1955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夫妻二人又同时被授予将军军衔,甘泗淇是上将,李贞是少将,从此,在中国革命史上,有了第一对将军夫妇。

  抗美援朝回国后,不少老同志见到甘泗淇都非常遗憾地说:“老甘啊,太遗憾了,你革命几十年,连个孩子也没有啊!”李贞也经常觉得内疚,觉得对不起丈夫,她对他说:“老甘,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再娶个妻子吧,好给你生个孩子呀!”可甘泗淇回答得非常干脆:“我要的是爱人,不是孩子!”

  是啊,“我要的是爱人!”这句话虽然看不出半点柔情蜜意,但谁又能说它没有完全表达甘泗淇对李贞的一片爱心呢?

  令人遗憾和悲痛的是,功勋卓著的甘泗淇将军却英年早逝。1964年2月5日,甘泗淇60岁刚过两个月,他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匆匆离开了相依为命30年的妻子李贞和他们共同抚养的20多个烈士遗孤。他留给李贞的,除他未尽的事业之外,便是难分难舍的夫妻感情。

  26年后的1990年3月11日,李贞因病在北京逝世。她在遗嘱中交待:将平时节省下来的工资,一部分交党费,一部分捐献给宋庆龄儿童福利基金会,一部分捐献给甘泗淇的家乡湖南宁乡县作办学补助,最后一次表达了她对丈夫及其家乡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