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 > 西陆军事 > 军需处

肖华

出处:西陆尖锐前线 作者:不走寻常路_春 时间:2009-11-03 13:38:29

  (1916。1。21~1985。8。12)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者。

  1916年1月21日生于江西省兴国城区。192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任共青团兴国县委书记。1930年3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军委青年委员,连和特务营政治委员,第10师30团政治委员,红1军团政治部青年部部长,红军总政治部青年部部长,少共国际师政治委员,红1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陕甘支队第一大队政治委员,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期间,任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副主任,343旅政治委员,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鲁西军区政治委员,115师政治部主任兼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辽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辽东省委书记,南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特种兵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委员,总政治部副主任,军委总干部部副部长、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军事科学院第二政治委员,兰州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第3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6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第8、11、12届中央委员。肖华将军于1985年8月12日在北京病逝。

 

主要著作

  《怎样进行战时政治工作》、《长征组歌》、《铁流之歌》等。一曲《长征组歌》风靡中华大地,连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也能唱出全部歌词。他曾责那些诋毁作者的家伙说:“他写的《长征组歌》,你们能写出来吗?‘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是神来之笔嘛!”周总理曾17次观看组歌的要求。这位组歌的作者便是威名赫赫的上将肖华。

  萧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最年轻的开国上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时年仅39岁。他曾呕心沥血撰写《长征组歌》,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1964年4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萧华因患肝炎到杭州疗养。可他并没有躺在病床上静心休息,却考虑起了纪念红军长征30周年的事。他想到:自己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参加者、幸存者,有责任、有义务写一部真实地记述长征的作品。

  几经琢磨,他决定写一部组诗。于是,从1964年9月开始,他不顾病情,全身心地投入了创作。后来他追述过当时的情形:“我写长征组诗,不知道自己掉了多少眼泪。有些段落,如《告别》、《进遵义》、《过雪山草地》、《报喜》等,就是一面流泪一面写的。”为创作长征组诗,萧华熬过了许多个不眠之夜,转安酶升高了4次,体重减轻了好几斤,真正到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地步。

  两个月后,组诗基本定稿,萧华再三斟酌,用了毛泽东《七律·长征》诗的第一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作为组诗的总题目。

  1965年3月,萧华的这部组诗交由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4位作曲家———晨耕、生茂、唐诃、遇秋谱曲。在谱曲过程中,萧华抱病连续用10个上午的时间给4位作曲家详细讲述长征的历程,使作曲家们都听入了迷。作曲家生茂回忆说:正患病的萧华将军讲长征,“时而眉飞色舞,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潸然泪下。将军讲到’四渡赤水’时,惟妙惟肖地勾勒出’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壮观场面。将军对长征的细致描绘,为我们完成谱曲任务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1965年10月,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30周年之际,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把萧华的组诗搬上了舞台,这就是被誉为“红色经典”作品之一的《长征组歌》。《长征组歌》以磅礴的气势、动人的情愫、悦耳的曲调迅速流行于全军,继而风靡全国,40年来已演出1000余场仍常演不衰。

  长征途中的年轻首长

  长征途中,新战士吴宗汉去给肖华当警卫员,第一次见面时,由于胆小不敢抬头。肖华问:“多大了?”“二十。”“嘿!比我还大一岁咧!”吴宗汉抬头一看,眼前的首长果然年轻,不禁心想:他这么小就当首长啦!

  肖华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泥瓦匠家庭,家里无房无地,借祠堂一角栖身。肖华自幼聪颖好学,每年都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祠堂学租奖励,被人誉为“神童”。他身材瘦弱,衣衫褴褛,却才高志大。12岁那年,在《我的将来》作文中,便立志“打倒军阀”、“铲除列强”,深受老师的器重。

  这一年,县商会捐给学校一批乐器,让学校组织乐队。肖华看中了一把锃亮的铜号,不料一吹竟发出“嗤”的一声,引起同学一阵哄笑。商会会长的儿子嘲讽的说:“饭都吃不饱的人,还想吹号。”肖华气得涨红了脸,请求老师让他练吹号。老师鼓励他说:“有志者,事竟成。”天道酬勤,肖华苦练半年,小号吹得娴熟。

  在一次学校联欢晚会上,肖华的小号获得一阵又一阵的喝彩,把晚会推向了高潮。在场的绅士老板们纷纷打听:“这是谁家的公子?”老师讲出肖华的身世后,老爷们不乐意了。第二天,老师难过地说:“校董会不让你吹号了……”肖华默默地交出心爱的小铜号辍学回家。

  1928年冬天,肖华参加了兴国暴动。他把红军便衣队引进城,带着几个伙伴用木炭在全城反动分子家的门上画了标记,暴动队伍按记号把反动分子一网打尽。

  1929年4月,在去参加毛泽东在兴国举办的“土地革命干部训练班”。年底,他担任了兴国团县委书记。他很快跑遍了全县,区区建立了团委,乡乡成立了团支部,还组织了少年先锋队。第二年3月,毛泽东来到兴国,听他汇报县青年团的工作,对他的组织才能十分欣赏,不久便把他调到红四军军部工作。

  肖华在红四军仅一个多月,就利用战斗间隙,把全军青年组织健全起来。以后他又担任了连、营、团政委。1933年夏,他在全军青年工作会议上,提出创建“少共国际师”的建议。不久,在中共苏区的扩红热潮中,组建了一支由共青团组成的“少共国际师”,不满18岁的肖华担任了这支年轻的部队的政委,他率部投入反“围剿”战斗和北上抗日。

  长征路上,肖华再次吹起了心爱的铜号。1935年1月,“少共国际师”北渡乌江,为主力北上开路。乌江天险,岩峭壁陡,水急浪高。夜里,几十个红军乘竹筏偷渡过去,藏在崖壁下。第二天清晨,一个排的红军分乘三架竹筏冲向北岸,被敌人发觉,机枪哒哒扫来,子弹激起一米多高的水柱。英勇的红军改偷袭为强攻。“嘀嘀哒哒……”南岸的冲锋号响了崖壁下的红军跳了出来。突然,红军号手中弹,冲锋号声然而止,三架竹筏已逼近北岸。师政委肖华迅速拾起铜号,嘹亮的号音立刻响彻乌江两岸,红军齐声呐喊:“冲啊!……”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